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2)

    看来现代的公关技巧在古人面前还是派不上用场,袁锐索性也不再努力,走到琴边,一首接一首的抚着琴,一首接一首地唱着曲,司马绝也不说话,将酒挪到袁锐身旁,一碗接一碗地喝着,也会在袁锐间歇时递上一碗,两人还真如多年老友般融洽默契。

  也不知唱了多少,喝了多少,袁锐始终没醉,自己走回房去,洗漱安寝。

  袁锐回房后,司马绝仍是在喝着,萧琛枫的人已追查到那日落脚的小渔村,追至栖霞岛也不无可能,从对他们两人的接触来看,只怕袁锐不会任由自己摆布,这样的女子,时聪慧,时激烈,时柔情,时绝决,绝不是任何人能控制住的,逼得紧了或许连朋友都没得做,朋友,想到这司马绝摇头苦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陇西城内,自己追查阁中两个背叛的长老,结果在参将府遭到暗算,虽奋力杀死两大长老和与他们勾结的陇西参将,但因身受重伤,随身携带的金创药用尽也止不住伤势,拼着最后一丝神志跑到济世堂中,却终因伤势过重昏迷,事后也曾后怕,那日若不是遇到她,或是谁也遇不到,堂堂索魂阁阁主就要命丧陇西,那日睁眼所见的惊世容颜,还有那双毫不设防的纯净明眸,连同被自己用剑指着时小脸上的不甘,眼角滑落的泪,曾多少魂牵梦萦。

  所以索魂阁杀手除了杀人以外又多了一桩任务,探听来自辉明京都的八卦,所以当太子府找上索魂阁时,才有了司马绝的连番布置,探到她中的是三日媚时千里加急,从索魂阁总部调来千年血莲——自己几次重伤都舍不得用之物。

  如果有勇气的话,也许就没那萧琛枫什么事,她就不会出事,是不能直面那双荡尽世间俗垢的清水明眸吗,令天下人闻名丧胆的索魂阁阁主,放眼世间没有不敢杀之人,却没有勇气去追求一个女子。

  松手罢,只要能这样待在她身边,也许就够了。

  辉明京都言梁,腊月二十七,皇宫慕雪宫内,一灯如豆,白衣男子一遍又一遍的弹着那首袁锐教给他的“我心永恒”,泪满胸襟。

  已经十三天了,锐儿,你在哪里。。。。。。

  “枫儿”去枫王府通传的宦官找不到人,想来他最有可能待在这里,未及走近就听到那哀伤的琴声,成渊帝止住随行人等,一个人走了进来,对这个儿子,成渊帝是心怀歉疚的,当年将郑家二小姐赐婚给太子,虽是郑家一力要求,也迫于朝堂局势,但必竟是拆散了一对有情人,两年后一个生龙活虎犹胜往昔的儿子回来,成渊帝也自是老怀欣慰,民间的传闻也有传至宫中,正期待儿子将他的意中人领进皇宫,忽又传来这样的噩耗,想起当年那个曾偎在自己怀里清傲如梅的女子,一时嘘吁不已。

  “儿臣参见父皇。”萧琛枫终是感觉到成渊帝的存在了。

  “这没有旁人,只有父子,不必多礼。”成渊帝今日前来是有事相谈,先动之以情,再晓之以理。

  “谢父皇。”萧琛枫起身,立于成渊帝身旁。

  看着园内的梅花,人不在花依旧:“枫儿,你可曾怨恨父皇”成渊帝悠然叹息

  “枫儿不敢。”

  “是不敢,不是没有”不待萧琛枫回答,成渊帝接道:“今日不谈此事,父皇有一事相询,安西王冯震请求父皇将朝阳郡主冯语绮赐婚与你,父皇拟在明日百官宴上下诏,你意如何。”

  “不可,枫儿已有意中人。”萧琛枫一口否决。

  “是那叫袁锐的江湖女子,她已经死啦,冯语绮品貌皆优,家世显赫,配你有何不可?”成渊帝怒道,枉费我一番心思。

  “就算她死了,儿臣也绝不另娶!”顿了顿又道:“说起江湖女子,父皇,儿臣的母妃也是江湖女子。”萧琛枫愤怒之下,又自称“儿臣”。

  “你——你愿也罢不愿也罢,明日赐婚旨意都会下。”成渊帝帝王的尊严受到伤害,早就忘了此事初衷。

  “既是如此,父皇你何需询问儿臣,只等明日下了诏书就是,呵呵呵。。。。。。”萧琛枫怒极反笑,“只是若要儿臣与那朝阳郡主成婚,就抬着儿臣的尸体去。”再也承受不住这帝王家的虚情假意,锐儿,你等着我,我们很快就会相见。

  望着面前状如疯癫的儿子,听着那凄怆绝望的笑声,看到那绝世的面庞因那诡异的笑而泪流满面,成渊帝终于想起自己的目的,适得其反啦,想到儿子对那女子的一往情深就如同二十多年前的自己,心下长叹一声,摆摆手,止住萧琛枫的狂笑:“既是你不乐意,父皇去回了安西王爷就是,枫儿,安西王是朝中重臣,世代忠良,手握重兵镇守西疆,你母妃早逝,朝中不象别的兄弟有靠山,父皇只是想在百年之后你有个安身之地。”言毕喟然转身自去。

  望着成渊帝有些萧瑟的背影,萧琛枫喃喃自语:“父皇,枫儿和母妃一样不怨恨你,从来都没有怨恨过。。。。。。”

  “锐儿——”白衣男子仰天长啸,声传数里。

  远在东部海岛上的袁锐心中轻痛,忍不住颦紧双眉,一颗晶莹的泪从眼角滑落,渗入头下的枕中。

  窗外,黑袍男子临风而立,天空中乌云密布,海面上波涛汹涌;暴风雨就快来了。

  

第十七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