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此世谁人能共鉴(1)

    枫王府,听完疾风回报,萧琛枫怒火填膺,往事潮水般涌来一幕幕让人气也透不过来:

  七岁的萧琛枫从太学回到暮雪宫,“母妃,今天作的诗太傅又夸了我呢”,见他进来,躺在榻上的梅妃苍白的面孔上浮上淡淡的笑:“枫儿乖,枫儿是最好的,枫儿自己先玩一会,可好!”,“母妃,父皇今天会来吗,枫儿要拿今天的诗作给父皇评呢。”七岁的萧琛枫充满希翼地问道,梅妃脸上的淡笑隐去,强撑着道:“你父皇近日朝中事忙,怕是不能来了,太傅会告诉他的,枫儿乖,自己去玩。”“可是枫儿好久都没见到父皇了呢。”回答他的是梅妃一阵剧咳。。。。。。

  太子殿内,五岁的萧如瑶不小心将太子萧琛榆书桌上的墨撞泼了出来,一个五指印落在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上“贱丫头,和你娘一样的贱。。。。。。”“你说谁”八岁的萧琛枫正好到太子殿寻找妹妹就见到这一幕,“说的就是你们,贱女人生的贱种,也不知母后怎么会收留你们”,“你。。。。。。”冲上去一阵撕打,但八岁的儿童如何敌得过十二岁的少年。凤栖宫内,皇后郑佩洁端坐凤椅上,十二岁的太子萧琛榆兀自愤愤不已“母后,本来就是,他娘是江湖上的狐狸精。。。。。。”“榆儿,你这样可有太子应有的言行举止,自己到静心房思过十日。”凤椅上的皇后看到萧琛枫青肿的脸上愤恨地目光也不由心惊,赶忙喝止。。。。。。

  成渊十六年春,成渊帝赐婚:丞相二小姐郑清颖赐婚太子正妃十日后大婚;二公主萧如瑶和亲西疆流焰国太子妃一月后启程。一日之间,二十岁的萧琛枫痛失两个曾最亲近之人,伤心欲绝之下,请旨护送和亲队伍,从此滞留流焰国,所幸流焰国太子对自己妹妹极为宠爱,本不想再回辉明京都,父皇几番催促都给搪塞回去,无奈今年秋后,皇后突然修书并附发簪一枚,自是识得是与郑清颖定情时所赠之物,几番踌躇还是回到这是非之地,终是放不下卷了进来。只是袁锐何其无辜,难道自己这一生连个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

  “皇兄,你欺我太甚”

  “疾风,备马,安西王府。”还得弄清冯宇文是否参与此事。

  京都安西王府,冯宇文迎出:“八王爷,不去晓晨别院探望佳人么。”一副无事调侃的模样。

  “冯世子,日前相邀溜冰之事,可是你的主意?”萧琛枫也不拐弯抹角。

  “是舍妹的意思,你知道我西疆无此胜景,舍妹早就吵着要去,怎么,你不会是因为一个意外就兴师问罪吧”冯宇文仍是调侃的语调,让人难辨真假.

  “意外!哼,你与虞江呤是至交好友,你去济世堂问问可是意外。”萧琛枫冷笑出声,真亦罢假亦罢,若是他所为,也绝不轻饶。

  听到这里,冯宇文才发觉事态严重起来,于是对萧琛枫道:“此事有蹊跷,容我些时日,必会给八王爷一个交待。”

  萧琛枫本也不相信他参与此事,但肯定会与他有点干系,听他如此承诺,自是不便相逼,遂道:“本王静候世子佳音,告辞!”

  晓晨别院冷月轩,午后,桑独舞见萧琛枫进来,起身福了一礼就先行离去,怜儿也在奉上香茗后离开,室内唯有袁锐与萧琛枫二人。

  “锐儿”又见到那双明眸了,真好,萧琛枫不请自坐到袁锐床边,将她轻轻扶起靠在怀里,青草混合烟草的男子气息也将她深深包裹起。

  袁锐一时还不适应如此亲昵的称呼和举止,有些恶寒,一把将他推开,“锐儿”秋水凤眸里满是受伤,好不楚楚可怜。袁锐可不吃这一套:“打住,我们很熟吗?”萧琛枫精致的面孔立时有发白:“锐儿,你可是在怪我,对不起。。。。。。”

  “我说的不是这个,叫我袁锐,还有——坐那边。”指指先前桑独舞坐的放于床边的绣花软椅。

  闻听伊人不是为那件事,萧琛枫精神重又振作起来:“不要,我就坐这。”言罢仍是蹭在床边,伸出手拥紧袁锐:“不叫你锐儿叫什么呢,我想想,嗯,小锐、锐锐、宝贝。。。。。。”

  越说越不象话,真是败给他啦,袁锐无奈:“停——,就如先前那样吧,唉,我说你能不能松手,我气都喘不上了。”

  “哦”初战告捷,萧琛枫依言手松了些,但还是保持相拥的姿势,袁锐也无可奈何,在这床上挣扎,貌似太暧昧了些。

  “兴鑫阁那边可有消息。”袁锐神志还是清楚滴,尽管美色当前,还是不能乱了分寸是不是。

  “呃,没有,现在大雪封山,往来路径都已封死,没那么快,有消息我会及时告诉你。”伊人不再拒绝让萧琛枫心情大好。

  “那个——你喜欢我。”袁锐有事需要确定,没办法,理工科生的通病,逻辑思维的中毒者,凡事讲求前因后果。

  饶是萧琛枫平素狂放不拘,但毕竟对方是自己心仪的女子,听她用如此直白的方式问出这种可意会不可言传之事,面上也是一片绯红,沉呤半响方才闷声道:“若你同意,我会请求父皇赐婚。”

  虽没有正面回答,但答案确是肯定的,袁锐接道:“这个以后再说,下面我说的你可要考虑好了再回答”深深地看了萧琛枫一眼,方才接道:“我跟你说过我要回家之事,你也知我的家乡在很远的地方,如果回去,我是不可能再回到这里的。”这番话袁锐说得极慢,有一个假设,但条件成立的结果却是确定无疑的;有一个问句,虽没有问出口,但意思很明确:到时你该如何自处?

  四目相对,良久,萧琛枫放开袁锐,站起身来,踱到窗边,背向袁锐,望向窗外园子里,稀疏的雪从天际洒落,没有前几日的纷纷扬扬之态,目光能清晰的追逐片片飘雪,直至融入园内的一派素洁之中。。。。。。

  袁锐也不说话,合上眼,安静的斜靠在床上。这个答案,袁锐不急,也无从希翼,每一种选择,都有多种可能的过程和结果,从现在来看,说什么都太早,心是动了,情能不能陷却是未知。。。。。。

  

第十三章 此世谁人能共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