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2)

    萧琛枫又开始抓狂:

  “不准”

  随即又将袁锐穴道封住,将她放在床上,抚上她右颊的伤痕:“你在恨我”

  袁锐不语,看着他,眸中满是怜惜,不知是为他还是为自己。

  “恨我刺伤你,还是恨我立妃,你可知道你又伤我有多深,枫王府你不告而别,元宵灯会上你和司马绝相携而去,还有天宁峰下你居然为救他不惜伤在我剑下,锐儿,你让我情何以堪!”声音充满绝望,听得袁锐心中剧痛。

  “父皇赐婚,我是没有拒绝,我是想,若锐儿还活着,她知道后一定会赶来,这样我就可以再见到你,你明明活着,为什么不出现?你明明就在我身边,为什么就是不肯与我相认?莫非,你爱上了司马绝?”

  萧琛枫深深地注视袁锐,秋水凤眸里波光荡漾,那种带有绝望的深情看得袁锐不由瑟缩了一下:

  “锐儿,你是我的妻子”

  嗓音里划过的优伤,仿若暗夜里的流星,有着凄楚的绝美;袁锐有些模糊的概念,这个男子全身上下,举止言行无不在自己心中反映出完美,是的,就是这种完美让人心生负担,感觉沉重,不想靠近,只想远离,只有远离,方能逃离这份不堪重负的沉重,那么,实际上主动退缩的是自己,那么所有的怨、恨、解释都不再需要,因为,那个爱情逃兵正是自己,但,只有失去自我的爱才能称为爱的极至吗:

  “司马绝是我朋友,你的太子皇兄屡次加害我,我是个人,我的事我要自己处理。”话出口,袁锐忽然了悟,一味的报怨他的不信任,自己又何尝全心信任过他。

  “朋友,哈——,他也这么认为?”

  “我说过他是我的朋友,而我——是——个——人”

  是的,无关信任,我是个人,是个有独立人格的人,或许这是现代妇女解放的产物,但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首先,是个人;我有权选择怎样处理自己的事:

  “我不是你妻子,我是我,别忘了你已立妃”

  可以为你做的,不可以为你做的,模糊中有了决定。

  “她们是八王爷的王妃,你是我萧琛枫的妻子”

  玩文字游戏可是赖皮的行为哦,这一招对付袁锐却极其有用,因为深信他连皇帝都不想做,又怎会在乎做八王爷。

  “既然娶了,就应该给人应有的尊重”没有人可以任意践踏别人的尊严,八王爷新婚夜宿青楼的八卦袁锐早有耳闻,古时女子没有人权,被休被男子抛弃等于被宣布死刑。

  “谁给我尊重?要嫁是她们的选择,婚是父皇所赐,既是如此,我又何须尊重。”

  “原来如此,所以,我也不配得到你的尊重,所以,你不顾及我的感受处心积虑地将我掳来此地。”被困于此处是根刺,这样的做法,有一次就有二次,纵是千般开解也难释心怀。

  萧琛枫眸中闪过受伤和狠绝:“我们不要争吵,你愿也罢,不愿也罢,都得待在我身边”决不放手,想起数次司马绝将她从身边带走都是悔恨愤怒得几欲发狂。

  

第二十七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