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疯了么

  她站起身,缓步走到他面前,收起泪水,她怕凌少祖会觉得她矫情,做作,来惜水漾的眼睛望着他,“我完全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招来你这样的对待!或者只是因为半年前我没有如期的在那里等着你的到来?所以你这颗瑕疵必报的心蠢蠢欲动来折磨我了?但是不是要看着我痛苦难堪,你才肯甘心罢手!!!

  “是!!!!”

  他吐字坚决,双手潇洒的撑着沙发靠背,指着来惜“你很聪明,但怪也只怪你过分聪明!我说过今天要看场戏,谁也没有权利说散场!中途是你喊了停,所以接下来由你来继续!既然敢惹怒我,你就应该准备好承受我的愤怒!!”

  “呵呵……”

  来惜看着凌少祖居然笑出了眼泪,然后她指着老黑“别难为他们,凌少祖,其实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变态!!!他们或许都比你有人性!今天带我来你是蓄意的,只是想这样玩我是么?你觉得我欠你的是不是?确实,我欠你的!但欠多少我还!即使现在你张口让我去死!!!我苏来惜会毫不犹豫,只要你现在说——”

  来惜都暗自佩服自己何来的勇气?

  有史以来第一次胆敢对着他叫喊,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勇气和力气。

  可是他终究没有说,来惜不知道应不应该感恩,他不想让她死?

  来惜看他那种玩味的冷笑,知道他不说并不代表不让她死,他折磨人的手段,就是让她活着受尽折磨!

  酒吧小而精致的舞台,只要是个人,都能随便跳上去玩耍扭动,来惜望着它心脏有一刻的偷停,她想看看,凌少祖要她难堪到何种地步?年轻酒保端着银色托盘迎面而来,来惜夺过那瓶昂贵的轩尼诗!

  她站在舞台上,她看到了凌少祖坐在那里仍旧高雅的不像话,他的处事不惊让人佩服!甚至眼皮未曾眨一下,来惜有一瞬间的想逃,但是她清楚,如果此刻逃,赌输的永远是她,永无出头之日。

  她站在那里不妖艳,但是却有着青春的野性美,她无须当下流行的彩妆去刻意雕刻,她皮肤天生白皙,一双大眼异常的乌黑!

  也许是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摸样让人忍不住窥探。舞台下已经开始躁动,男人们吹着口哨,邪眯着带色的眼睛像是能褪去来惜的一层皮,眼神那样赤裸裸。

  这个世界肮脏无处不存在着,那些是多么肮脏罪恶的嘴脸!

  “来惜?”

  她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擎涛居然在这里?

  她不用冒险了,眼前的人可以配合她演出戏!来惜突然觉得自己坏心眼了,她能做到的就是保全自己之后,再去拼了命保全他!!她不想,但是怎么办?她不知道凌少祖今晚要玩到什么程度。与其对着其他人,不如对着他!最起码不会觉得很恶心!

  来惜仰着头,异样的液体滚入喉咙,烧进胃里。

  “你疯了么?!”

  擎涛以最利落的动作跳上台,作势要夺过来惜手中的酒瓶,半瓶轩尼诗,就在那一瞬,全部淌进了一个女孩儿的胃里。

  来惜在他话音落下之时,在所有牛鬼蛇神的注视下,拿着酒瓶的手臂攀上他的脖颈!

你疯了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