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1)

    成渊二十年、玉漱四年十月初七

  又是初雪时分,离那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记念日也过去了整整两年,年近19的袁锐已是身高178公分的欣长成年女子;比绝大多数女子都高的身材和那经墨莲丸换肤后的容颜更甚往昔,浓浓的书卷气、驰骋职场的决断果敢、先天的纯净无邪混合成的绝代气质让三入言梁的袁锐再次惊艳京都。

  师兄妹并骑走在队伍前,身后是萧琛林带回的三千亲兵,再后是袁锐从冥苍带回一直在魏县等候着的庞大商队。言梁百姓屏息仰视着这个数度震惊全国的传奇女子,身旁银甲将军俊美如神、浩缈悠远却有种无形的压力,让人口不敢言,身不由己;飘舞的初雪静静地落在两人身上,也落在安静肃默的百姓身上,宛如神话般的人物所经之处鸦雀无声,唯有雪,无所知自在地飞舞着。

  那一日,辉明锐后史如是记载:成渊二十年初冬初雪第二日,十四王爷萧琛林携锐皇后三现言梁,再次震慑京都,二人所经之处犹如神临,民众无不心怀敬畏,十四王爷王者之象初显。。。。。。

  是期,太子萧琛榆病入膏肓,丞相郑仕彦逐渐偏向八王爷萧琛枫。

  是期,枫王府喜得麟儿,成渊帝甚喜,厚赏枫王侧妃冯语绮。

  是期,济世堂虞江吟将于同年十月二十八迎娶表妹震威将军欧阳擎之孙女欧阳洁莹

  是日,枫王府濡墨楼,白衣男子震怒拂掉几案上物什,疾风叹息而退。

  是日,安西王府冯宇文仰天而立于雪中,两年前那次刻骨铭心的出场历历在目,身后房内传来妻子温柔的呵护婴儿声。

  是日,新州至京都的路上,萧琛枞骑着汗血宝马烈焰正疾驰而来,马身上汗涌如血。

  袁锐当晚住在快意楼萃赏轩,是晚,接待了一位客人,就是一起返京的小师兄:

  “我通知了七哥,等他进京后会和我一起去找父皇”

  袁锐有些轻痛,言梁各种八卦虽然一直有所闻,但而今虽只听闻当年的一个故人,就仍是有些伤痛,只是一个见证人而已,若是见到当事人,则情何以堪,无从得知。

  名人+美人效应非常之好,这几日,宫中虽没什么消息传来,但袁锐的新产品推广得极为顺利;辉明皇朝本就富有,京都言梁的生活水平更是远非冥苍各地可比,风靡冥苍的各色产品以极快之速度横扫言梁。在京的各地客商看到商机,无不纷纷前来洽谈合作事宜,所以袁锐和司马绝派给她的希望阁下属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去感慨去缅怀。

  快意楼如今已成为袁锐的办公地点,此时,她正在三楼暗室处理雪花般飞来的定单,制定明年的生产经营计划,快意楼楼主进来:

  “外面有人坚持要见你。”对外事务都是由其他人等出面,袁锐很少见客。

  “不见不行么”袁锐头也没抬

  “太子妃”快意楼楼主说了三个字

  “她?”,袁锐还是有些诧异,停笔沉思了会,还是见见吧。

  郑清颖看着袁锐走进来,犹胜往昔的容颜,冰清玉洁的风姿,心里却没有两年前如蛇噬般的妒忌,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力:

  “袁姑娘,你还是那么美。”经典的女子会面台词,好象唯有彼此先恭维一番才能继续接下来的话题

  袁锐也注视着她,嗯,有些憔悴,想是因太子已经时日无多所至,对面前这个曾力唆太子党派加害自己的女子,有些嫌恶,却从来没有过妒忌之意,也许对所有那人的红颜知己,袁锐都没有过这种心情,有的反是一种同病相怜的相惜之意:

  “你也是”两个女人时隔两年再次面面相对,只是均物是人非。

  说完这句话后,郑清颖静默了许久,只到一壶热茶饮完,袁锐吩咐随侍的小厮下去再将茶添上,郑清颖才重又开口:

  “你到言梁来不去见见他么!”声音里有些请求的意味,袁锐不觉得奇怪,仿佛她这样的反应才是最正常不过,因为她们都曾是那人深爱过的女子,同样都是没有和他相守的女子。

  “你今儿来就是想让我去见见他,有必要么,该见之时自是会见着。”总是会见面的,袁锐不想刻意为之,相见对双方而言,或许是又一轮的伤害,很莫名的,双方就走到了这一步。

  从未曾想过伤害你,爱你,愿你永是陇西长街上慵懒恣肆的男子,那幅已有了些岁月的画卷。

  

第三十三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