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方寒的担忧

    晚上,四公子聚集在了炽烽,共同为这次团聚庆祝。欧阳昊喝一口酒后,就问方寒:“禾儿呢?”

  方寒一听,苦着脸说:“欧阳,你就不能让人喘口气嘛,一见面就问你的禾儿,真是重色轻友。”

  “是啊,那又如何?”欧阳昊不客气地说:“快说。”

  “据我调查,禾儿从你家离开后,就一直住在本市的表姐家,后来生了一个男孩子,孩子刚出生没几天,她就车祸了,然后不知所踪。”方寒三言两语就说完了,然后若无其事地端起了酒杯。

  欧阳昊冷眼看着他,“这话你告诉过我了,关键是孩子到底在哪里?禾儿到底在哪里?他们母子是死是活?”

  “不知道。”方寒说。

  “你!”欧阳发火了,一把夺过方寒的酒杯,“你到底是不是侦探?还全亚洲赫赫有名,我看可以关门了。”

  方寒看着欧阳那张要爆发的脸,冤枉地说:“老兄,这已经不是一件简单的找人事件了,白馨禾车祸后无辜失踪,这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而且这个人势力很大。至于为什么要隐藏白馨禾,那我就不得而知,一切只有等她主动出现后才能弄明白。”

  “她都失踪这么都年了,会主动出现吗?”欧阳昊惆怅地叹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司徒文博打断了二人的话,“你们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方寒耸耸肩,冲他撇撇嘴,意思是我有什么办法?

  冷凌开口了,“欧阳,你取消了婚约,秦濯能善罢甘休吗?而且你送给秦佩玲的礼物也太特殊了点吧,她一定会报复的。”

  “对对对,还有那个林晓芙,你准备怎么办呢?”司徒文博跟着说道。

  方寒纳闷地问:“林晓芙怎么了?他们不就是契约情人的关系嘛!”

  “契约情人?”司徒文博和冷凌同时惊呼。

  欧阳昊看着三个人,烦躁地说:“你们能不能不谈我的事情?谈谈你,方寒,下午找林晓芙的女子是不是你的万眉?”

  方寒说:“是啊,万眉提议让我请你和林晓芙吃饭,你看如何?”

  “不行。”欧阳昊考虑都不考虑就拒绝了。

  “哈哈哈……”方寒大笑起来,“怎么林晓芙和你一样敏感呢?也是毫不犹豫拒绝。喂,你该不是和她之间发生什么了吧?”

  司徒文博一听,神秘地说:“他们之间啊,哈……”

  欧阳昊恼了,冷冷地说:“司徒,冷凌,你们要是敢把我的事情给这个专门好打听人私事的方寒透露半个字,那休怪我不念兄弟情分。”

  方寒一听,越发纳闷了,他看看冷凌,冷凌把头掉过一边去了,又看看司徒文博,司徒文博一摊手,表示没办法说了。

  “好了,今天就散场吧!”欧阳昊烦躁的一把拉下领带,独自走了。

  方寒说:“他怎么了?完全像吃了火药一般,白馨禾不能提,现在林晓芙也不能提了,他该不是做了对不起林晓芙的事情了吧?坏了,这要让我家万眉知道,那我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她非把我碎尸万段不可。”

  “啊!”司徒文博问道:“这关你家万眉什么事?”

  方寒苦着一张脸说:“我家万眉和林晓芙是好朋友。”

  “啊——”这下就连冷漠的冷凌也参与了进来,他和司徒文博相互看看,均露出担忧的目光来。

  司徒对方寒说:“完了,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你就小心被碎尸吧!”说完,也自顾自走了。

  “喂,告诉我怎么回事嘛!”方寒急了,只好转头看向冷凌,冷凌忙站起来,“我有事回公司,今晚你就留在炽烽值班吧!”

  “喂,你们还是不是朋友,我刚回来,你们就把我独自撂这里了,”方寒冲二人的背影喊到。

  “没办法,因为你值班值的最少,拜拜了。”司徒文博的声音从边传来,然后就听到他和冷凌大笑不已。

  “值就值吧!”方寒端起酒杯,思绪又回到了欧阳昊和林晓芙身上,二人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呢?然后他诡秘地一笑,世界上还没我方寒调查不到的事情呢!即便是白馨禾失踪之事,我不也调查的差不多了嘛,虽不知道幕后人,但最起码知道她受伤严重,做了多次整容手术,费用高额,可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的。估摸着,她的伤口都好了,也该露面了。

  “秦佩玲、林晓芙、白馨禾,这三个女人碰面了,会掀起什么大浪呢?欧阳该怎么招架呢?”方寒暗自思忖,神情间满是担忧。

  

第三十章 方寒的担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