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首席,放我走!

狼性首席,放我走!

千某某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呼吸凝滞

    狼有爱,只是爱的方式凶残!

  若宠你,他会不惜拔光獠牙,伤的自己血肉模糊也绝不放过丝毫啃舔你的机会!

  如初开始,只怪他的黑色温柔,濒临绝种!!

  恶魔爱上天使,一切****罪恶的开始!

淅沥的小雨打在玻璃窗上,今夜的天,好似是受了万般难言的委屈,不敢大声嚎啕,只能小声哭泣。

来惜的脸上全是小水珠,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不经意瞥见一楼,妈妈和王妈这个时间居然都没有睡?她猜测出七八分,苏成,今晚应该会回来,那个她很不喜欢的爸爸。

外面传来清晰的刹车声!炫白的车灯光线射在落地窗上,她嘲讽自己怎么一猜即中!半年了!这个混乱的家让她觉得可笑!

站去楼梯口的另一侧,她把自己尽量隐藏起来,外面在下雨,所以车上下来的身影很模糊,看不清,直到门被推开,她好奇的瞥了一眼。

只一眼,她倏地僵住,毛巾在什么时候已经落了地!手在这一刻紧紧的攥住楼梯扶手,怔怔望着门口那个跟着苏成一起进来的男子,恶魔,那个纠缠着她16岁的恶魔!!

他……怎么会?

王素琳脸色很难看,算得上是不友善,王妈在没有人吩咐的情况下自然也不敢上前招呼,苏成平时那种不可一世的样子此刻却是尴尬的!

凌少祖的表情是一贯的冷漠,倚在门旁自顾自的点燃一支烟,手中的打火机被他玩出了花样,凉薄的唇微抿出一抹非常放肆的冰冷弧度,一双寒潭冷眸环顾了别墅内的每一角,眼神并未放过楼梯口那抹若隐若现的胆怯身影。

不过他并不在那抹身影上多做停留,他……不急!

王素琳打量着他,高姿态站在凌少祖眼前,奚落的话脱口而出,毫不顾忌:“一个私生子,进了门也不知道先叫人?这里就算是个下人也是你的长辈!你还当真把这里当做你的家了!贱种!!”

处于愤怒之下,王素琳说出的话自然也不会好听,凌少祖薄唇抿出一个凉凉的弧度,深沉的眼眸直视王素琳,像是要吃了她!!!!

来惜突然觉得嗓子发哽,心瞬间被‘私生子’三个字打破个洞,头一颤,如海藻一样的湿漉发丝洒落在光裸肩头。

这……怎么可能?

这玩笑并不好笑啊!

苏成吩咐了下人为凌少祖安排房间,由下人引路走向二楼,来惜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心猛地提到嗓子眼,他那双眼眸让她很有压迫感。仿佛被他注视多一秒,她的世界都在颤抖!

直觉,他的出现并不简单!这是个有秘密的男人,她一直都知道!

她一步步在后退。他一步步在上来。

他并不急于靠近,似乎很喜欢她对他害怕和颤抖!知道怕就证明还记得!她初长成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轻抚!

来惜慌张无措极了,在接触到他眸光的一刹那闪身进去房间,立刻将房门反锁!靠在门上,手紧紧的揪着心口!

凌少祖踏足在来惜刚刚停留过的地方,空气里,还弥留着她的异样清香,无尽的贪婪表露在他的眉眼间,挑眉呼吸,‘碰’踹开浴室的门!

 在来惜的印象里,他永远是那么张狂放肆!好像帝王般所有人纷纷要对他俯首称臣!莫名的,她对那个男人的惧怕又徒添了几分,真的是脊背发凉,直到深夜她心里仍有余悸,隔壁住着个他,那种感觉浑身战栗真的好害怕!

  根本睡不好,浑浑噩噩爬起床推开门,进了洗手间伸手去拿牙刷,她一怔,杯子里多了一支深蓝色的,刷头正和她的挨在一起,他的?

  她勉强自己镇定,镇定……

  可是该来的还能如半年前一样逃掉么?

  室内的轻纱窗帘在随着早上的清风微微摆动,似少女那种柔软的风情在荡漾,这样的清晨,妖娆且妩媚,来惜穿着校服衬衫,当她照着落地镜系上脖颈最后一颗纽扣,正欲转身——突然!!!镜子里不经意落入眼底的男子让她瞬间跌倒在床,脸,失去血色,呼吸都在此刻凝滞。

  他,在做什么?!

  从窗帘的缝隙望去窗外,他的脸上是诡异的冷笑,左手端着一杯热咖啡斜倚在阳台边缘注视她……

  就那样赤裸裸的看着她脱下睡衣,然后一件,又一件,再重新穿上校服!他目睹着脱衣光裸的整个过程。

  那是一种什么眼神?看不清,他的眼中布满可怕的血丝!

  许久!

  在来惜手心冒着冷汗的时候,凌少祖转身,好似她是透明的,就那样消失在来惜的视线里。

  一瞬间,来惜的心脏真的好像都是停止的。

  餐桌上,来惜匆匆的吃了一些站起身,“我先去学校了!”

  苏成用纸巾擦了一下嘴角,露出罕见,看似很慈祥的父爱嘴脸。“让你哥哥送你去!”

  “不用了!”来惜离开餐桌!这是她和苏成,自半年前踏进这个家,说的不到第十句话!

  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外停着一辆招摇的红色玛莎拉蒂,来惜低头绕行,其实这对于凌少祖来说,并不是什么看的上眼的跑车,他以前的每一辆座驾价值,都远远超出这辆数倍。

  “滴——”

  “滴滴———”

  喇叭声都透着嘲讽和不屑,漫不经心的。

  来惜倏地站住,脑海仍旧在盘旋着早上难堪一幕,她有一种在他面前已经脱光衣服的羞辱感!

  呵!不对!不是没脱光过!只是逃走了而已!

  她不敢回头,只能轻声的说,“别按了。”

  显然男人对她吐出来的四个字置若枉然,更或许是没听到,车蹭地停在她身侧,顷刻间,她的书包从肩膀上消失,他粗鲁的动作,一言不发的冷漠在警告她。

  这种无言的举动是他一贯不可抗拒的命令,来惜满心恐惧!

  “我自己可以去……”‘

  学校’两字还没出口。

  引擎的轰鸣声,跑车在她眼前飞驰而去,只留车轮驰聘溅起的水渍掉落在她的裙摆。

  校门口,凌少祖倚在车前正吸着一支烟,引来一群女学生的叽叽喳喳各种倾慕言语。

  张扬的黑发短发凌乱被风吹起发梢,精致的脸庞轮廓明显有些混血的深邃,这个男人,生的精致如尊。

  很久后赶到的来惜跑的气喘吁吁。接着他甩过来的书包,她并没有走,迟疑的问“告诉我!你,回来要做什么?“

  她惴惴不安的等着答案,而他却不语,扔掉手指尖残留的烟蒂,薄唇嗤出的浓白烟雾走过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然后一步步欺身向她弱小的身体逼近。

呼吸凝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