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2)

    张建国果然有诚心,挥手示意两人退下,两人退回湖岸边,围上几个酒楼小二模样的索魂阁中人,欲将他两人请至前边主楼,两人看向张建国,张建国再示意两人听从,于是所有闲杂人等清除。

  “这位是”有些明了,要袁锐确定

  “司马绝”袁锐如实答,人家都那么有诚心,自己等人也不必遮遮掩掩。

  “司马阁主好”张建国抱拳,

  司马绝照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桌下袁锐一脚踏上去,只得起身朝张建国回礼:

  “张阁主好”

  司马绝、袁锐、萧琛枫及辉明朝中帝位人选之事,是这半年来八卦最多的,张建国对司马绝坐在这一点也不意外。

  袁锐揭下面具,清丽无双的姿容,右颊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痕,不明显,但仍是看得分明,给整个人凭添一份凄伤绝美。张建国心中暗叹:可惜了!

  袁锐也仔细打量了张建国一番:很平凡的一张脸,方方正正,额上深深的皱纹显示出其人不是生来养尊处优之人,目光锐利精明,手脚粗粗大大,虽年近六旬,但身体建朗,个子不高,比之袁锐要矮三五公分,不知是否见到袁锐之故,神色很是亲切,观之可亲可近。

  外貌审视完毕。

  “请问您是哪里人,老家是哪的”袁锐率先开口,总得有人起头不是,自己的大致情况书信里已介绍过了,他的情况自己还是一无所知。

  “陕西西安,来之前在地质队工作。”张建国答得很简洁

  话闸子打开后,后述就源源不绝,双方各自介绍生平情况,穿越经历,反复的相互询问对方自己的疑惑之处,一顿饭从午时吃到掌灯时分,把司马绝直接归为雕像类,好在司马绝本就不喜多言,除了袁锐外,他的属下们除非必要,平常都难得听到他说一个字。

  “做我的女儿吧!”张建国目光炯炯的看着袁锐,满满的期待,满满的真诚,还有一份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相知相惜。

  袁锐觉得很感动很窝心,那种己身犹如异物般的感觉在见到这个可亲的老人时都消失了,有人与你一样,来自此地之人无法想像的世界,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亲近,仿佛这人生来就是你的亲人般,对,就是亲人,他一定也是有同感所以才会提出来,眼眶又湿又热,袁锐努力地睁着眼:“那我是应该称呼您爸爸还是爹爹?”

  张建国大喜:“锐儿,你想怎么称呼都可以。”

  “那,没人时叫爸爸,有人时叫爹,好不好”美美地撒着娇,还不忘顾及爸爸乃现代词语。

  “锐儿怎么叫都好”张建国也是老泪纵横,来这二十多年啦,终于又听到、见到、又感觉到故乡亲人,叶落归根啊,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就算回不去,也死亦无憾。

  “爸爸”袁锐唤道,嗯,貌似忘了边上还是有一个“人”滴,也是,索魂阁阁主啊,你也太安静啦。

  “锐儿”激动万分的一老一少抱着哭成一团,瞧得边上的司马绝一愣一愣滴,不明白,她们说的很多词都不明白,司马绝在边上是听得糊涂,看得也糊涂。

  亥时,这场有缘穿越来相会的人生悲喜剧才告一段落。

  临别时张建国意味深长的看了司马绝一眼,对袁锐道:“锐儿,你住到兴鑫阁来,爸爸教你做生意。”

  听了二人对话大半天的司马绝这句是听懂了,瞬间一脸黑线,全身暴发冰冷刺骨的死亡气息,噬血狼眸狠狠瞪着张建国,张建国根本就不吃他这套,携二随从扬长而去。

  从张建国的一番自述中袁锐得知,他原是西安地质勘测队野外物探工程师,也是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跟那个年代的很多人一样,上山下乡做过知青。86年在新疆北部一处山脉执行物探任务时遇有感地震,滚落山崖陷入昏迷,醒来后置身于冥苍国的冰天雪地中,幸得一个途经的游牧部落所救,白手起家,吃过很多苦,历时二十多年的经营,才有了今天的跨国集团兴鑫阁。共和国同龄人,穿越时年已三十有七,惦念家中同是地质队员的妻子及当时仅八岁寄养于父母家中的儿子,自到这后早年因生活所迫,一直没再婚娶,至今仍是孤家寡人。

  现在,躺在言梁城南小园辗转反侧的袁锐对与老人相识的过程中得出以下结论:

  结论一,自己还不是一般滴幸运,穿过来就有师父们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然后是司马绝,现在又多了个想照顾自己的老人,衣食无忧之际,还谈了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就像一直生活在童话里;

  结论二,对比两人的穿越经历,唯一相同点是地震,只是老人是在地震中直接穿,而自己是在地震近一年后所穿,可能自己穿时正有微震,人感觉不到,但空间因此扭曲,出现时空裂缝,这样看来,还真是中头奖之幸运儿,只是这个结论让人沮丧,貌似回家之路遥遥无期,只是一种可能,没有因果的必然性,以身试这种可能性,还真不是袁锐能做出来的事,生命只有一次,对一个理工科生来说,对一个万物皆物质形体,一个整天将有形物分化组合,脑子里全是分子、原子、离子、中子、电子等肉眼所不能见的微小颗粒的人来说,是不可能去做滴,想想又痛哭一场;

  结论三,作为一个现代人,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如师父、大师兄、司马绝身边做个纯粹的米虫,工作似乎是现代教育的最终目标,努力读书莫不是为了以后走出社会,那么,现在自己的状况是——出师、失恋,不再学习,也不嫁人,是一定得工作啦。

  千思万虑中得出以上结论后,袁锐总算是沉沉入睡。

  同在城南小园的司马绝也是一夜辗转,是时候了,她还没准备好不是吗,等,是目前唯一能做之事,作为一个五岁开始训练、十岁就开始杀手生涯的顶级杀手来说,耐心是必须滴。

  

第二十五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