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三回合 因祸得美男福

  皇宫从来都是一个秘密滋生的地方。

鱼小蛮从羽乾宫跑出来,准备在段沐寒回来之前拿回那张休书。为了更快能出宫,她选择了走近路,那条近路弯弯曲曲折进了御花园后,平时也少有人走。

可是走着走着鱼小蛮却发现她好像迷了路,这一片花园处处是假山池塘,曲径通幽,哪里的路都似乎是一个样子的。

正在鱼小蛮发呆的当儿,从假山后慌慌张张冲出来一个人,将她撞了个仰面朝天。她定睛一看,是个比自己高两三个头的男子,竟着着一袭黑衣,还蒙了面。

鱼小蛮想要大叫,黑衣人却先一步蒙住了她的嘴,要是换了别人不先吓得呆住也吓晕了,但是鱼小蛮却没有,她不断的挣扎着,若说是为了摆脱黑衣人的控制不如说是为了想趁机看一看黑衣人的面孔。

那黑衣人显然不善于处理这种情况,只好将鱼小蛮连拖带抱往假山背后那口枯井里塞,挣扎期间她忽然从那男子身上闻到一股竹叶清香,紧接着,她忽然感觉到黑衣人松开了她,然后身体一沉便落入了井中。

鱼小蛮虽然在空中稳住身形,轻轻落在了地面上,但还是由于学艺不精在落地的瞬间崴到了脚……

“呼……”鱼小蛮疼的轻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抬头看了看那个离自己大概有十多米高的井口。

现在怎么办?休书还没拿回来反到被困在了井底……于是她朝四周看了看,想要找到什么能帮助她出去的东西——通常武侠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

“那是什么?”鱼小蛮看到井中光线照不到的一角有一团黑黑的东西,于是她站起来,用一只脚跳着来到了那里。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女子——准确来说是一个女子的尸体。

这个时候若是换了别人肯定大叫了起来,可鱼小蛮却极度好奇的蹲了下去,仔细研究起了这具尸体。这尸体穿着宫女的衣物,应该是个宫女……尸体没有腐烂的迹象,应该是不久前才掉下来的。

难道是失足么?或者是遇到了那种黑衣人?鱼小蛮的小脑袋里开始装满了各种离奇的画面。

正当鱼小蛮在拼命纠结这女子的死因的时候,她听到地面上传来脚步声,于是立刻站了起来,大声喊叫道:“喂,上面有没有人,我被困在井底了。”

绳梯慢慢放了下来,一个男子从上面爬了下来。鱼小蛮有些激动地朝着他走了两步,却忽然觉得脚上一痛,脚下一软便要跌下去。

好在一双有力的臂弯接住了她,刚刚达到他胸口高度的鱼小蛮不得不仰起头才能看清来人——那是一个英挺的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身上却全然没了稚气,仅仅是一举手,一蹙眉,也难掩其优雅与卓越。此时的他正站在井中光线最亮的地方,一身白色的军服在光线下发出一种耀眼的白色光晕。

他的身份不难猜,像这般俊朗斯文,能将刚与柔结合得如此完美的,整个羽国,除了传说中的战神慕容流苍以外,恐怕没有别人了。

慕容流苍看着她,见她一张小脸有些好奇有些迷茫地看着他,小娃娃般的粉白面孔在阳光下闪着光,脸上有好奇有迷茫或是……一种依赖。

那一刻,慕容流苍忽然觉得她很像一个人——那个总是仰着脸看着他,仿佛他就是她唯一依靠的小小女童。

“慕容将军?”直到他听到鱼小蛮的声音才忽然回过神来,立刻后退了一步,有些尴尬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没有?”鱼小蛮歪着头笑了笑……这家伙长得还真不错嘛。

慕容流苍再次愣了一愣,那个人……那个人要是还能像她这样再对着他微笑,那该多好啊。

“那里有一具尸体。”鱼小蛮指了指身后,然后慕容流苍便蹲下去检查了一翻,随后他站了起来,询问了鱼小蛮掉下井的经过。他注意到鱼小蛮的腿伤,问道:“姑娘,不如让我背你出去吧?”于是便在她跟前蹲了下去。

然后鱼小蛮毫不客气的趴在了他宽厚的背上。随着他一步步向上,头顶上的阳光便越来越近了。

“你是哪个宫的公主?跑到这里来玩耍?”鱼小蛮听到他好听的声音问到。

“你怎么知道我是公主的?”

“你穿着的衣服虽然简单,但是用料却是上乘的,若是嫔妃如何敢让我背你?”慕容流苍轻笑着回答。

鱼小蛮笑了笑,“那算是对了一半吧。”她才不想承认她是某个没教养的王爷的老婆呢……要是这将军和他有仇,把她又丢进井里去也说不定。

当他们到了地面上的时候,鱼小蛮终于从这种半迷糊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她的休书还没有拿回来!

“大恩不言谢,慕容将军,下次有空请你喝茶。”鱼小蛮一边暗暗用了点恢复法术让脚能活动,一边从他身上跳了下来,狂奔出去。

慕容流苍笑了笑,回头看了看井底的尸体,但是当他发现这口井从地面到井底有多深的时候,他原本沉静的眼睛忽然涌起了一阵波澜。他转头看着少女消失的地方,意味深长的想着什么……

十三回合 因祸得美男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