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用物换人

    接下来的行程完全在沉默中进行,夏映雪没敢再多看他一眼,而淳于尧再次拿起了文件仔细的阅读着,刚刚的小插曲似乎没有发生一样。

  下午的时候,飞机终于抵达了贝罗荷里宗特,然后转乘汽车来到了一幢花园别墅。

  一下车,夏映雪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她忘记了巴西是位于南半球的,现在是冬季。

  刚刚转乘汽车的时候虽然觉得冷,但是只是一瞬间的事,现在看到的确是一层雪。

  一件羽绒服披在了她的肩膀上,夏映雪回头看了淳于尧一眼,然后赶紧穿上。她的确忘记了南北半球之间气候的差异,而淳于尧出门前的惊讶恐怕是在讥讽她的愚笨吧。

  “走吧”低头看了看她,淳于尧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而她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华丽的别墅可以用低调的奢侈五个字来形容,门前站了六个欧洲仆人打扮的欧巴桑,一名黑人像是总管之类的人上前来恭敬的打着招呼。

  还没等他们进去,路边一辆林肯加长汽车停了下来,淳于尧回头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笑容,上前几步跟来人拥抱了一下,这个动作让夏映雪瞪大了眼睛,在她的认知里,淳于尧似乎永远是冷冷的感觉,这样的热情,她倒是第一次看到。

  两个人欢快的交谈着,夏映雪很快就悲哀的发现,她没有一句话是听得懂的。

  到了客厅,仆人们训练有素的为主人和客人准备食物及茶点。

  夏映雪坐在两个人的旁边,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来人那肆无忌惮的打量以及眼中深深的研究味道让她更加如坐针毡。

  突然淳于尧低头在她的耳边说道“这位是吉尔玛,他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她脸上露出微笑,礼貌性的向吉尔玛点了点头,这才看着淳于尧问道“你们说的是葡萄牙语吗?”

  深邃的眸子定在她的脸上,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晶亮“你听得懂?”

  “不”她摇了摇头,赶忙解释“我听不懂,只是觉得巴西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所以应该说的是葡萄牙语”

  话说完,她有些后悔,这次她似乎又多嘴了。

  赞赏的目光锁定在她有些懊恼的小脸上,他没有再说话转过身继续和吉尔玛交谈着。而他时不时投在她身上目光却带着一丝丝的不悦。

  不一会吉尔玛起身告辞,临行前在夏映雪的手背上轻轻一吻,而这个动作让身边的淳于尧微微眯起了眼睛。

  看着吉尔玛坐上了车子,夏映雪挥了挥手表示再见。

  “怎么,见了一面就舍不得人家走了?”淳于尧低沉的嗓音传出,让夏映雪一阵。

  她转过身看着他“怎么会,那是你的客人,我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而已”

  “礼貌?”他粗糙的拇指和食指捏起她光洁的下巴,鹰隽般的眸子看见她浓黑的眼中。

  她剪眸轻扬,一阵吃痛,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到了他,氤氲的眼眸中有一丝难以忍受他的坏脾气。

  “如果只是礼貌,会让吉尔玛向我要你吗?”他眸中的深邃越来越深,夹杂着一抹怒气慢慢的接近着她。

  “看来,我还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挺值钱的,让吉尔玛可以用一整颗粉钻毛坯来换你”他的话在她的耳边造成了一种爆炸式的效果。

  难道,他要把她让给那个吉尔玛吗?一颗粉钻毛坯的价格,她不知道是多少,但是这种用物交换她的说法却让她心痛不已。她又不是商品,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

  

用物换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