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问世间情是何物(1)

    “是吗。”桑独舞有些不信,大师兄神色如此憔悴,怕是自己师妹没什么,但那八王爷呢,还有这玉佩:“小师妹,你可知这玉佩有何意义。”

  不待袁锐回答又接道:“这玉佩是每个皇子出生后成渊帝请名匠所刻,是皇子身份的像征,见玉如见人,坊间传言若要赠于女子,必是其正妃人选。”

  说到这美目注视着袁锐,看到袁锐一脸的不敢置信,方能确信师妹是真不知此事,在陇西时还当她二人情投意合私定终身,自己也就罢了,就算看到大师兄有所反对也不掺和,想着只要小师妹开心就好,现在看到师妹的反应一时想说的就反倒开不了口。

  袁锐是真的不懂这些东东,原只以为萧琛枫赠玉是随心所为,只是给自己一个找他的信物,自己也没打算一直留着原是要还给他的,没想到有这么复杂,只是今日不是纠缠此事的时候,还是按行前所思告知师姐吧。

  “师姐,我一直都想跟你讲来着,其实我不是孤儿,我还有父母亲人,只是我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如果回去,就再也不能回到这里,我不知出谷时师父是怎样交待你的,也不知师父这次书信的内容;但是我找萧琛枫确实是为了回家,萧琛枫认识的某个人极有可能是我家乡中人,我只想回到自己的家,和家人待在一起。。。。。。”

  说到后面,嗓音哽咽,神情凄楚哀伤,瞧得桑独舞又是怜惜又是自责。

  “小师妹,师父只是要我陪你游历,你喜欢到哪我们就去哪,至于这次师父来信也是让大师兄我们三人不要横加干涉你的事,师父说你自会有主张。”难怪师父会一直叫自己陪同小师妹,开始只道师父特别喜欢小师妹才会如此,只是他们为何不明说,想来是小师妹的身世还有些隐情,能说时小师妹必会对自己说,必竟这近两年来她对自己的亲近和依恋是发至肺腑的,自己可是感受得分明。

  “师姐,我不想做什么王妃之类的,也没想过要嫁人,我只是想回家,只是情之一字不由人,若哪天我喜欢上他,也是天意。”暗咽数声后,袁锐接道。

  心中是有回家的执念,只是此去二人不可能没有接触,就那丫的用心与自己面对他时的失控,会爱上他也是不无可能滴,人还是现实一些的好,客观于人于己都好,再说也得彻底打消大师兄的念头不是,回现代是必然的,没有这个执念,自己在这古代怕是一天也过不下去,至于为了一份感情而滞留在此是袁锐从未曾想过的,毕竟在现代,这都是神话,神话与袁锐这种理智动物是无缘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桑独舞自是无话可说,虽在心中为大师兄默哀,但情之一字确是勉强不来滴,就像自己,尽管二师兄对自己千般的好,但心中始终只当他兄长一般的敬重着。。。。。。但有些事还得提醒小师妹:

  “小师妹,你可知朝廷而今的局势,成渊帝子嗣众多,太子之争一直是朝堂重戏,而今虽封三皇子萧琛榆为太子,但其自幼体弱多病,加之性好渔色,群臣中威性并不高,只因他是皇后所出,皇后又是当朝丞相胞姐,大皇子、二皇子又都逝,所以才封他为太子,但难保不一朝废除;其他几位皇子呼声最高的有七王爷萧琛枞,也是皇后所出,此人十岁从军,而今已是手握辉明四分之一兵权的南疆主帅,只是无意皇位,只想在南疆做个逍遥王爷,但成渊帝对其极是倚重;还有就是八王爷萧琛枫,才情武功都是上上之选,他的母妃梅妃在世时原是成渊帝最宠爱的妃子,只是他为人不拘小节,风流狂放,在朝中却也有一帮朝臣支持着;另就是原在落英谷你认识的萧琛林,自幼封为十四王爷,芹妃所出,芹妃闺名欧阳玉芹,是震威将军欧阳擎(握辉明三分之一兵权)独女,成渊称帝后感震威将军欧阳擎辅助其登基有功,纳其女为妃,虽说欧阳家功高镇主,但世代忠良镇守北疆,冥苍军闻风丧胆,成渊帝虽惧惮也无可奈何,萧琛林出生时传言他母妃梦龙入怀,降生当晚五彩祥云绕宫,异景频生,百姓都说是真龙降世,而他本人自幼聪颖过人,只是由于欧阳家势力太过显赫,他年纪又轻加之自幼在清教习武,反而没有上述二人得到成渊帝喜爱。大师兄的济世堂的和清教自是支持萧琛林的,你现在明了大师兄与二师兄为何不喜你与那八王爷来往了吧,毕竟双方各为其主,师妹你自己斟酌吧。无论你决意如何,师姐都支持你,那些都是男儿家的大事,我们是女子,可以不必理会这些的。”

  一番话说得极其简单扼要,面面俱到,说完之后桑独舞也是长抒一口气,闷在胸中一个多月的情绪终随这番话得到了释放。

  袁锐却听得头痛无比,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这些真与自己相干,不过是认识一个帅哥而已,这都还没和他怎么着呢,有这么复杂?同时也很佩服自己亲爱的师姐,瞧她憋得那样,这些话一定早就在她心中盘旋了吧,只是不了解自己的心意就始终没说出来,要不是师兄们她可能一直不会说出来罢,心中真是感动得无以复加,遂走上前去轻拥着桑独舞,低声道:

  “师姐,我不能给你保证什么,但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出伤害师兄和师门的事,你不要担心。”

  “嗯,师姐不担心,师父说过你只是不太明白人情事故,但你很聪明,会解决好的。”

  师父还真是看得起我啊,他躲在谷中,也是怕沾上这些事非吧,想来也是,如师父那般出尘之人,还是待在谷中的好。

  离开寒星轩后袁锐本想到梅园去出一会神,顺便再消化消化这两日的种种,刚转进通往梅园的小径上,怜儿那冒冒失失的声音就传进耳来:

  “小小姐,小小姐,有人来访。。。。。。”还是那样跌跌撞撞的跑将过来。

  “是谁。”袁锐第一个想到的是萧琛枫,不由一阵耳热心跳。

  “不知道,没通报姓名,是一个很美的女子。”怜儿如是回道。

  女子,貌似自己认识的美貌女子也只有师姐一个,在这京都,认识的人除了昨日快意楼见过的以外,就都在这别院内了,会是谁,难道是昨日醉月亭里的红衣女子,嗯,倒也不无可能,争风吃醋吃到晓晨别院来了,还真是得去见识一下。

  争风吃醋是没错,只是另有其人,吃的还是陈年老醋。

  

第十一章 问世间情是何物(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