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人间应免别离愁(3)

    “嗤,还是个傻丫头”一声轻笑,是萧琛林。

  这下袁锐不乐意了,长到十五岁,还没人说过自己傻呢,十四岁就硕博连读的人能称为“傻”吗,三个月将师父珍藏的医书读遍背熟,并可辩认出大部份常用药草,连师父都欣喜如宝,之后每日必亲教一个时辰,三师兄二师姐更是目瞪口呆,只是他们不知自己是学过多种快速记忆方法的,记这些自是不在话下,现在被一古人取笑,心里那个郁闷哟,这家伙一定是报复傍晚时被自己取笑“呆”。

  “师父,二师兄和琛林师兄都骂我”鼓着腮邦,噘着嘴,对着师父撒娇。

  身旁二师兄狠狠瞪过来一眼,袁锐狠狠瞪回去。

  “歌行”师父开口了,宴歌行埋下头去,努力与饭菜奋斗中。。。。。。

  “琛林,锐儿是师叔见过最聪明的女子,你有对手了呢”

  “就是,就是”袁锐忙不叠的点头,完全没有谦让地表现,并配合地让灵动的大眼骨碌碌的转了转,目光落在暗影里的萧琛林身上,不管瞧不瞧得清他的样子,瞪着那方向,‘敢笑我傻,哼、哼’。

  虞江呤坐在袁锐对面,这是今日第二次见到袁锐:第一次是湖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灵动;再是今晚烟火般娇灿空灵;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就如一个美丽的精灵,不小心误入凡尘,只觉她每时每刻都是在动,在变化,仔细看过去,却又不是那么回事,只是一张还显稚嫩的脸而矣,十五岁在辉明国,女子已可出阁,然对面的女子,虽身形已长成,甚至比同龄的大多女子都高,却仍让人觉得她很小,还没有长大,离婚娶还是遥遥无期的事,为什么,是因为她那双清可见底的眸吗。这一刻虞江呤甚至暗恼她是自己的师妹,若她只是一邻家女子,自己或许可以看着她长大,然后可以。。。。。。,而不是以师兄妹处着,日后她便只对自己有兄妹情怀,就象歌行与独舞。。。。。。思忖中,有什么慢慢的在心中埋下。

  “大师兄,大师兄”一只小手在自己面前挥过,

  “你在发呆耶”袁锐收回探过去的身体。

  “你才呆,总是说别人呆”又是萧琛林。

  “食不言,寝不语,没人教过你吗,总是挑畔人家,饭都堵不上你嘴。”袁锐悻悻然。

  “那你刚才在做什么,不是也在言语吗?不是言语难道是——哈哈”拖长的音调带着故意,更故意地大笑出声;一旁的宴歌行也加入大笑行列,有人帮着报仇了,开心呀,平时都是给这促狭的小师妹取笑,看着她吃憋,真爽。

  “你。。。。。。”

  袁锐气得面红耳赤,师父已吃好步出饭厅,求助的看向三师姐和大师兄。

  在二人吵闹中,虞江呤快速敛回心神,面孔不禁有些泛红,所幸烛火下看不分明:‘我这是怎么了,胡思乱想什么呀’对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女子,并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小师妹。

  “小师妹,别理他,他这人就是嘴贫,师父今晚还有事要对我们说,赶紧吃饭吧”虞江呤宽慰道。

  “是呀,琛林一向如此,以后师姐不给他做好吃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桑独舞也已吃好,走到袁锐身边,执起她的小手,轻抚了抚她气得红彤彤的脸庞。对这个师妹,桑独舞是由衷欢喜的,自己的妹妹若不是那年冻饿而死,也该有她这么大了。

  “找帮手,小孩子”萧琛林有些气闷,给一个新来的丫头片子抢了众人的关爱,有些不舒服,他却忘了自己也是小孩心性,否则就不会总是想着找回湖边的难堪。

  “切”贯彻不理他的原则,袁锐三两口刨完饭。

  

第三章 人间应免别离愁(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