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2)

    “今晚言梁可有元宵花灯会。”袁锐问

  “嗯”司马绝懂

  言梁城内一派歌舞升平之景象,本着粉饰太平的宗旨,昨日太子府事件未影响到今宵的繁华热闹,花灯会照常展示,皇室成员也都集体出席。

  马车上,袁锐笑言:“你不戴面具了么”

  “除了索魂阁众,知我真面目者极少,戴与不戴都一样。”跟她一起做这些事,比杀人可是有趣得多。

  “我们要做的就是到下面走一圈”袁锐只需将自己的目的说出,细节自有司马绝操心,完美之杀手自然也是完美之执行者,太子府事件可见一斑。

  到得马车不能再前行之地,袁锐与司马绝走下车来,司马绝执着她手,袁锐觉得很安心,他身上的死亡气息竟能很好地抑制住自己的心乱,真好。

  司马绝很惬意,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侧女子的依赖和信任,一点点地,他逐渐向她靠近,这比他原先预期的要多,二十余年的杀手生涯,让他早就隔绝在这红尘之外,如今,随着她一点点再走进浊世,也不会心生排斥。

  花灯会每年由皇室及官宦富户们出钱举办,是迎新年的最后一次盛会,旨在显示皇恩浩荡,普天同乐之意,从城北皇宫前门一直到城东南,一路旖旎,或星星点点,或连成一片,很是辉煌。

  已长久没有在夜间看到这么多灯火啦,不管今晚局势演变成如何,都不虚此行,与司马绝并行的袁锐如是想。

  沿途的街边都是花灯提供者搭建的观光台,此日,辉明京都应是全城出动了罢,那么,就让自己走出去,站在那灯火阑珊处,让所有该来的都来吧,但这一切之后,那个深爱的男子会不会——由此改变初衷。

  没有人能预知未来,生命本来就是由许多的偶然和必然组成,就是两个深陷爱河之人,相互之间,了解有多少,信任又有多少,不得而知。

  城北皇宫前门皇室成员的观光台上,成渊帝以及他那姹紫嫣红的后宫居于正中,身后环侍的是那些没有妃位的美人及宫女们;左侧依次下来是隐居深谷的成渊帝唯一仅剩的皇弟、也就是清教的玄玥,太子萧琛榆及其正妃郑清颖,两人身后站着太子的侧妃和侍妾们,然后是十四王爷萧琛林,四王爷萧琛楠、四王正妃;右侧则是清教玄虚老道,七王爷萧琛枞及其正妃柳惜烟,八王爷萧琛枫,十三王爷萧琛榄、十三王妃,尚幼的十五皇子萧琛槐和两个双生公主萧如玲、萧如珑;除涉嫌谋反流放的十二王爷萧琛桁、五王爷萧琛榈之外,在京都的皇室成员全部到齐,端的是一场盛会。

  皇室成员的观光台下,三层御林军环护着,再往前才是宫中制作的花灯,花式做工自然是此次花灯会中之最,灯迷的赏赐也是今晚之最;因而在这种时候,游人如织,赏灯的、猜迷的、或是纯粹凑热闹的,远比别处为多,摩肩接踵,份外热闹。

  观光台上,萧琛枫纤长如玉的手指蓦的握紧,手中的翡翠玉杯瞬间化为碎片,人也霍然立起,坐在他旁边几案上的萧琛枞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本是人潮汹涌的花灯中自发地让出一条通道,走在其中的是携手而行一双男女,女子容色绝丽,举世无双,男子冷冽妖邪,优雅尊贵,对身旁的人物事浑不在意,眸中唯有身旁绝世的女子,二人未及走近已觉窒息,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笼罩在男子周身,所以途经的人群纷纷避让。

  “锐儿”萧琛枫唤道,心痛得无以复加,那个妖邪男子,一定就是司马绝,那么她离开枫王府后,又回到了他身边;连司马绝都可以牵着她的手走在人群中,而自己什么也不曾为她做过;看到她与他携手而行的样子,心就如被狠狠鞭过又丢进盐水中浸泡一般,不断地抽痛着。。。。。。

  “袁锐”太子身旁的郑清颖以为见着了鬼,尖叫一声,自晕了过去。

  面色青白的太子萧琛榆仍是色心不死地瞪着袁锐:昨晚的绝色女子居然就是自己一方多次加害的女子,一时之间又悔又喜。。。。。。

  萧琛枞则是很诧异,看八弟的模样,一定早就知道袁锐还活着,只是既同在京都的话,为什么她不跟八弟在一起,而是与那个死神般的妖邪男子一道,看两人模样还很熟悉,嗯,不清楚,不明白,有时间得问问八弟是怎么回事。。。。。。

  耳中传来萧琛枫的呼唤,袁锐也是心脏陡跳,司马绝手微紧了些,袁锐忙镇住心神,今晚的目标不是他,而且,不能迟疑,时机稍纵即逝,不容别的情绪干扰。

  抬头面对台上许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袁锐心跳微有些加快,转眸看向司马绝,司马绝会意。

  袁锐玉手搭在司马绝肩上,司马绝揽住她的纤腰,二人腾身飞起,越过御林军飘然落在太子的身前。

  萧琛榆呆若木鸡地看着站立在面前的两人,没反应过来,绝色的冲击力太大,倒忘记顾虑自身的安全问题。

  这一切都发生在萧琛枫那声呼唤刚刚落音之时,快得等不到萧琛枫掠下台来,两人已站立台上。

  “有刺客”,反应过来的御林军和侍卫冲上来将台上围住,一则因司马绝身上过于浓烈的血腥气,二则怕误伤太子,只能远远包围着。

  皇宫周围观灯的百姓纷纷四下逃窜,踩伤跌伤者无数,惊叫呼救声嚷成一片,更多的御林军和清教专门安排保护皇帝的侍卫从四处赶来,但此时,唯有更添纷乱而已;纷乱漫延开去,由北及东向南,顺着一路花灯扩展到言梁大半个都城;也有胆大的,没走开,逆流而上,到皇宫门前,寻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更大地惊喜。

  萧琛枫和萧琛枞也急掠而至,同样不敢靠近,两人站在十四王萧琛林几案旁;萧琛林浑然无事之模样,尚在自酌自饮,悠闲得紧;成渊帝和玄虚也没动,均是一脸铁青;成渊帝的后宫嫔妃和太子的妃子侍妾们尖叫的尖叫,昏倒的昏倒,由赶上前来的宫女侍卫们护着急撤。

  “我是袁锐,你可看清楚了,你一直不择手段加害的女子长得是何模样。”这句台词是袁锐在心上盘旋N久了滴,简直不吐不快。

  “锐儿,不可胡闹”玄玥站起身来低喝

  “师父”,放开司马绝,返身扑进师父怀中,蹭着师父的胸膛,有师父真好,还以为师父生自己气了呢

  

第二十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