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回合 段沐寒,你的裤子被偷了

  段沐寒将身体泡进蔻汤的时候,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最近忙着处理因为婚礼而挤压下来的事务,还真是够累的。

这一池蔻汤是整个羽国帝三大温泉之一,位于这家名为黛雪楼的青楼后院,阵个池子是露天的,周围种满了各种花木。现在正值春季,那满树的玉兰花开得灿烂,一树树全是满满的白色花朵。

段沐寒睁开眼看着枝头的玉兰花随着若有若无的微风飘落到池水中,那些白色的花瓣在落在水面上时使水面轻轻荡起了一串串涟漪。

此时他脑海里忽然浮现起那个一身白衣的少女。

“王妃很苦的……” 段沐寒捞起水面上的花瓣,想起那少女唱这歌的表情,真是……那么理直气壮啊……

“在想什么呢?”有人重重拍了拍段沐寒的肩膀,随后也滑入了水中。

段沐寒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男子,见他此时他也正眯着眼睛,惬意的享受着。于是摇了摇头道:“没想什么,八弟怎么想起来我黛雪楼了?不怕弟媳知道了罚你?”

原来来人是八王爷段墨染,只见他听了这话愣了一愣,然后假装轻松道:“我才不怕她呢。”段沐寒看着他一脸“妻管严”的嘴脸,不由笑了起来,“八弟当年驰骋沙场,名声远在慕容流苍那小子之上,现在却怕起了一个女人?”

段墨染狠狠横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那个王妃呢?听说她可是宫中有名的悍妇啊。”

段沐寒淡淡一笑,“你说她?你去杂役房看看现在在扫落叶的人,那个就是她了。”

段墨染一听,心中涌起不少崇拜之情,“六哥,你好厉害呀,什么时候也传授几招吧。”段沐寒皱着眉拍掉段墨染伸过来的魔爪,问道:“最近殷渊那边有什么动作?”

段墨染立刻恢复了一脸严肃,“你没有娶他女儿当王妃,你说他能怎么办?”

段沐寒冷笑了一下,“想利用一个女人牵制住我,殷宰辅的如意算盘未免打得太响了点。不要说我没娶他女儿就算娶了也是一样。”

“那你为何要娶那鱼家的嫡长女?你和鱼将军不是从来都不合么?”

段沐寒伸手搅动着水中的花瓣,眼底是一抹复杂的神情,“这件事,你以后就会知道。现在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搬倒殷渊那个老匹夫。”

“谁在那里?”段沐寒忽然感觉到了花树丛中的一丝异动,喝问道。

此时一直躲在树后的鱼小蛮连连叫苦——她原本真是偷跑进来想拿着段沐寒的衣服威胁他要他把她调出杂役房的,可是当她来到这里,看到还有一个男子在场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计划不能实施了……她鱼小蛮可没有笨到让第三个人知道她耍流氓的举动。

于是她一直躲在树后,想找机会开溜,忽然又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提起了她这具身体的老爸,于是就蹲在那里继续偷听了起来。可是没想到她蹲到腿麻,刚想站起来活动活动的时候却被段沐寒发现了……

鱼小蛮被这一喝,吓得连忙抓起了身边一件衣物遮住脸,她可不想背上偷看男人洗澡的罪名……这事若是传出去,她还怎么活得下去……若是只是偷看自家夫君也就算了,可是旁边不是还杵着一个的么?

“问你呢。”段沐寒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鱼小蛮低着头,看见他赤着脚站在了她的面前,身上的水珠还顺着上身不断流下。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这是什么人啊!居然这么淡定的赤果果站在她的面前了!这到底是她在耍流氓还是段沐寒在耍?

不等段沐寒上前,鱼小蛮已经遮住脸飞奔了出去。

段沐寒看着那个穿着脏兮兮的衣服的女子狂奔出去的时候,隐隐觉得那背影眼熟……难道是……

就在他还在努力分辨那女子到底是不是鱼小蛮的时候,段墨染的一句话让段沐寒“霍”一下暴怒了起来。

“哈哈~段沐寒,你的裤子被那女人偷了,看来你要光屁股回去了。”段墨染一边翻着衣服,一边顶着那张可恶的笑脸大笑了起来。

段沐寒转过头看着段墨染,后者不由颤抖了一下,那眼神太可怕了……如果眼神是条鞭子的话,此刻段墨染应该已经被段沐寒鞭成了肉泥了吧……

鱼小蛮,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是吧?本王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扇子————

早早起来求收藏+推推~和评论

十八回合 段沐寒,你的裤子被偷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