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问世间情是何物(2)

    咏荷厅内,郑清颖看着款款而来的绿衣女子,有瞬间的眩目更有一种难言的疼痛从心底泛开。

  绿衣女子约十七八岁的模样,高挑的身形没有通常的瘦削之感,而是说不出的美好优雅,双眼灵动剔透,未及走近已觉暗香盈怀,玉成了冰清玉洁的出尘风姿,让人哪怕看上一眼,都会有一种消魂蚀骨的感觉。

  这次是真的啦,从未有过的失落漫上心头,郑清颖心中百感杂陈。

  “你就是袁锐袁姑娘?”

  厅内的女子袁锐不曾见过,年约二十许,修短合度、丰盈窈窕,一袭淡黄色锦衣,衣裙边上是用金线绣着的凤凰、衣饰华贵,眉目如画、粉腮红润、楚楚动人;黄色原是极挑剔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却相得宜彰,越显得肤如凝脂,唇若朱点,很美气质也很好,不过,不认识,对那声不算友好的询问只得道:

  “我是,不知姑娘找的可是我。”未及郑清颖作答,就听得她身后的婢女娇喝:

  “大胆女子,见了太子妃也不行礼。”边说话间边走上前来,貌似要撑刮袁锐,郑清颖轻叱:

  “红菱,不得无礼,退下。”

  说话间环视了一下四周,袁锐明了,于是对着厅内随侍的丫鬟小厮门道声:

  “你们也下去。”

  怏怏不快的红菱也随众人退出厅外。

  众人走后,袁锐也自落座,黄衣女的身份已揭晓,来意也就了然,不变应万变是千古难泯之真理,何况是别人找上门来,无聊,心中狠狠鄙视了一下这位不速之客,这萧琛枫原来的眼光也不咋的,想到自己有可能从这样一个人手中接过接力棒不由一阵恶寒,美则美矣,只是这心性咋是这样滴!无限自大和感叹中。。。。。。

  郑清颖自是不知袁锐心中所想,昨日的不安非得要证实不可,初雪诗会因太子身体不适到得晚了些,没见到心中期待已久的人儿,却听到了那恍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当下心慌意乱连太子如何反应也没心思去看,一夜无眠促使今日下了这个可能毁了自己一生的决定,不,这一生早已毁了,毁在父亲请诣赐婚之时,当时鬼迷心窍,竟然默许父亲的作为,如果自己执意不从,想来父亲也不会勉强,既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你知道我是谁吧,他一定给你说过我们的事,以前他也常这样,与他认识的每个女子都会说起我们的事。”

  郑清颖没有把握,眼前的女子太过沉静,看上去纯净无瑕,却让人捉摸不透,但要捍卫自己在那人心里的地位之心是如此迫切,那颗心除了自己任谁也不能抢走。

  “嗯。”袁锐没有否认,也无需否认,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某男的初恋情人,依袁锐的性情极有可能拂袖而去,吃饱了撑的,没得让陈年老醋泼一身,人家可是很自爱滴。

  袁锐的肯定让郑清颖精神一振:

  “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他便事事顺着我,从不肯拂逆我的意思,就算是在我婚后也是一样,他所认识的女子,只要我不喜欢的,他便不再与她们来往。”

  意思袁锐若想与那萧琛枫继续往来,便得通过某女的把关。

  青梅竹马的结果就是你另嫁他人,事事顺你的结果则是你的移情别恋,至于你不喜欢的女子他便不再来往就更可笑,他不再来往只是因他本来就不喜欢,袁锐暗自腹诽,见过自大的没见过如此自大的,自己可是拍汗血宝马也赶不上啊。

  “是吗。”袁锐的不悦都快盖不住了,也奇怪何事让她如此自信。

  见袁锐情绪有所浮动,郑清颖就更为轻松了些,于是愉快的接着陶醉:

  “你很年轻,他一时会迷恋你也是常理,但你知道吗,他说过这世上我是他最爱的女子,无论他有过多少女子,他的心最终会回到我这里,他也曾说过,无论他还将有多少女子,他的心里始终只有我。”

  呱呱呱,天空飞过无数乌鸦。

  袁锐无语,确实是不知说什么是好,他有过多少女子还将会有多少女子,还有眼前这个自大得无以伦比的女子,貌似都不关自己什么事,一段邂逅两个吻,又不是什么生死契约,犯得着吗,没事说完快走吧。

  “他的玉佩是在你这吧,要不你尽早还给他。”终于说到重点了,袁锐心下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子,赠玉之事原没几个人知晓,她的消息来源不可能是济世堂,便只有枫王府了,还真如书上所述,这朝堂之争还真是无所不用其及呀。

  一个深闺中的太子妃,一夜中怕是对自己与萧琛枫之间的事尽知了吧,这可能还不光是争风吃醋,自己是一无名小卒,但身后可是济世堂和清教啊,清教是国教也就罢了,就昨日发生的事来看,大师兄的济世堂恐怕不只是个医药联锁店那么简单吧,只怕她此行也是太子默许的,毕竟事关朝堂格局太子睁只眼闭只眼由着她,正是各取所需啊。。。。。。

  袁锐的一再无语已给郑清颖理解成默许自己的提议,既然目的已达到,就可以放心告辞了,于是扔出最后一炮,务求敌人全无还手之力:

  “他此次从流焰国回返京都也是因为我,皇后修书给他时,将他曾送我的发簪一并寄出,所以他就回来了。”

  这话袁锐相信,依那人之性情,为个女人是会这么做,只是这句话也让袁锐对眼前的女子多了些同情,她毕竟为的还是私而非公,说倒底,她也只是个朝堂争斗的牺牲品,以前是现在也是,这就是那人为什么放不下的原因吧。

  爱一个人原是没有错,爱了之后再犯些错误只要当事人不计较,也没什么大不了,现代红杏出墙,养小三***多了去了,古人也是三妻四妾的,没什么大不了,只是莫名地不喜她的无知和自大,所以在其临上马车时说了一句:

  “玉佩我会还给他,只是,我就是我,我不是他认识的那些女子。”言罢丢下面孔发黑的郑清颖扬长而去。

  对这场争风吃醋,原只想做个旁观者,还终是入戏了一回,是因为她在说那些话时的自信刺伤了自己吗,那么,对那个人终不是一无所求的了,还真是有些郁闷呀,不知是对人还是对己。

  一夜成名,看来认识美男也不是什么浪漫的事,极品的美就意味着麻烦也是极品滴,树欲静而风不止,想要无声无息从这个世上消失怕是不能够了,得有些思想准备才是。

  要不要仰天长啸来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嗯,貌似没有雨只有雪,也不能称之为暴风雪,自我调侃中。。。。。。

  

第十一章 问世间情是何物(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