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1)

    饭后,前厅;喝着师姐泡上来的花茶,袁锐悠闲地坐着,还是吃饱了就想睡呀,只怪师姐手艺太好,害得最近胖了不少,这个时代晚间没有娱乐,也无任何可消遣的如电子产品之类,好不容易不用赶学业,还是不能尽兴的玩游戏、看电影,命苦呀。迷迷瞪瞪中,袁锐听到师父声音:

  “独舞,先不要忙,为师有事宣布”

  桑独舞走到袁锐身边,也坐了下来。

  “为师要出远门一趟,到冥苍国,冥苍国皇帝病重,为师受故人所托,要走上一遭;另玄虚师伯要让歌行进京去助他一臂之力,玄虚师伯已先启程,歌行你到京都清定道观与他会合;江吟,小师妹刚入门,为师不在,你就多指点她;独舞留在家中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明日我与歌行就启程。”顿了顿,又道:

  “你们先散去吧,锐儿,随为师到书房来”说罢,转身出门。

  随着师父走向书房,袁锐心中充满不舍,来这异世后最亲近的一个人就要出远门了,虽只分别一小段时间,但袁锐自从莫名穿越后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与熟悉的人分离,这世间偶然的事件太多,而偶然事件的影响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就如自己。

  书房转眼走到,见她坐定后,玄玥淡淡道:

  “锐儿,为师知你从未放弃寻找回家的路。只是,你一介弱女,若没有一定的防身技能,为师也不放心你出门,你大师兄已尽得我真传,我走后你要好好跟他习武,为师三至四月必能回返,望你能有所成;医术上为师也没有可教之处了,唯有以后你潜心琢磨,多方实践,必能成器;另这个书房你随时都可来,这里的藏书还是比较齐全的,你自己了解一下,以你的聪慧,许会有所发现。就这样罢,为师明日还要赶路,你也早些歇息吧。”

  听完这番话后,袁锐没有转身出门,而是上前几步,扑入玄玥怀中,仰起头,一双剪水双瞳盈着泪水直直望进那双岁月悠长的双眸中:“师父,谢谢您”

  眼中不舍横溢,神情凄然,玄玥轻叹,将她揽得紧了些,这还是自初遇时见过她流泪后的再一次流泪,自己也是惊诧于她的自我修复和调节,这样年岁就如此坚强的女子实是不多,刚开始的夜间,总是怕她不习惯,常常通宵伫立在她房外,但房内自第三晚后夜夜均传来平稳的呼吸声,便知晓她已放下,才是作罢。只是冥苍国之行,难道她竟也知晓自己的真实目的,自己可是谁也没说过,还真是聪慧得可怕呀。

  袁锐埋首在师父怀中,一滴清泪就落了下来,染在眼下的墨绿色长袍上,晕了开去;师父去冥苍国皇宫,是为自己去的罢,这几月来,师父一直叹息自己的武功不如医术般进境神速,也是,作为以技能为主的东西非一朝一夕能成就,就是自己聪明过人也无法一蹴而就,也曾向师姐打探过,知有千年血莲可助无内力之人增加十年功力,只是此等旷世奇物当世也没有几朵,其中冥苍国皇宫中就有两朵,师父此番出诊,一定为着冥苍国皇宫的血莲而去,否则以师父仙人般的人物断不会卷入那等是非之地的,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经常出谷打探而又不敢远离才作此决定,一时间感动得无以复加,泪流得肆无忌惮。

  “别伤心,师父又不是不回来,乖乖在谷中等着师父,你大师兄和三师姐会照顾好你的。”玄玥轻轻拍着袁锐的背,低低而语,在袁锐看不到的眸中,风卷云涌。

  “嗯”低头转身奔出,唯余玄玥身上**一片。

  终是离开了,玄玥挥掌,屋内陷入黑寂,有些疲累的跌回椅中:该拿她怎么办呢,从初见起终是不能拒绝她,忍不住宠溺她,坚持收她为徒或许更多的是因为不能直面内心的那一丝异样罢,几月的师徒相处下来已深深了解她只是一个毫无经历犹如白纸般的孩子,惊人的智慧,独特的性格,自己于情何忍,于理又何忍,这样的资质性情自会有一方海阔天空,自己是没有做错罢。

  

第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