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2)

    深夜,长街寂寂,茫茫的风雪中,萧琛枫抱着袁锐缓缓而行,仿是春日踏青般闲适惬意。

  他是故意的。出得宫来,本来急掠而行的萧琛枫脚步突然放慢,袁锐正欲出声询问,就听得风雪中除了萧琛枫外,有隐约的脚步声,就这么不曾现身地一路跟着,袁锐略一思索也就明了,必是济世堂大师兄安排来找她的人,想是大师兄还未赶到而自己明显没什么损伤,于是来人按兵不动,只是跟着。袁锐不知是恼是喜,喜的是大师兄是真的对自己很好,恼的是这丫的存心在这么多人面前轻薄自己。(貌似某女也不是第一次让人轻薄啦)

  更没想到的是。。。。。。

  在快到晓晨别院门前时,大师兄正急步赶来,袁锐那声“大师兄”尚未呼出口,萧琛枫横抱的姿势立变,变成两人相拥而立,一个吻骤然降落,快速准确地落在袁锐张开的唇上,不同于慕雪宫内的轻蜓点水,而是深深地吻,辗转反复深入浅出,湿润温滑的舌逗弄着袁锐的丁香小舌,唇与唇相互撕磨,玉齿轻噬,仿佛要将袁锐体内的芳香与空气一并吸走,袁锐只觉脑中空白,心跳如雷,全身的血都往脑部涌去,呼吸已是不能,挣扎亦是不能,如是不知过了多久,只到袁锐快要窒息,那唇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并松开禁锢,留下风雪中急喘的袁锐,扬长而去,远远传来满足的长笑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江吟兄,你的小师妹,我萧琛枫是要定了……”

  狂风卷过,男子的誓言随风而去,袁锐终是回过神来,看着一脸黑线的大师兄脸上的震惊和愤怒,还有沉重的失落,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大师兄,我。。。。。。”

  “进去吧,外面风大。”虞江吟仿如什么事也不曾发生一样走过来牵住袁锐的小手,将袁锐带进屋内,一直走到袁锐安寝的冷月轩,只是隐隐的轻颤透过指端传到某女的手中,如一根微小的刺在心上轻扎了一下。

  “大师兄,我。。。。。。”不经情事不代表是白痴,满腹的中外名著让袁锐很敏感男女间的异样情绪,就如自己、萧琛枫、萧琛林、大师兄,只是此种纠缠不是自己的期许,可是如何才能说清啊,面对被自己敬爱如兄长的大师兄,袁锐很想跟他解释清楚。

  “有事明日再谈,早些安歇吧。”望着那隐入风雪中仍然笔直却难掩失落的背影,袁锐心中还是很不安,也很不开心。

  MyGod!这一天也太混乱啦,貌似每次见到某男都如坐过山车般跌宕起伏,无比混乱,不想啦,睡觉才是正事,管他的,天蹋下来还有高个的顶着呢。

  只是,一夜都纠结在那美得祸国殃民的男子身影里,还有那猝不及防的两个吻中,唇齿腔的记忆犹新,仿是睡梦中仍在激吻。。。。。。

  中毒啦。醒来第一个意识就是,中的还是世上最为可怕的情毒,起身坐起,无数的描写“情”之伤人的诗词句子掠过脑海,“深呼吸,淡定,淡定。。。。。。。”

  怜儿见她起身,知道小小姐有睁眼必起的习惯,赶紧过来帮她梳洗。

  看到怜儿红肿的双眼才想起昨日把她一人扔在了快意楼,不禁心生歉意:

  “怜儿,昨日丢下你一人,你是如何回来的。”

  “是公子将怜儿带回。”袁锐不喜人自称奴婢,因而别院内的下人与她对话时都自称姓名。

  “那,公子可有责罚你。”师兄找不见自己,必是将她责罚了,下次可不能这样冒昧,还是要解开师兄们的心结要紧,就他们这样没事会生出些事来。

  “公子没有责罚怜儿,怜儿是自个哭的。”小丫头说着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侍候小小姐没几天,但小小姐人极好,长得又极美,跟自己这样的下人说话一点架子都没有,还常跟自己玩些新鲜的游戏,见她不见了还真是好好的哭了一通,公子见她如此,也就不再责罚她,最重要的是一觉醒来,小小姐好好的睡在了房里,虽说不理解为什么八王爷带走小小姐公子会生那么大的气,但主子们的事做下人的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再说了什么都比不上又见到小小姐的好。

  袁锐也是很感动,自己自到这异世之后,所遇之人莫不是都对自己极好的,虽说在陇西出了点小小的意外,但那杀手最终也没对自己怎么样。

  一翻的洗漱后,纷乱的思绪终是平静下来。

  “小小姐,三小姐吩咐过若你醒后到她房内去一趟。”怜儿在她发间插上一支白玉梅花簪,瞧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说道,小小姐不喜佩戴首饰,耳上连耳洞都没有,自己初见时也很吃惊,珠琏手镯玉坠之类寻常女子之物一概不要,这玉簪是唯一肯戴之物,不过这一点都无损她的美貌,浅绿色的罗衣长褂裹着修长的身躯,纤美窈窕,弥漫着灵气,举止淡然自若,清逸脱俗,不禁又是每日必做之事,情不自禁的低赞:

  “小小姐,你真美。”

  “小丫头,每天同一句你不累我听着都累。”袁锐失笑,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容貌不是绝顶的美,只是气质与古时之人有些不同,气质是一个人的灵魂,若一人气质极好长相平凡些也是可以让人赏心悦目的,何况自己五官还算不错。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园内的人都是这样说的呢。”怜儿不依道

  “我到师姐房内用早膳,你收拾完房间再来寻我罢。”不想在这等无聊的言论上再费口舌,袁锐出门往师姐房里行去,雪还在下,地上的雪辅得怕是有两尺深了,还好有早起的下人们已将石径上的积雪铲除,走起倒是不困难。

  刚进入寒星轩就见师姐立于院中,手里握着一方白绸,质地很象落英谷中常用来书信的白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过袁锐既然下定决心挑开此事,也就坦然的迎了上去。

  “师姐,今儿不出门么,是不是师父有信来了。”袁锐指着桑独舞手中的白绸说道,师父来信只是其一,另外就是师兄们不好对自己明说的事,今天师姐怕是要充当说客了。

  “嗯,进屋再说吧。”桑独舞也在小心考虑措辞,既要不违背师父的话,又要让师兄们满意,还真是两难啊,自己躲了这些天还是没能避开这介局面,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看着小师妹高兴地吃着早膳,桑独舞开口道:

  “小师妹,八王爷送你的玉佩还你可带在身上。”开门见山,来啦,袁锐心中暗笑,从怀中掏出玉佩递了过去。

  没错。桑独舞确信。

  “小师妹,你喜欢八王爷么?”还是有事需要确认,师父虽然让自己三人不要限制小师妹的事,但小师妹是自己一直疼爱有加的人啊,总不能看到她有可能会受到伤害而不吱声吧。

  袁锐闻言一诧,想不到温柔婉约的师姐也会这么直截了当,还好路上已将说词大略想过,当下也就不再犹豫:

  “喜欢吗,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也很自在。”这是大实话,没想过在这惹一身情债,尽管心动但还是能克制,那么这就只是普通的喜欢了吧,就象对一切美好舒适之事物的喜欢和向往。

  

第十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