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絮 叨

    欧阳昊在众人走后,走进重症监护室,他坐下来,举目凝视着林晓芙那张苍白昏迷的小脸,脑海里又出现第一次见到林晓芙的情形:、黑框大眼镜、白色棉质衬衣短袖、牛仔裤、宽带凉鞋……

  “晓芙,那时候的你活泼开朗倔强,有些犯迷糊,却又古灵精怪的,会让人觉得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阳光,对,就是阳光。这道阳光逼进我心里,使我觉得生活有趣起来,甚至还想多捉弄几次,就是想看到你多变的神情以及阳光的眼神。可是,事情却被我搞的越来越糟……”

  欧阳昊慢慢回忆着,叙说着,当记忆的画面回到那条去尊爵门的路上时,他不由探下身来,握住了林晓芙的手,说:“晓芙,那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摘眼镜吧?摘掉眼镜的你好迷人,那双黑白分明、清澈透明的眼睛散发着幽深湿润的光芒,真的好美!我控制不住地想看到你那双眼睛,可又怕心里的那份渴望,我……晓芙,当你穿着黑色衣裙走出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周围没有了任何景色,似乎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你,这个感知再次吓坏了我,我内心觉得对不起馨禾了,便甩下你先出去了。没想到,你突然又出现了,却是用双手提着鞋,呵呵。”

  说道这里,欧阳昊的目光变得异常的温柔,嘴角也浮上了一抹微笑,他说:“你总是以最特别的姿态出现在我准备放弃你的那一刻,所以,我越挣扎,越无法放弃,无法视你而不见。你说,我这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对不起馨禾了?”

  欧阳昊的眼里湿润了,他看着林晓芙紧闭的眼睛,不由用手轻抚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睫毛,痛苦地说:“晓芙,当得知被你秦佩玲绑架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生怕她会伤害你,可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你受尽屈辱,却还得面对接下来体内的毒。我也想让你自己熬过去,可又担心你出现不测,所以那晚,我要了你,既是无奈,也有一丝渴望,所以我无法面对你了,只好半夜逃离,结果又害你摔楼梯。都是我的错,我懦弱,我不是男人。晓芙——”

  欧阳昊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揪扯着,他痛苦的垂下头,双唇吻上了林晓芙的手,一滴滴泪水掉在那苍白的手背上……

  良久,欧阳昊再次抬头,用手抚摸着晓芙的脸,温柔地说:“晓芙,你一定要好起来,墨墨需要你,他在等着你。只有你好了,才能怨我,恨我,否则,你什么也做不了。我相信你是坚强的林晓芙,是打不倒的林晓芙,所以,你一定要醒来,好吗?还有以后也别吃炒饭了,要吃点更好的,你太瘦了,我实在放心不下。那次,在员工餐厅遇到你,是的,那是我故意去的,我只是想看看你,看你的伤好了没有?看你的胳膊……即便你不理我,即便被大家注视,我都不在乎,只是为了看你好不好?我为什么会那么做呢?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了。”

  欧阳昊的目光始终盯着林晓芙,双手也紧紧握着林晓芙的手,他无暇顾及其他了,也无心顾及其他了。

  司徒文博走了进来,他看着这一幕,惊愕不已,便轻咳一声说:“欧阳,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欧阳昊放开林晓芙的手,木然地摇摇头,“她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吃得下?”

  司徒说:“如颜是不是来过了?”

  欧阳昊闻听,这才抬头看向司徒文博,“我没看到。”然后停顿一下又说:“文博,如颜还是以前的馨禾吗?”

  “你让我说实话吗?”司徒文博问道。

  欧阳昊点点头,“我总感觉如颜和馨禾是两个人,一个像玫瑰,一个像雏菊,有时我很矛盾,不知道到底该把她看作是馨禾,还是单纯地把她当做如颜?”

  “也许你该把她看作是如颜吧!毕竟过去五年了,她的变化太大,已经不是过去的馨禾了。”司徒文博说。

  欧阳昊沉默了,目光再次看向林晓芙,“文博,她会好吧?她一定会好的。”

  司徒文博担心地看着欧阳昊,长叹一声,“我还是给你弄杯咖啡吧!”

  欧阳昊没吭声,只是怔怔地看着林晓芙,眼神里溢满痛苦、伤心、矛盾……

  

第四十七章 絮 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