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1)

    那目光深邃专注,妖媚滟潋,犹如一个眩目的旋涡;袁锐不由自主深陷其中。。。。。。忘了师兄,忘了问他原因,只觉得顺着他所说的去做,才是常理是天经地义之事。

  于是跟着萧琛枫坐上皇室专用马车穿过辉明皇宫的重重宫门,来到慕雪宫;冷清的宫内,没有人迹,象长久没人居住的模样,正殿内放有盆新燃的炭火,火中煨有热酒,火盆边的几案上备有几样精致小菜,正冒出丝丝热气。

  袁锐狐疑地看向萧琛枫,后者云淡风清地道:

  “这里原是我母妃的寝宫,母妃逝后就一直空置着,有暇时我会来看看。”语音平淡,参杂一丝淡淡的怅惘;袁锐一时竟无话可说,今日的萧琛枫有点不同,袁锐看不懂也无从猜测起。狂放随性的外表下有一颗细腻周到的心,一切看似无意为之,一切又安排得井井有条,联想到师兄们的紧张,袁锐心中忧喜莫辨,只是直觉身前男子不会伤害自己,这种信任仿佛两人已认识N年,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是从陇西长街上第一次看到他时就有,只是自己从未曾深思。。。。。。

  “你不会打算一直站下去吧,过来——坐下。”萧琛枫已自坐在地面放置的浦团上,右手执壶,斟了两杯酒。

  接过萧琛枫手上的酒,依言坐在他身边,安静的听着边上的男子说着他的过往:慕雪宫,母妃,父皇,和亲的妹妹,母妃逝后由皇后抚养的岁月,甚至于年少时倾慕的恋人。。。。。。袁锐就算再迟钝再不经情事也隐约觉得这男子怕是已对自己生了些异样的情感了罢。

  自己呢。

  谷中青衣少年的身影再次浮上心头,一年时间他怕是长得更高了,对萧琛枫的那份似曾相识有一部份是来源于他吧,也是,他们原就是兄弟,外貌上有五、六分相似,只是气质迥异:萧琛枫慵懒邪肆、潇洒张狂行事随心任情;萧琛林明明是一小小少年却在嬉笑中蕴籍着如远山苍海般的浩缈深远,让人看不清摸不着。

  这些终是与自己无关,自己终是要回到现代去的,面对萧琛枫时的不由自主也罢,面对萧琛林的若有若无也罢,喜欢吗,是有的,只是别的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雪仍在飘,夜色已临,穿堂而过的风携来梅之暗香雪之清冷。

  袁锐一直是个好听众,萧琛枫需要的也许只是一个听众,一个没有世俗之见没有利益之争的听众。

  望着身旁女子清艳纯净的容颜,萧琛枫宁静而踏实,这一生若始终能与之相伴,该是何等的幸运呵,面对袁锐萧琛枫不愿放手也不能放手。在那双清澈的明眸面前,母妃之死,恋人背叛,皇妹远嫁,朝堂明争暗斗带来的伤痛和疲累仿是都得到缓解,变得轻松起来,那双明眸里盛满了了然和怜惜,这种怜惜不会让人反感,而是没来由的凭生出无限柔情。

  守住最初的怦然心动,

  守住而今的相知相惜。

  酒饮得再慢也终是有喝完的时候,地上已辅上一层厚厚的积雪,袁锐和萧琛枫走出大殿来到花园里,乘着酒意面对肆虐的狂风和漫天的飞雪也不觉冷,反让人神清气爽,顿消胸中块垒。

  刚刚还侃侃而谈的萧琛枫此时静默不语,踏雪发出的“嚓嚓”声愈显出暗夜的寂静,静得能清晰的辨出风声、雪声、仿是还有彼此的心跳声,这种静还让空气中凭生出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比室内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让没来得及消化如此极极极品美男对自己青眼有加的袁锐非常不适,于是止步、回身,然后就撞进紧贴身后的萧琛枫怀里,腰旋即被一双灼热的大手环住,清草与烟草的混合气味充盈鼻端,一时心跳如鼓,抬起头来却对进一双璀璨星眸里,想说的话就此忘却,怔忡出神间,一张俊脸在眼前逐渐放大,唇骤然间被两片冰凉的唇覆住,淡淡的酒香味袭来,脑中顿时空白。。。。。。

  萧琛枫一触即放,唇的柔软芳甜虽让人欲罢不能,但还是不能太过,吓跑了她可就得不偿失啦,看到袁锐尚在怔怔出神的模样,不由把她环得更紧,将下颌抵在她发间上,嗅着她特有的发香,低语道:

  “以后除了我以外,不要与别的男子喝酒。”

  “呃。。。。。。”袁锐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可怜啊,初吻就这样没了。

  “你不知道,你喝了酒以后。。。。。。特别媚。”是啊,那清丽纯净中带有的妩媚更让人难以把持,眼波流转间媚态横生,与平时里的清冷仿如两人,幸好只是在喝酒时才会如此,而她那全然不自知的表情就更让人抓狂,所以绝不容许别的男子见到她的这一面。

  袁锐极度无语中,首先,被某丫莫名地吃了豆腐,在自己还没消化好之前,初吻就没了;其次,丫的还是太霸道了,一个吻就限制了自己的自由,貌似两人什么关系都不是吧。只是为什么自己没有气恼反是觉得欢喜甜蜜,还有每次见到他都会心跳加剧算什么?莫不是自己也对他产生了同样的异常,才会对他毫不设防并从未拒绝,这也太快了吧。。。。。。

  “我要回去啦。”被紧锢在萧琛枫怀中的袁锐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么一句,恼怒不起,也不知如何应对此间的暧昧

  “嗯,我送你。”心中其实无限欢喜,她没有拒绝,不是吗,这么说来,她还是有点喜欢自己的,虽是不舍今晚就此分离,但只要她心中有自己,来日方长呀。。。。。仍是将袁锐横抱而起,出宫而去。

  “我自己能走。”袁锐挣扎着,回答她的是更紧的禁锢,力不能敌又不能大声嚷嚷,袁锐只觉碰到这男子自己永远都是不由自主,无能为力,武功智慧全然无用,只能任由他再次抱着自己回去。。。。。。

  

第十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