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知君用心如日月(1)

    看到急掠进来的袁锐,厅内昂立的某男缓缓绽出一丝微笑,一时百花齐放,冬日掩面而退,些微的青草混合烟草味随风传来,某女小心肝扑通扑通跳得仿佛自有生命;袁锐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这样的期待这次重逢;不管为何,见到他总是令人愉快的不是吗。

  “我们终是见面啦。”萧琛枫是由衷喜悦的,自疾风来报袁锐等已入住虞氏晓晨别院,就有种迫不及待要见她的心情,这种急迫竟是从未有过,只是这几日事务繁忙。。。。。。(隐在暗处的某风自艾自怨中:以风流倜傥闻名于世的辉明第一美男八王爷竟出动暗卫追女孩子,自己自返回京都后整整半个月呀整日躲在人家房顶上喝西北风,命苦啊!这要传将出去,天下第一纨绔非自家王爷莫属啦。。。。。。)

  “是呀,见到你很高兴呢。”袁锐真的高兴,辩不明的心思就不要去想,没得杀死N多脑细胞;高兴就是高兴,顺其自然就好。

  萧琛枫听得这句“见到你很高兴呢”心情非常畅爽,只是他不知这在二十一世纪只是朋友之间很平常的招呼言辞。于是笑得越加灿烂,使得随侍在周围的别院的丫鬟仆从们抽气声一片晕倒一片。

  “还没逛过京都吧,今日我作东,如何?”疾风说过她自到京都还没出过门,正好今日有个诗友会,一同前往想必会有趣得多。某男也是做足功课滴。

  “好”袁锐答得很干脆,接着皱眉环视了一下,陇西盛况记忆犹新啊。某男立时会意:

  “马车,我在大门外等你”说完先转身出去。

  “好”貌似某女把师兄师姐的话丢到九霄云外去啦,不过有人会提醒她滴。

  “小小姐,公子不让你外出的。”可怜的怜儿呀,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就听到这自家公子再三叮咛之事——不让小小姐出门,也顾不上看美男了,一把拉住小小姐的衣袖不放。

  袁锐心情很好,人心情好时就愿天下人也与自己一般好心情:

  “怜儿,公子不在你该听谁的。”

  “自然是小小姐。”怜儿不明所以。

  “那不就结了,小小姐今儿带你出去玩,怎样。”连哄带骗中

  “可是。。。。。。”可怜怜儿小小脑瓜里无论如何也找不出词来反驳这个新主子小小姐

  “没有可是,不是还有他们吗,师兄很快知道我在哪的,没准师兄会来接我呢。”袁锐指指屋内暗处,师兄安排的人一定会跟着自己,有什么可怕的,自己与那萧琛枫独处一晚也没掉根汗毛。(貌似某女重感冒一场)

  结果是怜儿屈从。

  只是,坐在马车里透过一层薄纱看出去,尽管马车走得极慢,尽管薄纱很薄透光性很好,也不能称之为逛街吧,听街闻街都可以用就是不能用逛,总得脚踏实地之,眼眸四顾之,双手拿满之才是逛嘛,想到这袁锐不无幽怨的瞧着对面的罪魁祸首,某男只得一脸歉意的陪笑。

  “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下车步行如何。”萧琛枫语带调侃。

  “那个,呃,就不必啦。我们是去兴鑫阁吗?”知他是故意的,不过以防万一不是,要真应承下来,就某男随心所欲的性格,没准还真做得出来,再说逛街不是主要目的还是正事要紧。

  “张建国一月前刚离开辉明国,就往常来看,估计在明年春上才会转回。”萧琛枫还是真感激某张的,毕竟这样一来袁锐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待在京都。

  袁锐非常失望,但不能就此放弃:

  “你说过跟他很熟,你能联系到他吗,呃,我是说你们之间不见面时有没有书信往来。”联系貌似是近现代词句,袁锐已有主意,能联系上自己就能确认他或让他确认自己,好主意呀,自己怎么现在才想到。

  “如果你很想,我可以帮你。”萧琛枫微觉挫败,没想到袁锐对一老头比对自己兴趣还大。

  “我很着急,谢谢。”袁锐肯定,迟钝的没有发觉或发觉了无视某男的反应。

  萧琛枫实在有些忍不住,闷声道:“张建国二十余年前就到了冥苍国,那时你还未出生,就算你们见面他也不会认识你。”

  “那没关系,我只是想回家,我很小的时候来到这里,不记得回家的路啦,想找他问问可有回去的方法。”眸中盛着满满的期待,袁锐低声解释。九成实话,只是袁锐的回家与萧琛枫的理解有差异而已,没办法,师兄们与那人不熟,袁锐已打探过,只能指望眼前之人,否则就不会如此纠结啦。

  原来如此,她常神色忧伤恍惚恐怕也是为此事罢。萧琛枫再一次对此事放下心怀:

  “好,我帮你。”

  放下心来的袁锐于是心情又大好起来:

  “那个,今天我们去哪”

  “快意楼,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几个友人约在快意楼相会。”

  快意楼其实不是楼,准确的说是亭台楼阁,园林湖泊兼而有之,今晚的诗文会就设在园内的小湖旁,在路上袁锐从萧琛枫处得知与会者都是京都的青年才俊,有些也会携带女伴入场,是京都青年男女的一场盛会。这种诗文会不定期不定点举行,通常由京都四大才子召集。

  步入会场袁锐才明白为何今晚会在这里举行诗文会,沿湖种的都是梅树,也不知园丁是如何培植的,初冬时节就竟相开放,腊梅,红、白、粉梅,还有难得一见的绿梅,开得好不热闹,残荷已被湖面薄冰盖住,放眼望去,天地间一片茫茫的白,点缀其间的就是这迎雪怒放的寒梅;已有早到的三三两两才子佳人站在梅树下,大部份都与萧琛枫相识,见到二人走来,都纷纷上前寒暄,袁锐谁也不认识,被动的被那些人挤到外围,只好百无聊赖的倚在一株梅树下等他,正出神间突然手被一人握住,同时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响起:

  “小师妹。”

  抬眸看去:“大师兄。”心里却在暗笑,大师兄来得好快,看他的模样,怕是来得有一会了,看来济世堂办事还真有效率,难怪能历时三百年不倒。

  “想出来玩怎么不告诉师兄。”虞江吟眼里满是责怪。

  废话,告诉你你不是也没空,就是有空你们三人都在躲着我,整日面都见不着,怎么告诉你,再说不是玩的问题;当然是不能这样告诉大师兄滴:

  “没有啦,今日雪下得好,正好萧琛枫到别院来访,就跟他出来逛逛了,不是让管家告诉你了吗,你若不高兴我们回去就是了。”袁锐以退为进,再堆出一脸的无辜,果不其然,大师兄最吃这一套。

  “那倒不必,既然来了就好好玩玩吧,师兄不好,你来了这许久还没陪你玩过,只是。。。。。。”偏过头去望了一眼陷在人堆里的萧琛枫“你还是离他远点的好”

  “师兄,我又不是小孩子啦。”继续撒娇中,给大师兄一指点在额上,袁锐不依抓起地上的雪就朝师兄扔去,某师兄急闪,一把碎雪就华丽丽的落在迎面走来的萧琛枫身上:

  “江吟兄,贤师兄妹感情真是好呀。”好酸呀,某师兄妹寒战中,某男优雅地拂去身上的碎雪。

  “虞江吟见过八王爷。”虞江吟拱手为礼,神情却疏远淡漠。

  “这里没有王爷,只有萧琛枫,江吟兄无须客气。”萧琛枫话说得客气,神情中的清冷比虞江吟犹有过,一时两男目光如电,空气中静电撞击兹兹有声。

  

第九章 知君用心如日月(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