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1)

    一路上,就如上次离开栖霞岛一样,只是换了副面具,仍是夜宿青楼,司马绝房中一样每夜都很热闹。

  对这点,袁锐想得很通,司马绝是个正常成熟的男人,困在岛上三个多月,有需求是再正常不过,或许因此,听到萧琛枫大婚时才没有悲愤欲绝吧,很难过,很伤心,因为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还清清楚楚地回响在耳边,却不愤怒,综上所述,袁锐得出一个很鄙视自己的结论:自己不是个讲究唯一的人,没有要求对方唯一的爱,是怕对方累还是怕自己累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却是特别的,至少司马绝觉得特别,所以,现在,他没有如往常一样招一屋的莺莺燕燕,而是带上壶好酒,坐在袁锐房中。

  今天是六月初八。

  “今天我想喝酒。”司马绝的开场白。

  “要喝酒去叫上几个花魁不就得啦。”袁锐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今天,司马绝没忘,袁锐也没忘,只是不想提起,没得扫了兴致。

  “我想你陪我喝”司马绝的体贴,还真是,嗯,没得让人起一身寒栗。

  “你是不是想我会日夜兼程赶到言梁去大闹萧琛枫的喜堂啊,还是你有急事要赶往言梁,你可没说过呀。”没办法,只得提,司马绝还真是执着啊,一路上看到袁锐晃晃悠悠地走,几次欲言又止,神情比袁锐还焦急。

  老实说,司马绝还真这么想过,就这丫头花灯会大闹言梁的架式来看,加上她急急出岛,开始还真以为她会去大闹一场,那她如今的表现,对自己而言是好还是不好,司马绝是越来越迷糊。

  “你放心,我没事,真的。”

  袁锐极认真的接道,现代有离婚,古人有休妻,他哪怕娶她十个八个也没关系,再说自己真的想结婚吗,想起几月前那个温暖甜蜜如春日的冬日恋情,当时还真是恨不得永不分离,现在,嗯,有些隐痛,人总得活下去不是,还有许多事等着自己去做,爱,来得太突然也太早,昔日的誓言而今的催泪剂,但毕竟彼此付出过,痛亦是难免。

  爱他,愿他永是陇西长街上慵懒恣肆的男子。

  “你没事,我有事,行了吧,喝酒而已,这么多话”司马绝递过一杯酒,袁锐接过,有他真好。

  “到言梁准备住哪里”司马绝问,

  这才是司马绝最关心滴,貌似这护花使者索魂阁阁主当得是乐此不彼。

  “你不去言梁?”袁锐想想还真是没听他说过离岛的目的地,想起他那庞大的恐怖组织,一定有许多地方要去。

  “呃,去,正好阁中有些事要去处理。”司马绝有些窘,人家可没说过非要与你待在一起,那邀她同住的话怎么也出不了口,喜欢一个人竟让人胆怯如厮,幸好

  “那我们还是住城南小园吧”

  不想麻烦,想见谁自去会会面,司马绝可是君子,虽经天宁峰血腥杀戮,还是没改变在袁锐心中的形象,也难怪,在她面前,司马绝可说是君子中的君子。

  索魂阁老大啊,世人眼中的恶魔,人人欲除之而后快,天宁峰一役可见一斑,而今这君子之说,唉,索魂阁众集体哭泣中。。。。。。

  成渊十九年六月十六

  一路饱览辉明大好河山的袁锐第三次踏入言梁,有了张建国确切的消息后,袁锐反到定下心来,或许也不想那么快回到这充满回忆的地方。

  兴鑫阁言梁分号,张建国正在看索魂阁属下方才送来的信,龙飞凤舞的草书,与七个月前收到的一模一样,不细看很难看出是女子手笔:

  “明日午时,快意楼醉月亭,邀君一叙”落款“袁锐”

  为什么选快意楼,只因为快意楼也是索魂阁的产业,相较袁锐的惊讶,司马绝显得很淡然:

  “我们不是只有杀人一项生意可做”

  杀人是项生意,这点袁锐赞同,而且还隶属于服务性行业,由此可知,索魂阁拥有同属服务行业的酒楼一点也不希奇。

  袁锐越来越不了解身边的男子,想了解一个人也就是对他产生兴趣,会生出许多麻烦,所以,袁锐选择忽略。

  成渊十九年六月十七,时近午时

  既是东道,自然得提前入席,袁锐与司马绝并肩走在小径上,没办法,跨国黑帮老大越来越闲,非说什么第一次见面当然得谨慎些等等,袁锐头疼,只得依他,不过,说实话,有他在还真安心。

  沿湖的梅花树在夏日郁郁苍苍,湖面上荷花开得正盛,比之冬日,又是一番清爽景致,步入醉月亭,还是生出诸多感慨:几个月而已,此景非彼景,此人也非彼人。

  有司马绝在一旁提前介绍,袁锐自然就知正往亭中走来的三人中,中间那位年约六旬的蓝衫老者就是张建国,索魂阁真不是盖滴,再一次感叹中。(那是,一流的杀手组织,必然有一流的情报网)

  “您好,张先生,我是袁锐”现代的问候,现代的礼仪,最后的确定就是此举了,袁锐伸出的手冰凉带有些微的汗。

  “您好,袁小姐,我是张建国”张建国将袁锐小手象征性地轻轻一握,完全符合!

  “请”

  “请”

  袁锐先坐,司马绝随即坐下,张建国也坐下,他身后的两人站着不肯入座,袁锐也就不勉强,想来应是张建国的下属。

  快意楼小厮奉上酒菜茶水。

  “袁小姐,你怎会如此打扮”入座后,张建国看着一身男装打扮的袁锐有些吃惊,既是来确定身份,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天宁峰一役,袁锐艳名早已传遍大陆。

  袁锐看看司马绝,司马绝狼眸冰冷的扫了张建国身后两人一眼,今日快意楼歇业,四周都是索魂阁中人。

  

第二十五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