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3)

    同日,枫王府前厅,虞江吟焦急的踱来踱去,一旁的张建国实在看不下去:

  “虞贤侄,你安心的坐一会,锐儿在他手上,最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虞江吟长叹一声音,正欲落坐,就看到萧琛枫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强抑住胸中怒气,拱手道:“八王爷,虞某小师妹可是在你府中”

  萧琛枫浑然无事地淡笑:“江吟兄,你的小师妹不是在索魂阁手中么”

  随即转身朝张建国寒暄:“张阁主今日得闲,本王一会陪你好好喝上一杯。”

  “八王爷,喝酒之事稍后再说,昨日老朽可是亲见你将杰儿带走,湖边拦截我等的可都是你府中侍卫,如今你又说杰儿不在你府中,这话如何让人相信。”张建国一肚子闷气,昨日临湖居中的商人有多半来自流焰国,事先就应该警惕,袁锐被萧琛枫带走时,不会武功的张建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等留在居外的兴鑫阁护卫赶到,大批的枫王府侍卫也涌出,可见萧琛枫这局,布了不止一日,多年商场摸爬滚打,昨日却栽得无比凄惨,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袁锐没有生命之虞。

  “张阁主,你这话说的本王听不明白,昨日我明明是邀令公子叙旧,之后即分手,怎么,令公子没有回府么,要不要本王派人帮你找找。”萧琛枫语气略显不奈。

  “八王爷,你就不要再装糊涂,昨日无忧湖边你将我小师妹掳走,是众人亲见的事实,张杰即是袁锐,你是心知肚明,又何须否认”虞江吟怒火填膺按耐不住,直接质问。

  “虞江吟,本王念你是袁锐的大师兄,敬你,你不要几次三番无理取闹,你当我枫王府是南菜园不是,若再如此,休怪本王无情”也是无比气恼之语气

  “萧琛枫,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济世堂随时候着,男子汉大丈夫,何苦为难一个女子。”

  “虞江吟,记住你今日的话,莫说袁锐不在枫王府,若是有一日本王先你找到她,那终你一生也别想见到她。”

  两人越说越僵,三言两语间就撕破了脸,一旁的张建国急得直跺脚,见今日之事已无可挽回之余地,趁着二人语音稍歇,拱手对萧琛枫道:“小儿昨日确是没有回府,老朽老来得子,骤失之,心急如焚,打扰之处,尚请王爷海涵,告辞!”

  萧琛枫冷哼一声,负手而立,也不还礼。

  张建国遂拖着尚在气愤难平的虞江吟悻悻而回。

  路上张建国还得劝解虞江吟,对方是王爷,民不与官斗,尽管济世堂和兴鑫阁都是庞大的商业组织,但毕竟还是民:“当面问他他必不会承认,要不也不会处心积虑将人掳走,你济世堂昨日可有收获?”

  “那厮凭般狡猾,昨日入城后,几番转换车辆,追至城南线索已断,昨晚枫王府内也查不出踪迹,不知他将小师妹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虞江吟恨恨不已。

  张建国喟然长叹:“情之伤人,一至于斯,想他也只是爱慕锐儿罢了,不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我们也不要刺激他,说不定,过几天他就会将锐儿放出来。”

  虞江吟兀在愤恨难平,本来也是,京都小师妹因他堕湖;新州小师妹从他手上弄丢,若不是因他,小师妹又何至于落到司马绝的手上,以至后来发生这么多的事;天宁峰也是他将小师妹弄伤;而今小师妹好不容易回来,还是给他劫走;他一则另娶,二则小师妹根本不愿见他,这样不明不白地将她掳走,实是欺人太甚:

  “张世伯,你说而今要如何是好?”

  张建国看着虞江吟愤恨担忧的模样又是一声长叹:

  “我们家乡的女子跟这里的不一样,他若不了解,只怕锐儿和他终是越离越远。”妇女半边天,女人不再是不出家门的所有物,她会要求有自主的人生价值,也是这个原因,锐儿才不愿见他吧。

  “我的兴鑫阁会全力配合你们调查,如有需要,随时找我;现在也只能是等着”张建国下了最后的结论,心中其实感触颇多,这情之一字谁是谁非,真难定论,有因有果,只怕到时大家都不能善了。

  在那遥远的东方,大海深处,有一组呈月牙状的海岛群,这里就是东海岛国东诸。此时,在中央最大的一个岛上,一袭黑衣的男子伫立的危崖上,深秋劲吹的海风将他的衣袍刮得猎猎作响,勾勒出男子建美的身形;脚下的海依然如常的蓝,男子妖异的狼眸仿是能看到在那海水里依旧有着一抹深铭于心的白影。。。。。。

  北疆军营,左副帅大帐,年轻的将军握着手中的白绸,注视着身边那堆积如山的画卷,微微一笑,浩如春水的凤眸盈满柔情,初冬的北方又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时节,那让初冬万物生动的笑颜清晰如昨,等着我——我们一起成长。。。。。。

  枫王府濡墨楼,随着时间流逝,那双无比眷恋的明眸柔情愈少抗拒愈多,曾无比芬芳甜蜜的柔唇日渐冰冷僵硬,冷得不敢碰触,这是一种无言之距离,是内心所有恐慌之来源,那这一切,是谁之错?软榻上的白衣男子轻叹,秋水凤眸惆怅无限,起身朝书柜走去:“吩咐下去,今晚谁也不许到书房来。”

  

第二十七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