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酒醒时候断人肠

    成渊十九年五月末,东海栖霞岛,一身黑衣的司马绝安静地坐在海滩上,深蓝的海水中,一抹白影上下嬉戏,遥望着海水中时隐时现的身影,司马绝嘴角浮上淡淡的笑意,往日的苍白已不复存在,三个月来的日光浴让肤色呈现出建康的棕色,配上噬血狼眸和鹰鼻,更添性感邪惑。

  天宁峰上司马绝先是被玄虚重伤,而后又是连番杀戮,再经萧琛枫力拼,饶是身负绝世武功,自幼受索魂阁冷血训练的钢筋铜骨,也经受不起,被袁锐等人抢出重围后,伤重昏迷了十日之久,苏醒后才和已经复原的袁锐重登栖霞岛,历时三个多月才又回复决战前的状态。

  天宁峰下,袁锐只受轻伤,剑伤仅深寸余未及肺腑,右颊上的划伤留了一道浅褐色的长约两寸的疤痕,完美的脸上有了瑕疵,对这点,袁锐很想得开,自己几番当着萧琛枫的面与司马绝相携离去,伤他也伤己,虽大多是形势所逼,但归根结底还是由己而起,抚着颊上的疤,心上的痛也会由此少些,还了他一些罢。

  司马绝不这么想,此时,看着从水中朝自己走来的袁锐,修长玲珑的少女躯体裹在水湿紧贴的背心短裤里,蜜色的肌肤在夕阳的映射下发出淡淡的光晕,那纤长的玉腿正款款而行,动作优美如舞蹈,这样完美的人儿是不应该有瑕疵的,袁锐,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脸伤。

  在海水中嬉闹了一个时辰,还真是很疲倦,海就是海,不同于江河湖水,游不了多大一会就会感觉累,长吁一声,坐在司马绝身侧,顺势倒在尚还炽热的沙滩上。

  这样的距离,司马绝反到不敢直视,眼仍看着前方奔涌翻滚的海面,等了一会,到得袁锐呼吸调均之后方才道:

  “有两个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先”袁锐想也不想

  “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司马绝还真不知这两个消息对袁锐来说是好是坏

  “就别卖关子啦,再不说我就不听了”袁锐懒洋洋的道,嗯,海风习习,夏季的栖霞岛一日中最适意的时候。

  “除了济世堂和清教一直在找你外,最近兴鑫阁的人也在四处找你。”两相权衡取其轻。

  袁锐坐起来:“兴鑫阁,什么时候开始的”声音止不住的兴奋。

  司马绝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几个月来,她总是一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除了自己的伤势还能牵动她以外,别的事都是兴趣缺缺的模样。

  “呃,约有两个月了”那时自己伤势还未复原,不想她独自离开,没告诉她。

  果然

  “两个月啦,怎么不早告诉我”没有多少埋怨的成份,有的只是高兴。

  “我也刚刚得知,不知他们找你是何意。”汗啊,堂堂恐怖组织老大为泡妞将撒谎这招用得是炉火纯青。

  “呃,那个,我没跟你说过,兴鑫阁阁主是我家乡人。”袁锐也不想隐瞒司马绝,这种生死之交的朋友,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张建国若找自己,必是看懂了那封信,由此可以确定他也是来自二十一世纪。

  司马绝不知袁锐来历,查到落英谷,线索终止,再怎么也查不出落英谷前的讯息,想不到她是来自遥远的海外国家,看来这事算是好事一件了,那么,接下来的另一消息她就不会太难过了吧。

  没等司马绝说出第二个消息,袁锐忽然凑到他身前,把把他的脉,上下打量一番:

  “你的伤应该全好了,那我也要走了。”

  这才是最坏的消息,司马绝在心中苦笑,摇摇头:“是全好了,我也要走,我们一起离岛吧,你不想听第二个消息么?”

  袁锐这才想起司马绝还有件事没说,漫不经心的道:“说吧,是什么消息。”

  司马绝斟酌半晌,盯着她的明眸,方缓缓说道:“六月初八,萧琛枫大婚。”

  嗯,眸中划过受伤,还有绝望,很快,一掠而过;更多的是茫然。

  司马绝不再言语,也不再看向袁锐。

  有些突然,象做梦,绝对不真实,那个几个月前还信誓旦旦要娶自己的男子要成婚啦,心有些痛,很轻微的泛了开去,嗯,还有点头晕,四肢无力,象是重感冒一般,那么,我是失恋啦,袁锐重又躺在沙滩上,夕阳已坠下海平面,余晖洒在远处的天空,将几朵绵云涂成金黄、玫瑰、艳紫、青蓝、霞光一片,海依旧蓝得让人心醉,本是金色的沙滩更是黄得耀目,海风吹处,椰林在沙沙作响,很美。。。。。。

  爱的出场与落幕都是一样的——美

  往后,这种美,只怕会是自己一生的痛。

  袁锐的静让司马绝有些不安,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哭泣,转眼望去,少女似睡着般,眼睑合上,长而柔密的睫毛安静的覆着,连轻微的颤动都没有。

  司马绝有些后悔,就算她要知道,也不应该由自己口中说出来,是不是认为若不告诉她便对她不公平。

  司马绝不是萧琛枫,他想不出萧琛枫会怎么做,他只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天完全黑了下来,一弯残月挂在墨蓝的苍穹上,海面也是一派墨蓝,沙滩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白,躺了多时的袁锐一跃而起,倒把身旁的司马绝吓一跳。

  “回啦,你不饿么”袁锐边往回走边说

  “饿,怎会不饿,早饿啦”司马绝起身追上

  用餐时间,看着还是很平静的袁锐,司马绝有点沉不住气:

  “要不要我帮你去把那两个女子给杀啦。”果然

  “哧”袁锐笑出声来:

  “胡说什么呀,犯得着吗,再告诉你一次,我可没银子付给你。”秀眉微皱了下:“不是一个,是娶两个么”

  “流焰国新帝南宫飞扬胞妹南宫婉如公主和安西王独女朝阳郡主冯语绮。”司马绝答得很详细

  “那冯语绮终于得偿所愿啦。”不含悲喜的感叹,仿如事不关己

  有古怪,越是这样,司马绝越是不安,情绪总是要渲泻出来的好,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司马绝更懂,杀手的心态本就是最难调和滴!

  “你不伤心吗”还是直接点好,司马绝本来就不是什么情场高手,对女孩子的心思,难猜难测。

  “伤心么,当然,只是,我也只能伤心罢了,又能怎样,你不觉得,在这件事上,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吗,我连那冯语绮也比不上。”泪终是从那无双的眸中滑出。

  司马绝坐到她身边,扶起她的双肩:

  “你不是懦夫,是他不够信任你。”换言之是他不够爱你,才会如此伤你。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司马绝,你说,喜欢一个人一定要与他厮守终身么。”袁锐的泪收了回去,唯余睫上几颗细小晶莹的泪珠。

  这个问题司马绝自是没有答案,他还想有人能给自己解惑呢,所以,司马绝无语。

  “其实,在我前面有个郑清颖,那么,在我后面再有什么南宫婉如和冯语绮的,也很正常”袁锐似在自说自话,那样的男子一个眼神就秒杀千万女子,怪得了谁呢,谁让你喜欢上这种超极品美貌超极品家世的男子呢,要不,先痛扁自己一顿得。

  司马绝不觉得正常,那些庸脂俗粉哪能跟眼前的女子相提并论,绝对不正常,所以,司马绝还是无语。

  “所以,我明日就回京都言梁,现在,我们吃饭,喝酒,我给你唱小曲。”话到最后,越说越轻松,似有些隐约的期待。

  司马绝还是无语,袁锐需要的也是他的沉默,有时候,情绪不是一下子就能孕酿出来的,无须庸人自扰。

  

第二十四章 酒醒时候断人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