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多情却似总无情(1)

    宿醉让袁锐一通好眠,已至未时,袁锐方从床上挣着起来,就着早已冰冷的水洗漱一番,哑嫂将午膳端上,撤走未动的早膳。

  屋外乌云压顶,天空惊雷闪电,海面怒涛骇浪,椰林被台风卷得东倒西歪。

  草草用些膳食,袁锐回想着昨晚的场景,总觉得自己漏了些东西,遂拿起纸笔将这些时日发生的关键人、事、地点写下,前几日的重点在确定司马绝的身份和揣度他的立场上,必有些东西是给自己忽略了的,反复思索良久,袁锐有所了悟,就算暂时不能离开,有些事也得弄个清楚明白。

  刚接近司马绝寝房,屋内传来女子妖媚如骨的喘息声,袁锐一顿,随即满面通红,经过新州三日媚事件,房内正在上演的戏码已是不言而喻,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呆立当场。

  房门豁然打开,司马绝倚在门边,苍白优雅的脸上激潮未褪,那双冰冷噬血的狼眸蒙着层淡淡的光晕竟说不出的性感魅惑,灰色的睡袍松松的搭在身上,敞露的胸腹上布满纵横交错深浅不一的伤痕,除却那些伤痕外,这其实是具完美的男子躯体,骨骼匀停肌肉条理分明,标准的倒三角完美的黄金分割,却又因那伤痕凭生出浓郁的神秘气息。

  “你找我”嗓音也不复平时的冷冽,带着浓重好听的鼻音。

  这样的司马绝袁锐从未见过,错觉,一定是错觉,小心脏不由自主地急跳,脸晕红着,视线却挪不开去“嗯”,完全是下意识的神经牵动;也是,死神忽然化身爱神,任谁也不能正常反应,可不要鄙视某女哦——爱与食色是两回事。

  司马绝一笑,如骄阳陡然间从乌云后乍现,四周阴霾尽去,袁锐抬头望望天空——还是浓墨般的乌云,层层叠叠。

  司马绝朝身后挥挥袖,一身粉衣的妖媚女子姗姗步出,经过司马绝身边时依依不舍的拧了拧他的美臀,风情万种地擦过袁锐走出院门。

  “你打算一直站在这?”司马绝掩好睡袍,笑容敛去,神情回复一贯的冰冷。

  袁锐恢复常态,随他走进房内。只是有些好奇,这可是大白天耶,眼随心动,看向他,司马绝又是轻笑:“这种天气。。。。。。。”

  话只说一半,袁锐已是面红过耳,司马绝斟了杯茶,递给她,袁锐想起刚才的妖媚女子,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

  “放心,没人用过,除了你,没人在这饮茶,用膳,过夜。”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只是这最后的用词,貌似太暧昧了些,袁锐不由又是一阵耳热。

  “你是索魂阁阁主。”袁锐终于能控制自如啦,嗯,反应太慢,昨日听到他自报姓名时没反应过来,今日才想起陇西城中师姐似乎概述过索魂阁的大致情况,提到过阁主叫司马绝,只是袁锐对此等传奇人物没什么概念,没想到自己还真是中了头彩,救的居然是个恐怖组织的老大本拉登之流。

  “喏”司马绝肯定

  袁锐觉得应该大大滴鄙视自己一番:你丫的毫无是非观念,生活在杀手群,朝夕相对的是天下人谈之色变的索魂阁阁主,竟无半点憎恶之心,还将别人当作朋友,一起游泳,一起吃饭喝酒,还妄图用世俗儿女情事去打动他——但是,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子,真的就是世人口中的死神么,他对自己的用心,还有这世外桃源般的小岛,心内迷茫而挣扎:

  “你不会凑巧碰到我,再凑巧解了我中的奇毒吧。”疑惑还是要解开滴

  “不是”司马绝很配合,不想撒谎,也不愿,一生,总会有一个人让你感觉不同吧。

  “是太子,药是不是你们下的”这才是重点,用这种毒药害一个女子,丫的忒歹毒啦。

  “太子府雇佣索魂阁是要防止用毒失效,如果你没中毒或是你中毒没死索魂阁才会出面。”司马绝不是为自己辩解,陈述事实是不想袁锐误解。

  步步为营,万无一失,简直欺人太甚。饶是如袁锐这种自小生活在阳光下长在花丛中的五好青年也心生恨意。

  要怎么办,自古无情帝王家,轼父篡位,手足相残,自己终还是越陷越深。爱一个人而矣,难道无论现代还是古代,要一份纯粹的爱都是这么难么。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只是所有的准备都没有现实来得残酷。

  “我带你回去,等这几日台风停止后我们就启程。你得答应我,回到言梁你不能住到济世堂或枫王府,如非必要,尽量不要让人知道你还活着,因为在世人眼中你已经死了。”司马绝的这番话终于还是说出口,或许冷情一生,心中所有的柔软都是为了她,等待她的出现,从而得到释放,那么,管它前路有什么,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只要她想,就都去为她做罢。

  戴上索魂阁特制的精巧面具,袁锐变身一个皮肤微黑浓眉大眼的俊俏后生,面具制作精良,戴在脸上完全没有不适之感,最主要的是没有瑕疵,一言一笑尽皆自然,宛如天生,心中感叹难怪索魂阁能神出鬼没,光这炉火纯青的易容术要追查起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穿男装对袁锐来说驾轻就熟,古时女子鲜见的172公分身高穿男装正合适,貌似这身高一直在增加,袁锐有些无奈,不过回到现代就没有这么扎眼啦。

  门开处,司马绝也收拾停当,面具与袁锐有几分相似,两人扮作兄弟俩,身份是东海商人,六个索魂阁杀手扮作随从。

  临行前,袁锐在梳妆台一通好翻,终于给她找出一瓶龙涎香,对着司马绝一通喷洒,司马绝佯怒,袁锐笑着跑开去:“味——”

  是啊,模样可以轻易改变,那种特殊的气息是很难掩盖滴。

  前几日刮台风,两人整天待在屋内天南地北的瞎聊,那日曾惊鸿一现的粉衣女也不曾再见过,瞎聊中,袁锐发现很多司马绝私人秘密:比如他其实挺能聊的,知道得也很多;他不常笑,不过笑起来非常迷人;酒量和酒品都极好,袁锐认识的人中应是酒量最好的一个等等、等等。居然让袁锐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轻松也很愉快,就象邻家可亲的大哥哥。(索魂阁的一众杀手们若有知一定要吐血,索魂阁阁主呀,形象何在啊)

  

第十八章 多情却似总无情(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