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相亲相见知何日(1)

    站在济世堂陇西分号大门外焦急张望的桑独舞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白衣的男子抱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师妹,身后跟着一匹全身油黑的良驹,再往后是亦步亦趋的各色人等,一时又惊又喜,恍若梦中,回过神来,来人已步入厅内,忙转身跟进,济世堂的几个堂伙见到外面群情缴动聪明底赶紧关门,并紧紧抵死。

  济世堂大厅,萧琛枫将袁锐轻轻放置榻中,袁锐高烧加上羞涩,脸上晕红如血:啊啊啊,给师姐瞧见了,这丫真不可以常情度之呀,万般扭捏中。。。。。。

  “高烧,昨日淋的雨。”萧琛枫向走过来的桑独舞如是说,随后拉住袁锐的小手,在那柔嫩的掌心上划了三个字“萧琛枫”,俯身轻语“我的名字,明日我再来看你。”

  再深深的看了袁锐一眼,对走近身边的桑独舞颔首,旋即转身开门而去。

  师姐妹二人目送那道恣意潇洒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才收回各自的目光,接着是一通忙碌,等得袁锐针也扎过了,药也喝完了,就听得师姐温柔的声音:

  “他是谁,怎会是他送你回来的。”头昏眼花的袁锐此时只想好好睡一觉,嘟了句:

  “萧琛枫”

  耳中隐约传来师姐低呼:

  “萧琛枫——八王爷,辉明朝第一美男子,难怪。。。。。。”

  都谁跟谁呀。袁锐眼一沉,昏睡过去。不知睡了多久,睁眼时已是万籁寂静,身旁传来师姐细细的呼吸声,烧全退了,四肢也回复了些气力,许是睡得太多,睁眼后竟是再难成眠,生怕惊醒熟睡中的师姐,于是悄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溜出房外。

  深秋的房外冷风如刀,吃足感冒苦头的袁锐不敢造次,房内园内都不能待,只得穿过长廊来到药堂大厅里百无聊赖的翻阅每日的诊方。。。。。。“呯嘭”一声传来,声音不大,在寂静的深夜格外清晰,之后再无声息。

  袁锐胆不是特别大也不太小,等了一会,看到再没动静,就取过桌上的烛台慢慢的向传声处——药店大厅最里边放置的一排排药柜走去,刚转至第二排,借着微弱的烛光,袁锐看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仰躺在地面上,昏了过去,身上的黑衣浸透鲜血,仍有新鲜的血从左胸处的伤口淌出,在烛火下触目惊心。不是第一次处理伤口,但这么长这么深的伤口还是第一次,长七寸深三寸,伤口裂开处能看到内脏微微跳动。伤口倒是经过了简单处理:伤口周围的穴道点过,也涂过金创药,但还是没能止住流血,当下袁锐不敢迟疑,一通的手忙脚乱,终是将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我救了你”袁锐指指面具男前胸,那里包扎用的还是本姑娘的腰带啊,回来后没换过装貌似还是某极品美男的衣袖——一场邂后滴纪念品啊,袁锐欲哭无泪中,充分滴理解了好心没好报的底蕴——被所救之人用剑架着脖子。

  面具男不语,面具下一双狼一样孤寂噬血的眼睛盯着袁锐,冷汗很快从袁锐后颈渗出:就这样死了吗,我不甘心啊!闭上眼,泪,终是从眼角滑落。脑中不停的叫嚣着万千的不甘,那一刻仿如很久,然后就感到身边压力骤失,偷偷眯眼望去,面具男已无踪影。环视一地的狼籍,袁锐不由摇头苦笑,下次救这等江湖中人再不可如此大意啦,刚刚如果稍加设防,他重伤之下无论如何也制不住自己,还是和平年代长大的祖国的花朵呀,全没半分防人之心,嗯,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先点住丫的全身大穴,经验总结中。。。。。。

  第二日一早萧琛枫依言而来。

  这之前袁锐也从师姐处知道了某男和某面的大概。

  话说昨晚饱受刺激的袁锐惊魂未定地回到房内,本想折腾折腾师姐,却给师姐折腾到天明:一、从头至尾坦白了沁灵山之行,事无巨细(当然隐瞒了无数不必要之细节);二、仔细描述了所救之人外貌特征,所用武功兵刃。然后一脸忧思的师姐征对上述二事件男主人公分别阐述并得出结论:一、萧琛枫是辉明八王爷,京都有名的风流才子,据传因所爱之人他嫁,愈发声色犬马,放浪形骇,是一危险人物尤其是对袁锐此等无知少女更具危险性;二、面具男是索魂阁杀手,索魂阁是大陆上最神秘的杀手组织,神出鬼没,取人命于无形,索魂令出从无活口,极度危险;三、结论“远离”并传书师父。

  袁锐对师姐的担忧很不以为然:其一、萧琛枫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他是桥梁,彼端有可能是自己回家之路;其二、索魂阁此等恐怖组织既然如此神秘,自是一辈子也难得一见,自己昨晚不过是中了个体彩,人之一生不可能中两次以上的彩头,况且若是自己回家了,这里的所有都只是南柯一梦罢了。

  所以,在看到施施然走进来的萧琛枫,袁锐还是很高兴,没办法,食色性也,色字头上一把刀呵;貌似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甩甩头不去深究心脏的瞎蹦达,袁锐笑意盎然。

  “你好多了。”不加掩饰的关怀,温柔魅惑的嗓音,萧琛枫专注的眼眸紧锁袁锐,瞧得身侧的桑独舞神色大变,腾地起身,护在袁锐身前,嗯,师姐的反应忒大了,不过某男浑不在意,径直绕过桑独舞,坐在袁锐身边,慢条斯理地打开手中提着的食盒,拿出几样精致的点心置于几上:

  “用些点心。”

  不待袁锐开口,桑独舞先发难:“不知八王爷今儿一早来所为何事?”

  “无事就不能来么,我来看看友人。”萧琛枫眉微皱,有些不快。

  “我等江湖草民高攀不上,八王爷还是请回。”桑独舞不依不饶,师父的重托啊,自己疼了一年多的师妹,心中早就当她是自己亲妹妹一般,坚决捍卫她的安全!

  “师姐”看到二人神色不对,袁锐赶忙出声,拿出对付师姐的刹手锏,堆着一脸的谄媚,拽住桑独舞的衣袖摇摇,再摇摇。。。。。。直到某师姐面罩寒霜无可奈何地重新入座。

  

第八章 相亲相见知何日(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