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1)

    “太子总害我”撒娇的语气,将一桩桩生死之事讲得仿如跌了一跤般之随意。

  “皇弟,是怎么回事”成渊帝威严的声音响起,帝王的威严受到严重挑衅,饶是成渊帝般老谋深算之人也沉不住气,见事有转机,不失时机地开金口。

  “回皇上,这是臣弟之小徒袁锐。”

  玄玥把袁锐扶正,回身朝成渊帝躬身道,没有畏惧成份,能失去的二十多年来尽都失去,但,这个小徒儿,皇兄,你再不能从我手中将她夺走。

  “民女袁锐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袁锐对着成渊帝福了一福,没法子,为了师父也得这么做,不过跪拜吗,嗯,还是不要啦,跪天跪地跪父母跪神佛就是不跪人,九五之尊又如何,又不是他的臣民。

  成渊帝也不恼:“说说看,道底是怎么一回事。”

  袁锐心中暗骂老狐狸,虚伪透顶,发生在自己身上之事恐怕朝野尽知,还在这装个没事人似滴,哄谁呀:

  “民女只是想让太子有个机会见见民女,再确定要不要继续加害民女。”

  “锐儿”萧琛枫极度担忧的声音,震惊、意外,一连串的变故让他一时无法接受,这个是那曾在他怀里百般娇柔的女子,皇兄的生死自然不关己事,但父皇,一直是心中神明般的人物。。。。。。。何况,立正妃,都得父皇下旨。

  “袁锐”第一次见面的师伯玄虚越众而出,道骨仙风的道长脸上隐有怒容,站在师徒二人身前。

  袁锐可不买账,师父是极好滴,师伯吗,没相处过,不知道:

  “又不是要他的命,紧张什么。”

  说完回眸看向司马绝方向,嫣然一笑,极尽妖娆,似满空的烟花骤然盛放,绚丽夺目至极,周观之人莫不呼吸一窒,带着那绝代的笑离开师父,款步走向司马绝,将成渊帝晾在当场,主位的成渊帝沉默不语,看着袁锐面色愈发阴沉。

  司马绝紧执她手,二人并肩而立,云淡风清,四周的灯火都比不上女子无双的艳光。

  那一日,辉明锐后史如是记载:成渊十九年正月十五元宵灯会,锐皇后二度现身言梁,其保镖为索魂阁阁主司马绝,嫣然一笑间,极尽妖娆。。。。。。是日,因锐皇后现身造成的混乱踩死者十余人,踩伤者不计其数。。。。。。

  “司马绝”从未感受过的绝顶高手压力让清教掌教玄虚明白了黑衣男子的身份,踱到两人身侧,目光如炬,紧紧盯住索魂阁阁主。

  随着这声“司马绝”出口,场中除了萧琛枫外,俱都一惊,连极少动容的玄玥也不例外,十四王萧琛林若有所思地看着黑衣男子。

  “正是本尊”司马绝冷声道,身边的杀气陡增,浓烈血腥的死亡气息笼罩全场,离得近的侍卫和御林军仓皇后退,刺激得玄虚的清阳气机自然散发,周遭压力更甚,侍卫和御林军再退。

  首当其冲的太子萧琛榆若不是有乘隙摸过来的七王萧琛枞护着,估计不被吓死也会被两大高手的气场压迫而死,十四王萧琛林仍是静坐不动,酒是不再喝了,春水凤眸难得地清亮,眸光灼灼地看着站在小师妹身边的黑衣男子。

  萧琛枫脸色越加苍白,至始至今,伊人的眸光就未曾看过来。。。。。。

  袁锐反握紧司马绝,轻道:“你打不过他?”

  此时,倒是很为他担心,貌似太晚啦,不过某司马可是保证过没事的噢

  司马绝蓦地放松,杀意回敛,看向她展颜一笑,笑容灿然眩人眼眸,噬血狼眸里火花熊熊,优美的薄唇轻启:“或许不用打,虽然我很想与他交手,但,不是今天”

  袁锐放松,再冲他嫣然一笑,笑颜绝世无双。

  两人兀自言笑盈盈。

  “袁锐”玄虚唤道,声音里有忍不住的怒气:“到你师父那去”

  袁锐看向玄玥,后者对她微微一笑,袁锐轻轻摇头,玄玥仍是微笑不语,笑容里一如既往地满是宠溺。

  “到这来与太子叙叙旧也有问题吗。”这帮人也忒小题大作啦,如果要杀他,十个都死了,索魂令出从无活口没听过吗,嗯,貌似某女就是索魂令下的活口。(人家那次索魂令出是为了救人滴)

  玄虚老脸有点挂不住:“袁锐,听话”声音里尽是严厉。

  是时,司马绝忽尔仰天长啸,宫墙顶和街面上突然涌出许多黑衣银面的索魂阁众,人数之多,令人咋舌,袁锐大吃一惊,索魂阁的实力再次让她叹为观止,难怪能纵横整片大陆。

  “我不喜欢他对你说话的口气,杀杀他们的锐气。”淡淡的话语,谈笑间樯橹灰飞烟没的气势。

  转而对玄虚道:“不要逼她做她不愿做之事,信不信今日我索魂阁与你辉明皇室来个玉石俱焚。”

  势在必行之意,睥藐天下。

  黑衣人众现身后,现场也清理得差不多了,袁锐看到了一直隐于人后的萧琛林,后者朝她笑笑眨眨眼,袁锐由于索魂阁众现身而提起的心一下子又放了下来,小师兄一直都很特别,特别到不需想不需问,他就是最安全的人。

  奇怪,此时偏偏不去看向萧琛枫,是不忍面对他恼恨担忧的眼眸吧,还是怕所有的决心于那浓情中瞬间瓦解。

  玄虚气得老脸通红,立在一旁说不出话来,没有人想到索魂阁阁主冲冠一怒为红颜。

  萧琛枫则是心痛到麻木,欲上前,面对那熟谂于心于骨的容颜陡生怯意,在亲情与爱情间毕竟是自己几番犹豫,可以奋不顾身地为她去死,却不能帮她摆脱被屡次谋害的遭遇。

  成渊帝再次开金口:“那你想要如何?”

  局势越来越诡谲,初时只是碍于玄玥和枫儿的面子,才没将那不知礼数的女子拿下,没想到她身边的冷面男子居然是天下最神秘莫测的索魂阁阁主,以一国之力抗索魂阁倒也无所畏惧,但此时皇宫周围御林军也不过五千之众,对付几百个训练有素杀人如砍瓜切菜般的索魂阁杀手怕是力有不逮,成渊帝有些庆幸刚才没有贸然行事,何况玄玥断不会让自己杀了她,枫儿更是不肯,嗯,老狐狸成渊帝已有了计较。

  

第二十一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