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离愁正引千丝乱(1)

    成渊十九年正月十六,言梁城外十里亭

  袁锐仍是离开栖霞岛时的装扮,多了司马绝给她准备的行囊,一匹好马,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

  “等我走后,请你转交给我师父。”不待司马绝再说出什么,打马而去,滚滚黄沙里传来:

  “再见,司马绝,想喝酒时找我”

  马上的司马绝望着绝尘而去的背影心中唯有苦笑,有那么一阵时间,还以为她会留在自己身边,是不是该纵马追上去,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里,从此,再不放手,只是,有用么,那萧琛枫可以为她放弃生命,放弃皇位,她尚自决然而去,袁锐,你要的是什么!

  “阁主,清教来信”一个索魂阁杀手鬼魅般现身,递给司马绝一封战书,疏朗遒劲的几个大字:

  “二月十八晨时,决战天宁峰顶”落款“清教玄虚”

  司马绝冷笑:“传话清教,索魂阁司马绝届时候教”

  原就没打算那牛鼻子会善罢甘休,昨夜之事,清教在成渊帝面前颜面尽扫,又因袁锐之故,清教若不有些动作,怕是玄虚这国师之位就有所不保啦,望向黄沙已然平息的前路,袁锐,我们不要再见。。。。。。思忖片刻,返身策马回城,嗯,得安排好再作打算

  “师父,你还是要回落英谷么,师伯今早已对索魂阁司马绝下了战书。”虞江呤不舍

  “锐儿已离开言梁,她没跟司马绝在一起,你们要做什么,无需顾忌,挽留我的话,就不必再说。”是情还是结,玄玥都不过问,每个人自有其情趣志向,对此,不想不愿不能也不喜参与,唯有初遇时的那双明眸,还能牵动隐士的心。。。。。。

  “玥皇叔,你是说锐儿已经离开言梁了?”

  萧琛枫刚走进门来,就听到这无异世界末日的消息,本就一夜未眠形容憔悴的俊脸刹时惨白,自那日她现身枫王府后,萧琛枫就派人在京都四处打探她的踪迹,一想到她被司马绝劫走后,近一个月来两人均相处一起,胸中就妒恨得无法呼吸,这份窒息也让他更深刻地明了,原来,世间一切都可以失去,唯有她;司马绝对她的用情,不言而喻,而她对司马绝的信任,更让萧琛枫发狂。。。。。。

  原以为那晚她径直离去是最痛之时,直到昨晚,看到她与司马绝相携而至再相携而去,那种隐要失去之心更是让人痛彻心扉。。。。。。

  彻夜未眠入魔般寻至天明,夜空下袁锐抬眸看着司马绝的眼神象根鞭子,不停的抽打着他;终还是爱胜过痛胜过所有的自尊和骄傲,抱着最后的希望都晓晨别院来,心道她纵然不愿见自己,她的师门总会有些消息吧。

  “喏”

  对这个皇侄玄玥心有戚戚,生在帝王之家,行事又怎能任心由情,若非如此,自己又何需隐在那深谷,只但求身尚察察罢啦。

  锐儿,你是要到冥苍么,萧琛枫再不犹疑。

  辉明京都林王府,萧琛林接报释然一笑,变则生机,小师妹,等着我成长,直到世间再无人能与我匹敌,司马绝,到时我将挑战你!

  皇宫沉薰殿外,萧琛枞看着向父皇告假离去的八弟,心中歉意横生,所以,这京中不能留,还是南疆好啊,四季温暖如春,风景如画,人美如玉,好不逍遥快活!

  是日,袁锐,司马绝,玄玥、萧琛枞、萧琛枫、萧琛林离京,言梁回复旧日平静。

  半个月后,黄昏,北疆魏县唯一的一条小街上,衣衫褴褛的袁锐牵着马缓缓而行,本是三五日之程,初次独立的袁锐却是走了整整半个月,越往北,春天离得越远,周边村镇越是荒凉;途中还下了几次春雪,虽没有冬日的彻骨冻人,却也是春寒料峭,触目天是灰蒙蒙的,偶尔的城镇村落积雪未化,屋前屋后都是雪,远山舞银蛇,近树挂玉珠,整个世野唯有黑白两色

  萧瑟人生啊,回想起自离落英谷后的种种界遇,有得有失;成长的代价呵,那份情与这茫茫的人世相比,显得那样地苍白,心内无限悲凉中。。。。。。

  正因袁锐走得慢,绕了路,终是与同日北上的萧琛枫、萧琛林错过,此时,一路急追的萧琛枫已过边境,进入冥苍;萧琛林也自回到军中,陪伴他的仍是那满屋的女子画卷。

  路上还遇过几次毛贼拦路,袁锐本着走为上策,虚晃几招就仓皇逃跑,不知是否清教的轻功确是非同凡响还是什么,每次都能侥幸逃脱;加之司马绝赠的又是匹好马,每次袁锐长啸一声,过会就得得地跑过来,但以前都是有同行之人照顾着,这十多日来吃不好睡不好,心中更添悲苦。

  魏县街上行人不多,常有三五士兵们经过,行得一会,见到了镇上唯一一家客栈,“南来北往”,名字倒还贴切,就是一如北疆的大部份城镇一样,很破落而且简陋,微叹一声:这都是两国交恶的表现啊,苦滴是广大民众。。。。。。

  所幸客栈虽破落,房间还算整洁,袁锐匆匆梳洗一番,腹中早如雷鸣,不想引人注意,拣了个最靠里的位置用着餐,想起刚才开房时掌柜的说的话,心里不由万分懊恼,原来两国局势紧张,边境处已有一年未对寻常百姓开放,除了大型商团和官方往来,小商小贩及游人一律不得放行,边境政事全部由驻军接管,如要过境都得有军中批文。

  得另寻他途啦,总有些偷渡途径吧,想起现代常用的非官方手段,这古代也应该有吧,而且这冷兵器时代应也不会太困难,可能要多花些时间,该从哪儿入手呢。。。。。。正在胡思乱想找不到北时,店门开处,进来一行十几个官兵打扮的人,一行人进来就吆喝着店小二上酒上菜,将店中余下的几张桌子挤满。

  “曹都尉,您这番随十四王爷进京可是长了大见识啦,说来给卑职们听听,好助助酒兴。”一个百什长谄媚的道,余下众军士纷纷附和,你一言我一语地百般奉承,夹菜递酒,店堂内更是嘈杂,吵得袁锐好生不悦,但总算是将凌乱的心思收回,放到几案上的食物上。

  那曹都尉也不谦逊,接过部下递上的酒,喝酒吃肉,过得一会,才开始向众人讲述京都言梁这月余发生的各种八卦:从年前的八王爷拒婚朝阳郡主到百花宴到太子府内的趣事再到索魂阁司马绝和清教袁锐大闹花灯会。。。。。。

  言辞极尽夸张,直听得店中的掌柜、小二、几个原就在用餐的客人,津津有味之余连声慨叹。

  神侃过程中,那曹都尉的目光似有意无意地扫了袁锐几眼;袁锐自顾赶紧用餐,好不用忍受这帮人的耳目荼毒,所以,没看见。

  唉,终于吃饱喝足啦,见众人仍是吵闹吆喝不绝于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袁锐起身回房,走过一干正在无限神驰的军士旁边,就听得那曹都尉大声喟叹:“可惜啊,索魂阁阁主司马绝于天宁峰顶决战清教掌教玄虚的盛会是无缘得见啦,可惜,可惜。。。。。。。”

  

第二十二章 离愁正引千丝乱(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