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章 悲催的辕贞钰(4)

    御书房

  金黄色的案台上堆满了各色奏折,一只打造精致的熏香炉置于案台一角,淡淡的烟雾紊绕,室内飘着淡淡的龙涎香。

  一身穿五爪金龙明黄色龙袍的皇帝高坐龙椅,柳眉,星目,悬鼻,菱唇,虽然眼角已经有了些许皱纹,倒还真是个有气质的美男子。

  “父皇——”辕贞钰诺诺走进来,抱拳,行礼,小心翼翼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亲爹。

  “起来吧,有什么事?”这男中音听上去中气十足,深邃好听,男子却专心于手中的奏折,连个吝啬的眼神都不舍得施舍给他。

  “父皇,儿臣此次来找父皇确实有事,儿臣希望父皇能收回成命,退了儿臣与淼淼公主的婚事。”辕贞钰深深倒吸了一口气,诺诺的说出来。

  可不是,这父皇说一,他可是不敢说二的,那不是找死。

  从小后宫的女人对自己都是百依百顺的,唯独这父亲,总是绑着一张黑脸对自己,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他唯一的亲身儿子。

  “还有其他事情?”辕轩老帝头也不抬,一心扑在奏折上,语气淡淡,像是在询问着早饭吃了没一般。

  “父皇,没有了,就这一件大事。”辕贞钰故意加重语音,把大字拉得老长老长,希望皇帝老爹能够注意到。

  看到皇帝老爹一脸淡然,刚才强压下去的怒火又开始蔓延了,父皇这是什么态度?儿子的终身大事他怎么一点也不关心,甚至是那么随便,还强压,有这么逼迫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嘛。

  “没事,那下去吧。”辕轩老皇帝语气仍然淡然,却有着说不出的坚决。

  “父皇——”辕贞钰无限哀怨加无助的呼喊着,希望这能把人溺死的语气能勾起父皇心中的一点父爱。

  “下去。”短短两个字从唇角溢出,态度坚定,不容质疑。

  短短两个字犹如一把锋利的刀片轻轻滑过辕贞钰已深受打击的小心房,顿时一道小口子洋溢出血丝来,一个劲儿流个不停。

  “父皇,我不娶,打死也不娶那母老虎。”辕贞钰眼眸骤然变冷,点点碎冰冰都融入里面,锦袖中的双拳攸的攥紧,腹部传来的火气直逼喉咙,低吼出声。

  “放肆,两国联姻岂是你说不娶就不娶。”皇帝老儿闻言微微眯起阖黑的眸,深邃幽暗的目光直迫入他的眼底,微抿的唇角,勾起淡淡怒气,起好听低沉的嗓子低吼着。

  “就是不娶。”辕贞钰干脆大手一挥,转身就想走人。

  娶妻的人是我,我说不娶就是不娶,要娶你自己娶去。

  你还能把我绑道慕容国去?

  “来人啊,把太子请到困福宫,没朕的允许,一步也不能踏出坤福宫。”辕辕皇帝这嗓音就像黑色天鹅绒一样,在深邃的苍宇中淡淡撩起,单单只是这声音就足有摄人心神的作用!

  “父皇——”辕贞钰转身无限委屈的呼喊着,父皇从没这么对过自己,这次是怎么的,这么狠,软禁坤福宫,那不是要了自己的命。

  “太子殿下请——”两个侍卫走过来,拱手行礼道。

  “不去——”辕贞钰看到老爹一副势在必行的样子,火气更大,剁着脚,真是要气死他了。

  “太子殿下,得罪了。”两个侍卫伸出双手想架住他下腋,像抬猪一般抬走。

  “放肆,本太子有脚,自己走。”辕贞钰甩袖,很冷一声,十分不爽的往坤福宫走去。

  想我娶那母老虎,休想,这场硬战,我跟你们耗定了。

  

10章 悲催的辕贞钰(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