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1)

    时近午时,自我折腾一晚的袁锐总算是起床了,梳洗完毕,得去找司马绝谈判去啦,丫的,油盐不浸的家伙,看他昨晚脸黑成那样,象要吃人似滴,重新整理下欲要发表的高淡阔论,要自信没自信怎么说服别人。。。。。。

  门开着,很好,司马绝在看书,很好,清清嗓子:“咳。。。。。。”

  司马绝抬头一笑,狼眸中的星星之火瞬成燎原之势,袁锐呆,丫的,越笑越好看啦!

  “你不用多说,不是要走么,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眼角瞥向几上的包袱,

  袁锐还真的没话说,要说的都给他一句话说完了,于是径直跑到几前,拿起包袱打开一看,衣衫、新的面具、银票碎银。。。。。还有一个小瓷瓶:“这是什么?”

  “变嗓药”司马绝走到她身边,扶住她双肩:

  “记住,不要给人发现你的身份,我要出海一趟,少则三五月,多则八九月,你要当心,有事到城南小园来找掌柜的或是到济世堂找你大师兄”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黝青的小骷髅头雕像,雕像缀在红丝线上,给袁锐挂在脖间。

  在那样深邃复杂的目光注视下,袁锐禁不住双眸泛潮,踮起脚来,红唇在他颊边轻轻碰了碰,这下是——司马绝呆

  “记得回来后找我,我陪你喝酒。”多余的话不用说,这个男子的心意袁锐岂会不知,只是——

  司马绝将袁锐送到张建国手中后,随即离去,望着司马绝离去的身影,张建国满布沧桑的脸上也很感慨:“这个人和世间传言的不一样。”

  “是啊”袁锐应着,世人只看到他血腥杀戮的一面,也是,那身份就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以张建国寄养于东海的儿子张杰之名义,袁锐开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天宁峰一役,袁锐和司马绝同列众矢之的,这些都由不得她多加感慨,生活总得继续,人不能总活在检讨过去中,新的生活总会开始。

  进入兴鑫阁日常事务中,随着时间的推进,袁锐发现原来做生意是忒复杂的一件事,比之化学实验之类的不知繁琐几何。

  兴鑫阁起源于救助张建国的那个游牧部落,游牧民族的生活非常艰苦,张建国由于在现代常年行走于新疆、内蒙一带,对毛皮的制作处理工艺有一定的了解,因此先帮助他们改善毛皮制作,随后又携同部落里的几个青壮年男子先是在冥苍各地推销,现代工艺处理过的毛皮自然在质量、手感、去除异味上都比当时冥苍国内最好的毛皮加工都要好得多,于是生意渐渐红火,到得后来整个部落成为毛皮加工区;然后生意扩展到周边各国,至今东诸等海国都有兴鑫阁分号;生意也从最初的纯毛皮制作供应商到制作衣服、鞋子、挂毯等各种毛皮用具,酒楼、客栈、杂货等各行均有涉及。

  袁锐问过张建国大约有多少家店铺,张建国具体的也说不上来,因为很多国家中分号都有专人打理,有新增的碍于交通通讯落后,一时也很难确定,大概一千二三百家吧,张建国如是答。

  袁锐咋舌不已,敢情自己还一脚踩在了金窝窝里,没想到啊,一夜暴富,神话中的神话,在21世纪二位女长辈多年培养不就是想有朝一日自己能创造一个神话,独领一派风骚吗,在这异世居然唾手可得,一时间双眼星星穷冒,忘我地扎入文书账册中。

  先将兴鑫阁的各项业务熟悉后再说,忘了给落英谷中的师父报平安,忘了要去和大师兄三师姐会面,忘了司马绝,忘了自己失恋中,甚至还常忘了自己有可能回不去的残酷事实。。。。。。

  充分的发挥书呆子似的专业精神,工作真好啊,可以让人忘乎所以。

  转眼八月已至,金秋送爽,桂花香飘满园,一个多月过去后,袁锐总算能从那堆文书账册中抬起头来,这还多亏义父在旁无私指导,接下来是要熟悉店面具体的运营工作,也要和义父一起出去商场应酬。

  这期间,萧琛枫有时也会和张建国碰碰面,在兴鑫阁所属的酒楼喝喝酒什么的;袁锐没见过他,每次义父回来会对她说起,心总是隐有轻痛,事到如今,见面又如何,不见又如何;不管他因何娶那两个女子,他另娶已是事实,本就不要去指望的东西,没得自己难受。

  稍歇两天,给师父写了封概述自己几个月来生活的长信,揣在怀里,对镜审视一番,确定没人认得出,嗯,得趁早出门,要不一会大师兄就要出门办事去了。

  晓晨别院咏荷厅,虞江吟狐疑地看着面前的袁锐。

  刚刚正欲出门,管家来报说是兴鑫阁有客来访,跟兴鑫阁没什么往来,但对方毕竟是跨国的大商户,也要保持起码的礼貌:

  “这位兄台,不知找虞某有何事。”

  袁锐好笑地看着大师兄,暗笑够了,方轻轻唤道:“大师兄,你认不出我吗。”今天可是特意没吃变嗓药。

  “小师妹”虞江吟喜出望外,箭步冲上来,一把将袁锐抱在怀里,真好,小师妹又回来啦。

  厅内侍立的丫鬟小厮们看得面面相嘘:难怪少爷二十好几都没有成婚,原来是有龙阳之好,挤眉弄眼中。。。。。。

  “咳咳”袁锐轻咳了下,虞江吟猛然省悟,拉着她手往寒星轩急奔,留下一众目瞪口呆的下人。

  寒星轩内,虞江吟屏退屋内侍候的怜儿和惜儿后,袁锐揭下面具,桑独舞抚着她脸上的伤痕,又喜又悲:“小师妹”娇小的身躯紧紧抱着已比她高了一个头的袁锐,泣不成声。

  袁锐也是泪流满面,自己惹出那么大的麻烦,师门中竟没有一人有责备之意,有的只是再见的欣喜之情,何幸之有啊!

  于是又是一番的互道别后情况。

  “那么,你现在住在兴鑫阁分号,要不回来住?三师妹一直惦念着你呢。”虞江吟看着袁锐脸上那道浅褐色的疤痕,心里满是怜惜,无损她在自己眼中的美丽,但总归有缺憾。

  “我现在很好,在跟义父学做生意,噢,对啦,大师兄,你的济世堂能不能与兴鑫阁合作,将分号开到冥苍去,这样我们就可以常常见面了”袁锐现在满脑都是生意经,有点职业狂的倾向,连大师兄都不放过,想到美好处,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虞江吟和桑独舞看到这样的袁锐,心下也自放宽了些。

  “这个嘛,回头大师兄到兴鑫阁找你再细说,还有更重要的事——”说到这,看了偎在袁锐身旁的桑独舞一眼,“三师妹,是你自己说还是大师兄替你说。”

  “大师兄”桑独舞脸上顿时飞上红霞

  “什么事”袁锐忙问道,嗯,师姐真奇怪,跟大师兄说话还脸红。

  “这个月十二,也就是五天后,是三师妹出阁的日子,”虞江吟也很高兴,一个是师妹,一个是好友,人生一大快事耶

  “谁啊,这么幸运,可以娶我师姐。”袁锐兴奋地叫道,看来今天自己还真是没白来,可以赶上师姐大喜的日子,若晚几天。。。。。。幸好没晚。

  “你认识的,冯宇文”桑独舞附在她耳边细语

  

第二十六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