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3)

    峰顶疾风肆虐,袁锐内力几近于零,立了一会,便已忍耐不住,萧琛林见她如此,便寻了一处避风处,并拾来一些枯枝,燃了堆火,并取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清水递给她:

  “吃吧,饱了会暖和些。”当下两人默默用餐,谁也不再开口。用完餐后,萧琛林复自立于风中,也不理她。袁锐乐得他不来烦自己,当下也就着所处之地,静静的感受这天地间的钟灵奇秀。。。。。。

  如是不知过了多久,火旁的袁锐傍着这份温暖竟睡了过去,直到有人将她摇醒:

  “醒醒,峰顶风大,会受凉的”

  费力地挣着眼,还真是不舒服呢,好象都有些受凉了,眼皮酸涩沉重,“要回了吗”睡意浓重的声音。

  “孤雁岭上的星空与日出都很美呢,你没兴趣吗”传来萧琛林意犹未竟的声音,接着发觉一物塞进自己手中,凉凉的,隐隐的香,低头看,一束粉紫的五角小花,花蕊是浅浅的黄,细碎的叶片,精致馨香。

  “给我采的”声音里有止不住的欢喜。

  淡淡的瞟了她一眼,萧琛林语如微风:“女孩子不都喜欢花么。”

  “假装老成,你才多大,也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袁锐不依,尽管心中欢喜,但要在他面前承认,嗯,还是不要吧。

  “唱首曲来听吧,我听你哼过曲的”不着迹痕地转移话题,

  闻言袁锐小脸不由一红,哼曲的时候貌似都是洗浴之时,毕竟自己时空的音乐与这里相差还是很大的,平时都有小心怕惊世骇俗,只是洗浴之时的陋习却改变不了;然,看在今日某人周到的服务上,看在这束不知名的小花上,给他唱一曲也没什么,自己的嗓音还是得天独厚的,没办法,还是那句话,基因优秀啊,于是坦然起身,紧握手中的花:

  “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

  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

  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

  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

  莫道女儿娇无暇有奇巧

  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

  腰身壮胆气豪常练武勤操劳

  耕田放牧打豺狼风雨一肩挑一肩挑。。。。。。”

  宛如天籁的嗓音回荡在天地间,秋阳温和的洒在少女纯净的面容上,月白的裙衫和已长至齐肩的墨发迎着疾风在空中翻飞,野花的清香混合少女特有的冷梅体香随风幽幽地似有若无的传入少年鼻中,也好似有什么似有若无的进驻少年心中,只是,少年隐晦的情怀啊,要经过怎样的沧海桑田才会自知。

  袁锐反复吟唱,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一首歌,想当年在大学的晚会上妈妈就是凭这一曲而让爸爸惊艳,从而谱就一场浪漫情事。也不知唱了多少遍,只至嗓子有些发紧,眼眶有些润湿随即又被风吹干了,袁锐才停了下来。这期间萧琛林转到下面的树林里打了两只野鸡回来,坐在火旁动手清理猎物。这个人呀,还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袁锐有些挫败,自己唱了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嗔道:

  “不喜欢听还叫人家唱”害得自己勾起许多前尘往事。

  “没有啊,你的嗓门那么大,林中也听得清清楚楚”不对刚刚的天籁之音作番恭维也就罢啦,还语带微谑,还是少年心性呀,话出口竟是如此地别扭,是有心避开那缕直沁入心的幽香,还是不能直视少女浅伤的纯净容颜,是焉非焉,要如何才能分清,又何需分清!就只是喜见那轻嗔薄怒,本能地想要靠近那软语娇言,不忍于她偶尔流露出的丝丝缕缕伤痛,于是就总做出些转移她注意力的举动。。。。。。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