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做恶梦了

  尚晋回到家中,吩咐说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在他走出房门前不许任何人打扰。

  尚父尚母也知道从来没有在女人面前吃过亏的他正在承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打击,他们也就知趣地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让他缓一缓压力。

  尚晋轻轻关上房门。他似乎变得没有了脾气,做什么事都是轻手轻脚的。

  他躺在床上,双手抱在脑后,目光有些呆滞,脑海里回想着他和夏羽过往的点点滴滴。

  五年前,在夜店里,桀骜不驯的他把夏羽当成了自己的猎物,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将她吃干抹净。本来还以为她会主动地出现在自己前面要钱要物或要尚家少奶奶的身份,可是她竟然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直到五年后再见到她,她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一开始还并不想承认认识自己,后来在陈经理的面前才不得不承认了。

  虽然他一直想要要回夏欣,可是夏羽并没有放弃。明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却还是勇敢地和尚家做斗争,最后居然还赢得了官司。

  这个女人,自己认识吗?或者说了解吗?

  如果说五年前是一个错误,那么现在再和她纠缠,会不会也是一个错误?老天是在惩罚他五年前的过错所以才让他现在失去自己的女儿吗?亦或者,自己在五年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现在连孩子也要失去?

  到底哪一个猜测才是对的呢?

  迷糊中,发觉眼角有点痒的尚晋伸出手来摸了摸,明显有点湿润。下雾了吗?还是空气里水份太多?

  尚晋擦了擦,终于在无尽的想像中进入了梦乡。

  尚晋看到夏羽拖着哇哇大哭的夏欣走向悬崖,他连忙追了上去,呼喊着叫她停下来。可是她越走越快,自己的脚步却怎么迈也迈不开。

  等到他好不容易赶到悬崖的边缘,夏羽已经双手把夏欣拎了起来,就要往下面扔下去。他连忙喊道:“不要!不要啊!”

  夏羽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疯狂:“你当年是怎么对我的?你有问过我要不要吗?”

  尚晋赶紧跪了下来,苦苦哀求夏羽道:“我知道是我错了。你惩罚我吧,只要你放过夏欣就行。”

  夏羽冷笑一声:“你很在乎她是吗?那么我就要毁了她,就像你当年毁了我一样。”说完就真的把夏欣扔下了悬崖。

  尚晋撕心裂肺地冲了上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夏欣小小的身子离自己越来越远,慢慢变成了黑点。

  “小欣!”尚晋嘶吼了一声,清醒过来。原来只是一场恶梦而已,浑身却已经汗津津的湿了一大片。

  尚晋扭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四点了。

  他静静地躺了几分钟,等到呼吸慢慢平稳后才起来到浴室里洗了个澡。

  当他把沐浴露当成了洗发水倒在头上搓了半天,发觉味道不对劲时,他才清醒过来原来刚才自己一直还沉浸在那个梦魇当中。他使劲摇了摇头,想把刚才梦中的阴霾赶走。可是没过多久当他发觉内裤扎得他有点不舒服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穿反了。他“SHIT”地咒骂一声,穿好后飞快地走出了浴室。

  他再一次看向墙上的钟,四点刚过。

  

做恶梦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