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无言谁会凭栏意(1)

    “你还真是那个什么嘴里吐不出什么牙啊”袁锐不悦。

  “你也好不到哪去”

  二人言来语去,谷中的情境在峰顶续演。。。。。。唇枪舌斗中,两只喷香的烤鸡华丽丽滴离火,吃着手中美食,袁锐又多了些感叹:

  “看不出你还有这手艺,常来这吗。”不是问,是肯定,环顾身边的一堆枯枝,身下的茅草,还有明显新劈的用作挡风的小树,想是自己睡时他弄过来的,“还是蛮细心滴”心里淌过一丝暖意,轻浅得不深究就不会察觉。

  “嗯,想——就来。”萧琛林有一下没一下的往火堆里加着枯枝。

  也是,在谷中除师父师姐外,师兄们和他都有点神神秘秘,有时会消失几日,还养了一大堆鸽子,来来往往的飞,时不时会多几只少几只的,袁锐知道那是他们的传讯工具,加上对饲养小动物没兴趣,还是自我变强要紧,所以从不好奇,好奇会害死猫滴,没地保留那么多好奇心干嘛。

  夜色降临,轻烟四起,远山已陷入沉寂,一弯新月悬在天边,满天的繁星就从那逐渐变深的背景中一一显现,或明或暗纷攘着。袁锐低头嗅着手中的野花:

  “这花有名么?”

  “没,呃,不知道,满山遍野的,没什么好稀罕的。”萧琛林故作淡定,其实心下很是欢喜,除了吃饭时,她倒一直捧着,象是很喜欢呢。

  抬头望了望星空,那我就叫它“星语罢,星星的星,语言的语,这么美的花,仿佛在说话呢。”

  “哦,那它都说了些什么。”花还会说话,真是女人啊,还是极幼稚的那种,看她平时一副学业至上发奋图强的模样,还真是没见过她这种小孩神情呢。

  “它说它是天上的繁星洒落在人间,装点这满山的寂辽。。。。。。”悠悠的语调,似有无限的轻愁和神往。

  “你还真是会想呀,如果它是天上的星,你不就是仙子了么。”话一出口,萧琛林就涨红了脸,也是,平时损人的话说顺了,难得如此情不自禁的流露,等等,情不自禁,自己什么时候发觉她象仙子了,看过去,还中谷中的“傻丫头”啊:仍是怔怔的瞧着手里的花,仿是没觉察他刚刚的“失言”。

  “师兄给你吹一曲吧”想让她的目光从花上转移吗,还是想拂平那份轻愁,从腰间解下长笛,横于唇边,悠扬的笛音响起,竟是下午袁锐吟唱的《牧羊曲》。

  袁锐早对萧琛林的智商彻底免疫,除了自己在现代学习的东西,人家可真是全才呀,虽说入门比自己早到哪去了,但也不用样样都造诣惊人吧,在谷中学习时的很大部份动力都是来自面前的小小少年啊,袁锐学习时总要先树立目标,而现今,恼于他的讥讽作弄也罢,为自己能早日出去闯荡也罢,榜样的力量总是无穷的啊。

  一曲已矣,余音袅袅,火边的二人都陷入沉思,许是都有些累了,都很安静。

  被笛音带出的过住纷至踏来,袁锐不知不觉吟哦出声: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这首诗让萧琛林对她偶尔乍现的愁丝有所了然,“独在异乡为异客”应是想念亲人了吧,想到她孤儿的身份,青涩的少年涌出满腔怜惜。

  斜依在石壁上,袁锐仰望星空,渐渐地睡意来袭,手中的花也不觉间落在脚旁,朦胧中少年来到身边坐下,将自己的头缓缓移到少年的腿上“困的话就靠我腿上吧,夜风更凉。。。。。。”

  在秋阳初现的满天霞光中伏于少年背上,怀着旭日东升的震憾和昨日种种恍如一梦的怅然,回到落英谷。

  转眼已是初冬,师父也已回返月余。自服下千年血莲后,袁锐的武功进境一日千里。说起血莲,飘然如仙的师父还做了一回梁上君子。师父到得冥苍国皇城大秦,还未及进宫,就赶上冥苍先帝宣平帝驾崩,冥苍太子玉漱与冥苍二皇子玉涧争位,宫内大乱之际,玄玥轻松入宫并幸运的找到血莲,将两朵血莲一并带回。

  袁锐从大师兄处听说后自是少不了一番感动,师父的好越来越理所当然了;许是接受了自己会在这长住下去的念头;并且又可以跟着仙人师父学习,耳间萦绕的是那百听不厌的优雅温和的嗓音,就自动忽略了大师兄眼底的失望,只是,大师兄在失望些什么呢,不明白。

  千年血莲袁锐只食用一朵,另一朵给师父留着,武功高没什么用,自己又不要打杀人,只要能自保,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呢,轻功好一些,打不过跑路就是了。

  现在袁锐的武功当然还是赶不上自幼习武的大师兄与萧琛林,然已直追师姐,清阳神功已有四成火候,在与萧琛林的争闹中十次倒也有一两次因萧琛林的轻敌而让袁锐有机可趁,难得的机会下这一两次的失误也让萧琛林大吃苦头。说到这不得不提一提,萧琛林表现好也就孤雁岭那么一回,待在谷中就故态复萌,连师父回来也没有收敛,逢到此时,袁锐指望已久的师父只是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貌似很高兴看到他们相处如此“愉快”。

  

第五章 无言谁会凭栏意(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