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回合 你这没教养的王爷,我要和你离婚

  满屋灼眼的红,喜庆祥和下仍是透着掩不住的疮痍。

  这是场可笑的婚礼,可当繁华喧嚣落尽,演绎到这无可挽回的地步,任是谁都笑不出声。

  昏黄烛火混合着窗外流泻进来的盈盈月色,把眼前男人的脸映照得分外森冷。他唇角扬出漂亮弧度,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

  “段沐寒?”相视许久,鱼小蛮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兴许是繁冗的规矩让她忙得连水都顾不上喝的缘故,从喉咙间挤出的嗓音干涩又喑哑。

  边问,她还边不知死活地伸手用力扯着他的脸。易容术?恶作剧?闹洞房的新法子?各种假设在春风脑中不断涌现,她甚至夸张地怀疑段沐寒和羽帝会不会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耍着她玩。

  那一副实打实的妖孽皮囊、独一无二的诱惑容颜,一再证明他真的是段沐寒。

“你也可以叫我六王爷,或者……夫君。”他垂眸,挥开了那双仍旧在他脸上为所欲为的恼人爪子。

“这是怎么回事?”鱼小蛮顿时摸不着头脑了。

“我向太后请求将你给我,结果你也答应了。”段沐寒微微偏过头,右手抬起落在她的后脑,穿过她的发,抿唇冷佞地笑,“你只要清楚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王妃,往后,段子谦这个人与你再无瓜葛。”

“什么?!”居然是她自己误会了太后的问话!而且听他这么说,他似乎是为了让段子谦得不到她而娶她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别老什么什么的问,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男人。” 简明扼要的答案让她无言以对,而段沐寒也完全没想要她搭话,兀自倾身靠向她,嗅着发间传来的素雅馨香,噙着一抹坏笑,他指尖抬了抬,替她将碍眼的发拢到耳后。

于是,xing感薄唇故意若有似无的擦过她的耳垂,糯软的舌尖带着挑逗意味地在她耳廓边一扫而过,随即,满足地听着她的抽气声,餍足的哂笑呢喃:“你知道吗?我一直有个愿望。”

“什……什么?”鱼小蛮已经完全处于被这个意外的婚礼打击以及段沐寒一连串亲昵的动作变得眩晕的状态,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用一招大力金刚脚(自创的)将他踢开。

他在她耳边吹拂的气息让她感觉痒痒的想逃,逃离这神秘莫测的男人。

显然,段沐寒不会让她如愿,原先抚在她后脑勺的手收回,转而,稍一用力便将她推倒在床上。鱼小蛮刚想挣扎着爬起来,就见他很有先见之明地倾压而下,握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牢牢桎梏住。

  几丝凌乱的额发随着他的动作垂下,肆无忌惮地在她眉心撩拨着,冷冽的眸半寐,居高临下地看她,答道:“很想让段子谦因为失去你,而失去大将军的支持,最后与帝位错身而过……”

  绵长沁软的尾音隐没在交缠的唇齿间,趁鱼小蛮慌乱失神的刹那,他迅速准确地虏获她的唇,熟练得让她压根来不及避让。不同于那一晚林间缠绵蜜意的吻,这一次是啃咬,更像是种惩罚。

原来……原来她只是他夺得帝位的一个赌注!

然后她看见段沐寒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刀。“你……你要干什么?”鱼小蛮脑海里忽然冒出了“先jian后杀”这个词。

“干什么?”段沐寒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说不出的温柔,却让鱼小蛮一阵战栗,“想让你做我的王妃,一身一世都休想逃离我的身边。”

然后他抬手……割破了她的手腕,然后将她的鲜血滴在床单上。

“这是什么意思?”鱼小蛮长年住在深山,根本不懂男女之事,段沐寒的作为让她觉得他难道是个恶魔?要用她的血开个法阵才吃她?

然后段沐寒站了起来,一把将她抱起丢在了床下。最后自己爬上床躺了下去。

“你什么意思?”鱼小蛮终于回过了神,怒火冲冲的问道。

“我不习惯两个人睡。”说完便转过身不再搭理她。

好你个没教养的王爷!居然敢让我睡地板?!你等着,明天就去找太后和帝君,我要跟你离婚!鱼小蛮狠狠瞪着段沐寒想着,最后居然经不住忙碌了一整天袭来的困意躺在地上睡着了。

------扇子分割————

-。-有米有人给点支持,来点留言推荐呀-。-

呜呜~

十回合 你这没教养的王爷,我要和你离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