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2)

    萧琛林斜倚在崖边的大树上,一如既往地欣赏着周遭境致,心境渐渐地归于宁静,只是——视野里有点什么感觉不同:不大的湖心飘着一白色物体,远远望去,并不真切,不知是人是物。

  “虞江吟师兄去向玄玥师叔汇报去了,宴歌行师兄下山,桑独舞师姐在做饭,只有一个玄玥师叔新收的弟子袁锐没见着,谷里不会有外人来,因该不是人。。。。。。是人总会动的,半个时辰了,水面上的物体一动不动”

  想到这,萧琛林不禁摇摇头,轻轻合上眼。

  其实不是不动,只是隔得太远,动得又轻加之动作在水下,是人是物都分不清,何况是那么轻微的动作

  “死江吟还不来,一路急赶弄得浑身发臭,不是他一再叮咛让自己等他,还说要借此比比水底憋气,以往总是输给他,今年自己的清阳神功已练至第八重,师父说已不输于虞江吟,早就想一雪前耻,为了将到的比赛保存实力,只好忍着满身恶臭等着。。。。。。”

  傍晚的风轻拂少年,无限惬意中,几欲立着入睡,就在此时,那一声“啊——”就传入耳内,凝目望去,只见湖面水花翻涌,能辨清楚是“一人”快速向崖下游来,不禁好奇,脚轻点,身如鹰般向崖下掠去。

  “倒要会会这个在水面能一动不动的好手。。。。。”如是想。

  堪堪到得崖下岸边的巨岩旁,水中人正好游到岸边,“哗。。。。。。”从水中立起,近岸水深只齐膝,大半截身体都露在外面,此时夕阳已完全滑落后山,暮色轻染,但并不影响视线:水中人一袭白色轻薄中衣紧贴着玲珑有致的身形,齐肩的长发披散着,全身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还未褪却婴儿肥的一张秀丽小脸上,布满吃惊,似未想到有人会突然出现。

  萧琛林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这张不会超过十五岁的少女的脸。

  “你好,我是袁锐,你应该就是萧琛林。”不是问,而是肯定,袁锐已从最初的惊诧中回过神来,上得岸来,走到巨岩旁,伸出手。

  萧琛林闻言惊醒,脸不禁一红,眼神慌乱地转到身前的纤纤玉手上,不解、疑问、更多地是惊诧,世上竟有这般不知礼教的女子,难道她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吗。

  “握手,表示友好,这是我家乡的礼节,我是外族人”袁锐凝眸静静地看着他,纤手再向前递出,如是道。眼神清澈、明净,如山间轻流的小溪,又似万里无云的晴空,没有一丝杂质;更没有因自己一身紧贴的衣衫而生尴尬,仍是神情自若,仿佛身着华服美饰,在闲庭信步般从容大方。

  萧琛林于她气势所迫,慌乱地伸出右手,握住少女纤细嫩滑的小手时,脸红得血都快渗了出来:

  “袁——锐,玄玥师叔新收的小师——弟,哦,师妹,你好。”

  ‘飞鸽传书里可是没说玄玥师叔新收的弟子是个女子呀,糗大了,给江吟和歌行知道了可要笑死了。。。。。。’闷闷地想着。

  “你还真是呆呃,与宴歌行一样,是不是呀江吟师兄”放开他的手,袁锐别过头去,一面说着话,一面走到桃树下将晾在桃枝上的衣服取下,披在湿衣上,腰带轻系。

  虞江吟已到了一会,见证了两人别别扭扭地握手,正惊讶小师妹的坦然大方,忽见那只玉手伸到眼前,

  “你好,大师兄”

  俊脸也是一热,鉴于萧琛林之鉴,也大方地伸出手握住那只小手。

  “你好,我是虞江吟,小师妹真聪明,一下就猜到我们是谁。”

  “这不难呀,师父、二师兄、三师姐都有跟我说过你们的大概,再说谷里没有外人,只要动点脑筋就知道了,我可是做足了功课滴。”袁锐的声音清脆悦耳,如珠落玉盘,一时间山谷里再听不见其他声音,唯余珠玉互击。

  “大师兄,我先走了,你们请便吧。”

  袁锐说着,回身走了,转到北面桃林下,不曾听到身后有动静,于是回身来,看见二人还站在原处发怔,眼珠一转,旋即明了,于是笑道:

  “喂,你二人不是第一个看到我名字认为我是男儿的人;宴歌行师兄第一次与我握手比你们还要别扭,哈哈,所以我想也要这样地握握你们的手,不用气恼啦,快洗洗吧,你们可臭死了,哈哈。。。。。。”

  还是那样悦耳的声音,带着丝促狭的味道,渐去渐远,终不可闻;巨石旁的二人相视一笑。

  “死江吟,也不早告我师叔收的是个师妹,也不早些过来,害我出丑。”萧琛林佯怒,伸手一拳。

  “冤枉呀,我也是刚刚才知,信你也看过,只说收了个叫袁锐的弟子,再说耽搁这么久还不是因为你,跟师父汇报完后要给你收拾房间,你原先的房间给小师妹用了,好心没好报”送了个大大的白眼过去。

  “今日就不比了,明日再来罢,反正要待好几个月,早些回去罢,没兴致了”萧琛林有些意兴阑珊。

  “好”虞江吟一口应承,本就不想比,奈何萧琛林是个争强的主。

  

第一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