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3)

    而巴图尔盖,一个三十余岁的草原汉子,为了全族老少的安危,不得不面对天下人视为杀神的索魂阁阁主,心中压力可想而知,虽带有数百之众,但面对的是索魂阁的杀手啊,难道自己和带出来的族中仅余精英,就再也不能回到那虽褴褛却温馨的帐篷了么;思及些,巴图尔盖粗犷的面孔渗出密密冷汗。

  艾尔克族人不动,索魂阁当然不会先动,杀手,莫不是具有最好的定性,用最省力最便捷的方法杀人,才是好杀手啊。

  袁锐心下不忍,见双方都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想到个不用混战而屈人之兵之道,遂朝巴图尔盖朗声道:

  “草原的英雄,不如你与索魂阁阁主来次对决,若你胜,我们退出钦察尔湖地区;若我们侥幸胜出,则你请我们到你的部族喝酒,如何。”

  袁锐虽不知艾尔克族人为何到此寻衅,但通过短暂的审时度势,对方必然是受迫为之,如能以最小的伤亡取得胜利,对方应没有理由拒绝。

  巴图尔盖听懂了袁锐的话意,当然没有反对,对族中余下之人用本族语言交待了几句,族人尽皆同意,欢呼道好。

  司马绝更不会反对,索魂阁众均是兴奋异常,在他们心中,司马阁主可是神话人物啊,从司马阁主就任起,索魂阁日益强大不说,大伙儿的日子也是蒸蒸日上,司马阁主还废除了以前阁中血腥的训练新人方式,使得加入索魂阁不再是九死一生之举,正因如此,万众归心下,索魂阁才能横扫大陆。没人喜欢杀人,变态的人有,但是极少数,这极少数司马绝是不会用他们来加盟兴鑫阁的。

  于是草原的雄鹰挑战大陆上最负盛名的杀手之王,结果可想而知。

  两人对决时,无论巴图尔盖如何使力,都难撼动司马绝分毫,或是看到巴图尔盖太辛苦,司马绝伸出一指,巴图尔盖倒而不伤;随即司马绝将他扶起,并用他们的语言真诚地向他示好,巴图尔盖偌大的男子感动得热泪盈眶,紧紧地拥抱司马绝。

  所以,整个钦察尔湖畔沸腾,围观的索魂阁众和艾尔克族人以及闻讯赶来的朗姆吉族人都是满怀崇敬。

  草原人最崇敬的是英雄,由于这一战,司马绝的声名在这片广袤的草原上以绝对正面的形象传了开去。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司马绝真神人啊,袁锐如是想,还真是个万金油!

  是晚,在艾尔克族人聚居的雪山脚下,司马绝已成为草原上新的英雄,受欢迎程度也是他这一生首次,族中无论男女老幼,人人亲切地围在他身前,酒一轮一轮地敬上,歌舞一曲一曲地唱响;美丽的艾尔克族少女向他投来毫不掩饰的爱慕目光,他们的族长英雄的巴图尔盖更是热情,不停的劝着司马绝饮酒,同时示意族中最美丽的少女陪坐在司马绝身旁,反倒把曾被其族人惊为神女的袁锐冷落了。

  袁锐不以为意,这是个非常好的开始,她满脑子都是要如何发展草原生产力的构想,如今,这条路是乎越来越宽敞。。。。。。

  春夜的草原,是一年中最美的辰光,墨蓝色的夜空上,月淡星稀;天无垠,原野无垠,茂茂之青草已然将所有冬之残余覆盖;远处雪山巅上未化之积雪隐约可见,和风拂过,尚带来些许冰凉;暗夜把所有的贫穷困苦淡化,白日里简陋杂乱之帐篷散落四周,被夜色和熊熊的篝火装点成草原上最生机勃勃之花朵;美丽的异族少女和彪悍的异族男子手拉着手,围着篝火尽情地舞着,尽情地唱着,庆贺这又一季的新生和梦想。。。。。。

  袁锐和司马绝就在这新生的梦想中,与艾尔克族人一起歌舞一起欢笑;那群索魂阁往日的杀手也被异族少女的歌喉舞姿倾倒,更被草原人的朴实和热情沉醉;欢乐之夜啊,仿是没有明朝。。。。。。

  

第三十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