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与君同解旧闲愁(2)

    司马绝抱着袁锐仅上得峰顶,蓦地一口鲜血喷出,洒在怀中袁锐身上,人也就此软倒,袁锐翻身将他扶住,心骤然痛得全身收缩,等候在峰顶上接应的索魂阁众急忙从袁锐手中将司马绝接过去。

  一条绳索从峰顶垂下,当下袁锐随着诸人顺着绳索从峰后下得山去,一行十数人向前急行,走出约二十几里,出了天宁峰地界,前路一队数百人的官兵拦住去路,为首二人,其中一人是位参将模样的人,而另一人霍然是——萧琛枫

  这种情形下的相逢,袁锐从未曾想过,一瞬恍惚后她记起自己是索魂阁杀手装扮,那么他必然认不出自己来,心下稍安,藏在索魂阁众身后,垂首敛眸。

  是时,双方对峙着,司马绝在众人下得山时已悠然醒转,遂示意背负他的属下放他下来,走到两军阵前:

  “八王爷,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司马绝在等,等后面的四大长老和余下的索魂阁众赶到。

  萧琛枫在找,从索魂阁众人现身的那一刻起,他阻住身后的官兵行动,仔细的辨认一番后,还是不能确定袁锐有没有在其中:

  “司马绝,你把锐儿藏到什么地方去啦”

  原来萧琛枫北上急追袁锐,却远在袁锐之前到达冥苍国,与张建国取得联系后,嘱咐他在冥苍留心袁锐的行踪,接着又急返辉明,他怕是司马绝在故意散布袁锐离开的消息,一路昼夜兼程终于在决战前夜到达天宁峰,遇上朝廷要趁此机会一挫江湖人物,天宁峰四周所有大小路径都伏有官兵,而此处正由他和红浦参将把守,天下事莫不是无巧不成书,就让他撞见了司马绝,虽然袁锐离开与此人无关,但一想到袁锐与他朝夕相处两月余,心就如蛇噬般难受。

  司马绝闻言冷笑:“本尊还没有收藏女人之好。”

  这冷笑有一半是为自己所发,想收藏来着,被收藏之人不乐意,只得放手;至于现在,嗯,貌似是袁锐自己愿意待在他身边,所以也就谈不上是收藏。

  萧琛枫不信,但司马绝毕竟救过袁锐的命:

  “动手吧,今日你若再赢了我,你走,我绝不阻拦。”司马绝一望而知身受重伤,今日就是放过他,他也逃不过身后的几百官兵,但若他重伤之下还能胜出,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是时,天宁峰上四大长老和余下的索魂阁众正沿绳索而下。

  是时,袁锐听得二人又要决战,芳心大乱,只是此时若贸然出面则让司马绝情何以堪,萧琛枫只怕也会更愤怒,局面只会更僵,那样重伤的司马绝就更没活路了,心念动间,一黑一白两条身影已动上了手。

  司马绝本就伤势严重,天宁峰又与众人一番撕杀,伤势更甚,强聚体内散乱的真气,已是强弩之末,堪堪与萧琛枫这样的高手拼得数十招,一口鲜血又自喷出,说时迟那时快,一直紧观二人动态的袁锐已慢慢移至索魂阁众人前端,先一步看出司马绝异样,仗着师承清教的卓越轻功抢在索魂阁众前将软倒的司马绝揽入怀中,萧琛枫的剑也自上而下划开袁锐的面具,刺入袁锐的胸前。

  望着那一分为二的面具下袁锐如玉般肌肤上慢慢渗出的血迹,萧琛枫刺入她胸前的剑就再也递不进去,呛啷一声掉落:

  “锐儿——”

  袁锐不语,趁他惊骇时抱着司马绝冲进官兵群中,四大长老也刚好赶到,和余下的索魂阁众一并杀入官兵群,一时又是杀声震天,回过神来的萧琛枫厉喝一声:“让他们走”

  凤眸中又隐有血泪渗出,目送那自终都不曾回眸的人儿远去。。。。。。

  是日,天宁峰一役,在索魂阁杀手全力撕杀及预先埋下炸药,加上辉明官兵围剿,除清教外,天下武林皆受重创,辉明官兵也伤亡惨重,幸存之人谈起当年一役,莫不噤若寒蝉,清教袁锐和索魂阁司马绝成为传奇中的传奇。

  是役,袁锐很久后才得知天宁峰顶上决战实情,并非是双方胜败不分,实况是,峰上二人对峙达半日之久,谁都没动,心下互生惺惺相惜之意;正未时分,司马绝先动,双方各自施展平身绝学,一时间峰顶上飞沙走石,风云色变。。。。。。最后司马绝长剑先划开玄虚道长左胸,但一晃而过,仅剑气将玄虚划伤;玄虚道长觉察时为时已晚,绝顶高手过招,胜败就在一念之间,玄虚道长双掌就在这一念之间印上司马绝胸膛,醒悟时已收势不及,已练至十二重的清阳神功只来得及撤回四成,司马绝重伤。

  玄虚道长一刹间仿佛老了十岁,神容惨淡:“你胜了”言中不胜嘘吁和悔恨。

  司马绝淡笑:“我用剑。”用剑对玄虚道长肉掌,所以——,言下之意:胜之不武

  玄虚道长苦笑“胜即是胜。”

  司马绝默然,体内真气散乱,气血翻涌,自知受伤颇深,想到峰下等着的袁锐,遂对玄虚道长道:

  “峰下方圆十里,索魂阁均埋有炸药。。。。。。”

  玄虚道长不待他说完即飞身下峰,司马绝随之而下。

  成渊十九年三月,清教玄虚自称伤势过重,复原后武功已不复当年,遂向成渊帝请辞国师之位,是月,玄虚以同样原因传掌教之位于宴歌行,并责令教中出家弟子一律不得入朝为官,清教退出辉明朝政。

  成渊十九年四月,流焰国先帝驾崩,原太子南宫飞扬即位,封太子妃萧如瑶为后。

  成渊十九年三至五月,冥苍国数次进犯,都被北疆驻军击退,十四王爷萧琛林屡建奇功,成为北疆驻军中的神话,成渊帝龙颜大悦,封其为北疆左副帅,北军中军权仅在其外公震威将军欧阳擎之下,比其舅父大将军欧阳玉昆尚高一筹。

  成渊十九年三至五月,太子府怪事层出不穷,下人姬妾莫名身亡,然后是闹鬼事件,此起彼伏,太子萧琛榆心脏愈是衰弱,只得携其正妃郑清颖和几个侧妃侍妾搬入皇宫太子殿休养。

  成渊十九年五月,流焰国新帝南宫飞扬致书成渊帝,欲以其胞妹南宫婉如公主和亲八王爷萧琛枫,成渊帝准诣赐婚,为八王爷正妃;同时安西王独女朝阳郡主冯语绮痴恋八王爷成疾,安西王也再度请诣,成渊帝照准,为八王爷侧妃;定于成渊十九年六月初八同日完婚。

  是时,太子党派越是积弱,辉明朝中帝位之争呈三足鼎立之态。

  

第二十三章 与君同解旧闲愁(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