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1)

    九年前,司马绝执掌索魂阁阁主之职一年,阁内各种事务稍安;于是在离开栖霞岛十四年后首次回到那个满是痛苦回忆的地方,昔年渔歌晚唱、欢声笑语的小渔村变成残垣颓壁、杂草丛生之所,十四年前的屠岛行为让这个四周均是天险的小岛人迹消失,凭着幼时模糊的记忆,他在海边找到了以前和母亲生活的早就坍塌了的小屋,小屋前的沙滩上,也就是栖霞岛上司马绝常坐的地方,他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将他带到这个充满血腥和杀戮的人世来的东诸之王。

  无需开口,宛如照镜子般相似的容貌,血浓于水的天然默契,他知他是何人,同样,他也知他是何人。

  “为什么”司马绝没有问,有憎恨、有愤怒、有厌恶,也有不愿面对的渴望和爱。

  同样的狼眸深深对视,望着面前冷冽英俊、气势无匹、和年轻时的自己如出一辙之青年,司马寰可以肯定其即是从未谋面的儿子:“尤映霞是你什么人?”

  尤映霞,司马绝生母,一个从未离过栖霞岛的渔家姑娘,惨死于东诸的权势之争中。

  司马绝不语,右手紧攥着手心的白玉扳指,扳指上一团祥云托着一轮红日,玉指上一点天然红霞,那种赤那种艳,就如同母亲胸前喷涌的鲜血,是十四年来司马绝最深的痛最沉的恨也是他一次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精神支柱。

  人到中年依然挺拔俊朗的东诸帝王惊喜地伸出手,看到司马绝冷淡厌恶的表情又怅然地垂了下去,然而必竟是自己的骨血,那种不想不能不愿被司马绝误解的急切,失而复得的感激,让东诸帝王执着地请司马绝听完他的叙述,所以,司马绝幼时的记忆才被补充完整,这也成了杀手之王的一个隐痛,不能去想不能面对,若不是因为袁锐,或许这一生,他都不会到那月牙形的群岛中去。

  距今二十九年前,年轻的东诸帝王怀着对大陆的神往,率众跨海航行,回国途中,经栖霞岛附近,船队遭遇强风暴,所乘之船被巨浪卷沉;昏迷漂浮至岛岸,被风暴后在海滩边捡拾鱼虾的司马绝的母亲所救。

  年轻英俊的帝王,朝气美丽的渔家少女,于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中,情缘暗生,到得半年后东诸臣民避过天险寻到岛上,司马绝的母亲已有四个月身孕,不宜再航海旅行。依依惜别后,是信誓旦旦的承诺,回转东诸则因离国太久国内骤变叠生;历时六年才将内变平定,再寻至岛上,整个渔村已被逃至此处扮作海盗的东诸叛臣屠毁泄愤,本以为从此天人永隔的东诸帝王乍见司马绝其惊喜可想而知。

  自儿时起曾无数次幻想过父亲的样貌,但站在自己身前的帝王,司马绝还是不能接受,十九年的幻想,十九年的痛,十九年的恨;母亲临死时满是希翼和慈爱的目光,胸前艳红的鲜血;索魂阁内那个看到同伴由于胆怯被司训者毫不留情地杀死,从而总是害怕得想哭泣又不敢的幼儿;那些血腥的训练,以及之后更为血腥的杀手生涯;第一次杀人后呕得天翻地覆,夜夜恶梦的日子。。。。。。那时,这个尊贵的帝王在哪里!

  在司马寰叙述中,司马绝一直紧紧攥着右手的白玉扳指,深深注视着那个二十多年后的自己,仿佛要把这一生的渴求和依恋都在一时的注视中用完,之后,率众转身离去,纵是千般痛过,万般恨过,终是抵不过那斩不断理还乱的血肉亲情。

  九年来,东诸帝王司马寰从未放弃这个儿子,从栖霞岛遇司马绝后回到东诸,宫中的几个儿子就愈发不能入目,于是一批批的东诸使臣反复游说,司马绝却始终未被其所动。

  不恨他做不到,爱他不能够;只要逍遥江湖、快意人生,不要做那群岛上的至尊,只愿永是一匹孤寂的狼,将痛、恨、爱深深地埋在心底。

  如今,狼已不再孤寂,陇西偶遇的少女,将柔软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渗入满是硬伤的心底。

  为她,遇神杀神;为她,遇佛杀佛。

  两个关系紧密的人,总是能相互产生影响,而不论他们的关系如何,袁锐在受到司马绝影响的同时也影响了他,才有了司马绝的东诸之行,才有了东诸帝王父子的重释前嫌。。。。。。

  

第三十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