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2)

    师父和二师兄虽离谷,但自萧琛林来后,谷中反比从前更热闹。

  “傻丫头,来抓我,抓着我就还给你。”一个闪身,人如燕般从袁锐房里掠出,手里拿着的是袁锐刚刚作好的画,袁锐最近迷上了工笔人物画,不为别的,想有一天能将脑中父母亲人的模样一一画出,于是在大师兄的指点下苦练画技,被萧琛林抢走的画正是刚才对镜自描的画象,画功太差,不敢叫人给自己做模特。

  “你回来,小无赖”一个满手满身溅着颜料的女孩随即从房中追出,只见先前的肇事者立于一从修竹上,衣带翻飞,好不潇洒自如。

  “不准用轻功,不准用内力,下来我定能追上你,欺我刚入门的有什么本事。”袁锐朝他大吼道。

  竹上之人并不答言,将手中画卷展开,忽地嗤笑出声,差点从竹上掉落:

  “这画的是丑小鸭么,还真是像呀”接着再对袁锐上下打量一番

  “又丑又脏,师叔怎会收了你这样的人做弟子。”

  狭长的凤目盈满笑意,轻柔的发丝纷纷扬扬,青衫迎着晨风猎猎而舞,衬着山远天高,本是一副绝美的画面,只是在袁锐看来,说不出的刺眼。

  “你不是男人”袁锐嘶吼,给他气死了,打不过他,追不上他,整天就找自己的碴,小气巴巴的,总惦着那一“呆”之仇。

  这句话也激得萧琛林面红耳赤:

  “切,谁稀罕”往下一掷,手中的画卷向袁锐平平飞去,人也几个腾身,消失在竹林间。

  只是。。。。。

  午后,本是愉快的招式学习,温润如玉的大师兄清雅的声音循循善导,优雅的身姿翩翩若舞;赏心乐事呀!

  只是,一只乌鸦在边上呱呱呱:

  “这是踏歌而行吗,呜咽而滚还差不多”

  “翩然起舞吗——蹒跚学步吧”

  “傲雪欺霜,嘻嘻是俯首贴耳吧”

  “身轻似燕嗯体重如牛”

  。。。。。。

  如此种种,只到袁锐羞怒交加,美眸圆瞪,鸹嘈之人犹不自知:

  “没你眼睛大,行了吧”某人心满意足地长笑离开。

  这几乎就是谷中每日必会上演的几幕,最初袁锐还求助大师兄和师姐,大师兄无奈道: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君子”

  萧琛林是君子吗,小人还差不多,袁锐翻翻白眼。

  三师姐更干脆:“我也打不过他,没办法帮你报仇,又不能饿死他,等师父回来再教训他吧。”

  但就是在这样的嘻闹中,袁锐自己也没发现,想念现代生活的时候逐日减少,日子仿佛更是充盈,连师父离去的不舍也淡了,每日提防着萧琛林的捉弄嘲讽,更是拿出以前学习的拼搏劲头,一头扎入学海中。

  一觉醒来,推窗望去,满山色彩缤纷,红枫黄杏青松柏,秋意满目满怀,瑟缩了一下,袁锐穿上师姐新给做好的夹袄,正对镜左顾右盼间,一道恼人的声音响起:

  “怎么照都是丑丫一个”正是那谷中闲人萧琛林,遂回道:

  “你还不是闲人一枚”出乎意料地是对方并未反击,只是将身探进窗来,有些神秘地道:“师兄带你去踏秋如何?”

  “你有这么好,等等,无事献殷勤,哼——非奸即盗,本姑娘才不会上当呢。”袁锐慢慢踱至窗边猛地抽掉支窗的竹条,饶是萧琛林闪得快,也因猝不及防吓了一跳:

  “说你傻还不服,一点眼色也没有,就自个待在谷里吧,哼,到时别告状说本公子没照顾好你,我走也。”

  “你要说什么?”袁锐已追出房门,萧琛林其实并未走开,料得她会追出一般,好整以遐地道:

  “虞江吟与桑独舞已下山采买去了,师叔这两日即回,她们会在浣溪镇等师叔一道上山,桑独舞不放心再三央求本公子照顾你这又蠢又笨的傻丫头,唉——没想到呀,本公子好心没好报。”

  这萧琛林还真是奇怪,按辈份他是该称虞江吟与桑独舞为师兄师姐,但除了玄玥外,对其他人他都是直呼其名,而他人也不以为意,至于袁锐,那当然就是叫“傻丫头”了;只是他总追着袁锐叫他师兄,貌似袁锐不叫他师兄的话这“傻丫头”就是坐实了,袁锐也由最初的气愤转为淡然,名字不过是一个人代号而矣,叫“傻丫头”就傻啦那这世界也忒简单了,只是叫他师兄,哼哼,还是免提。

  “师姐昨儿怎会不告诉我?”还是半信半疑,没办法,这丫太会坑人,自己不知被他捉弄过多少次了。

  “昨晚接到信你已睡下,谷中存粮也所余不多,你的师兄师姐就决定今天一早下山,这么多人的衣食没两三人也带不回来,哼,不知人间疾苦的懒丫头,不信,你亮亮嗓子,看有没有旁人应你。”

  袁锐不待他说完,扯嗓就喊:“师——姐,大——师——兄。。。。。。”

  还真是无人应答,于是方才信了,有些歉然地道:

  “那个,我们去哪呀。”

  萧琛林抬手一指,东面巍峨而立的一座高峰,距此应有十余里,是云雁山脉的最高峰孤雁岭,状如一只落单的孤雁,停栖于群山中,未及峰顶已是白雾萦绕,袁锐可从来没想过要登上那般的高峰,毕竟雄心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

  “我不行耶,那峰好陡,我上不去”袁锐嗫嗫而言。

  “有自知之明还不算笨得无可救药,本公子今天就吃点亏,背你上去。走罢,再不走就不要去了。”言罢微低下身,将背朝向袁锐“上来吧”

  “不是吧,现在就。。。。。。”袁锐大窘。

  “就你那脚程,还没到山脚天都黑了,还有何风景可看,走还是不走?”话到后来,竟是有些羞恼了。

  袁锐无语,但挡不住那登高望远的诱惑,乖乖趴在少年并不宽阔的背上。

  “抱紧了”萧琛林腾身而起。

  不是第一次“飞”,但这般飞跃在悬崖峭壁间,目光所及,少年瘦窄的背已被汗水所湿,轻微地喘息清晰可闻,甚至能感受到他心脏的负荷,心中还是涌上许多感动“他也不是那么讨厌的人呢,只是口臭了些”于是尽量屏息提气以期减轻少年的负重,不知不觉间,登上峰顶,忙松手下来,放眼望去,果然风景这边独好啊,一时豪意盈怀,心神具清::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好诗、好胸襟、好气魄,”连道三声“好”:“傻丫头,倒看不出你还几分才情!”萧琛林若有所思:“不枉师兄我费了偌大的力气背你上来”不再自称“本公子”又改为“师兄”了。

  “不是我所创,是前人遗作”剽窃如袁锐般人物还是不屑为之滴。

  “哦,我就说你一傻丫头怎会有如此胸襟情怀,不过,真是好诗,深得我心啊”无限感慨中。

  当然是好诗,杜夫子的旷世名作呀,千百年来激励了多少有志之士。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