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回合 由一个秋千引发的血案

  鱼小蛮一早便去羽坤宫请了安,今天太后的心情似乎很好,夸了夸鱼小蛮在诗会上的表现,转头便问道:“小蛮,你今年十六了吧?”

鱼小蛮愣了一下道:“回太后,小蛮今年是十六了。”其实她真实的年龄是三百四十岁……什么?有人说小蛮好老?那小蛮一定会告诉你,这在神仙里算是小岁数了。白娘子还是一千多岁升仙的呢,她才三百多岁就快升仙了,也算是天才少女了吧?

“小蛮可有了意中人?”太后眼中是慈爱和好奇的光。

“没有啊……”

太后笑了笑道:“小蛮你是我们羽国大将军之女,身份显赫,若是有了意中人便来告诉哀家,哀家为你做主。”

这句话便缭绕在了鱼小蛮的心头,这算是在答应她她要嫁给谁都可以么?只是鱼小蛮还是没胆问一句,我要嫁给帝君行么?

于是鱼小蛮怀着满腹的愁思回到了住处昔薇阁。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一阵少女欢快的笑声。

鱼小蛮心中好奇,快步进了院子,见阁楼前那棵大树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一个秋千,而如意正坐在秋千上欢乐的荡着,身后推秋千的是太后新给的宫女木棉。

“好啊,你们,背着我做了秋千也不让我先玩。”鱼小蛮佯怒大喊道。

经过了好几天相处的如意和木棉倒也没有那么怕她了,于是两人停了下来,朝她喊道:“小蛮小姐,快来试试我们新做的秋千。”

“好呀好呀。”鱼小蛮一屁股坐在了秋千上,她可是好多年没有玩秋千了,自从天上颁布了《保护天界仙树的有关规定》之后,鱼小蛮已经一百多年没有玩过秋千了,现在终于又能玩了,心里自然是欢乐得不行。

“推高点……哈哈……”鱼小蛮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觉凉爽的风从耳边,发间、指间“呼呼”吹过,胸口里是一阵欢乐的心跳,仿佛回到了山间奔跑在林间的小妖时光。于是脸上的笑容越发放肆了起来。

“小姐,抓好啊。”身后是如意焦急的喊声。

“没事。”鱼小蛮继续感受着这秋千带给她的那久违的“少年”时光。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她和无尘第一次在天界玩秋千的情景,那个时候芳菲殿门口有一颗大树,那树似乎是某个大神的休眠体。那天她提议要玩秋千,无尘经不住她烦便做了一个。

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欢乐的大笑着,而无尘在她身后推着秋千,念起了一首词: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鱼小蛮想着想着便也念出了这首词,她不知道无尘为什么要念这首词,但是她却非常的喜欢。

忽然的,鱼小蛮感觉到身后推秋千的力道猛的加大了,将她整个人都推得高高荡了起来。

“哈哈……如意,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对对,就是这么推……”她转回头本想鼓励如意,却发现如意和木棉神色惶恐的站在了一边看着树下推秋千的人。

鱼小蛮看了过去,发现那是个陌生的男子,他抬起头与她对视的一刹那,那双专注的眼睛忽然与记忆中那一双重叠了起来,鱼小蛮身体一僵……这难道是……这么想着,她忽然一个重心不稳从秋千上摔了下来。

“小心。”那男子伸手稳稳接住了她,鱼小蛮从他怀中惶恐不安的抬起了头,那男子和段沐寒一样有一双迷人的凤眼,只是那里面有着一股迫人的精明,让人不敢直视,他没约四十来岁,因为生着一张好面皮,这样的年纪反而显得他更加成熟而迷人。

“帝君小心。”身边的如意看到刚才那情景吓得脸都白了。

“帝君?”鱼小蛮看着他,那男子长得倒真的和段沐寒、段子谦有几分相似。这……就是她的恩人……她嫁给他就能成仙的那个人!

“你怎么了?”羽帝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唤了一声。

鱼小蛮回过神的时候,心跳却再也慢不下来了……她想到了升仙的样子,想到了以后和相思平起平坐,相思再也不敢丢下她独自去天界游玩的情景,以及和无尘一起守着芳菲殿……

“这位姑娘……你怎么流鼻血了?”鱼小蛮听到羽帝那磁性的声音问道,然后她回过神抹了一把鼻子——这个动作却让那鼻血在她脸上染了一条长长的红痕……

“哈哈……”昔薇阁里传来帝君爽朗的笑声。

但是此后的鱼小蛮却丧气了好久……她居然在帝君面前这么糗……他一定不愿意娶她的……那她的恩该怎么报啊?

————扇子分割————

=。=虽然是大叔级的羽帝,但是灰常有爱啊。

……扇子不是叔控……绝对不是

六回合 由一个秋千引发的血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