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漠然相对

    屋子渐渐暗下来了,墨墨还在熟睡,林晓芙摸摸他的头,已经不烧了,不由松了一口气,她翻身下床,觉得头晕的没那么厉害了,便走到煤气灶旁,准备给墨墨和自己煮点粥。这五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无论病痛还是伤心、痛苦,她都没太多的时间流连在其中,因为她和墨墨必须的活下去。

  林晓芙刚把粥煮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那扇门,就又把目光收了回来,依然集中到粥上。可敲门声还在继续,她不由烦躁地问:“谁啊?”

  门口没人说话,只是敲门声仍然在持续,她不得不起身,慢慢向那道门走去,拉开了一道缝隙,门口站的却是欧阳昊,她忙关门,可已经迟了,欧阳的手掌撑在门上,二人在门口僵持着。

  “林晓芙,你让我进去,我有话说。”欧阳昊从没有这样低声下气和人说过话。

  林晓芙冷冷地说:“你走吧,总裁,这里没有你站脚的地方。”

  欧阳昊沉默了,他用力推动一下门,身子挤了进来。林晓芙后退几步,木然地坐下,沉默地看着灶上的粥,似乎根本不存在欧阳昊这个人一般。

  欧阳昊站在门口,环视着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家,然后不由自主地向屋顶看了看,只见漏过雨的痕迹依然存在。

  林晓芙一动也没动,甚至目光也没转一下,冷冷地对欧阳昊说:“总裁,该看的已经看了,你走吧!”

  欧阳昊暗自叹息一声,走了进来,站到林晓芙面前,说:“我知道你恨我,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也没理由解释什么,但昨晚,你被人下了药,帮你解毒的办法只能是那样,要不然怎么办?难道叫我给你找一个陌生的男子吗?”

  林晓芙一听,内心的痛苦再次席卷而来,她极力咽了几口唾沫,沉声说:“总裁,过去的事情,我不想提了,你走吧!”

  欧阳昊看着林晓芙苍白而依然浮肿的脸,看着头上的绷带,手臂上的吊带,他的心难过不已,不由蹲下身体来,诚恳地说:“晓芙,虽然我也很后悔,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已经退不回去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补偿,只要你说出来,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去做,好吗?”

  林晓芙一听,泪水扑簌簌地掉下来。然后,她“呼”的站起来,就向门口冲去,结果,一阵头晕又向她袭来,身体不由晃了晃,欧阳昊急忙扶住她。林晓芙闭一下眼睛,稳了稳身体,然后慢慢抽离欧阳昊的手臂,摇晃着走到门口,冷冷地说:“总裁,刚才的话当我没听到,你走吧!”

  “晓芙,你何必这么固执呢?”欧阳昊说。

  林晓芙看都没看欧阳昊,无力地说:“总裁,走吧,以后也别来了,我不要补偿,也不需要怜悯。”

  “晓芙,你再考虑考虑,毕竟还有墨墨呢?”欧阳昊看着伤痕累累的女子,听着她倔强的语言,心里不由一痛,竟然产生一股拥抱这个弱女子的冲动。

  林晓芙正要说什么,身后传来墨墨的呼唤,“妈妈。”

  林晓芙回头,墨墨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他眨巴着大眼睛看看妈妈,又看看欧阳昊,“叔叔。”

  欧阳昊的目光也已经移到墨墨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这个孩子,所以听到孩子的呼唤,不由向床边走去,把墨墨抱了起来,说:“墨墨,让叔叔看看你还烧不烧?”说完,他把大手放在墨墨的额头,微笑着说:“不烧了,墨墨真勇敢。”

  林晓芙看着欧阳昊的举动,极力咽下怒火,轻声说:“墨墨,过妈妈这边来。”

  墨墨忙从欧阳怀里溜下来,小跑到林晓芙身边,仰头问道:“妈妈,墨墨的病好了,晓芙的病好了吗?”

  林晓芙蹲下身子,握着他的小手,温柔地说:“妈妈好了,明天又可以送墨墨上幼儿园了。”

  “妈妈。”墨墨双手环抱林晓芙的脖子,林晓芙试图抱他起来,可一只手不得劲,只好歉疚地说:“墨墨,妈妈的手生病了,等它好了,再抱你好吗?”

  墨墨赶忙放开林晓芙,捧着她的手臂,使劲地吹起,然后抬起亮闪闪的眼睛,问:“妈妈,好点没有?”

  林晓芙眼里溢出了泪水,单手抱住墨墨,说:“好多了,妈妈一点也不疼了。”

  欧阳昊看着,心酸不已,他走了过来,“晓芙,你在家好好休息,明天,我让张嫂过来照顾你们。”

  林晓芙擦去泪水,口气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不用,我和墨墨会相互照顾,再见。”

  欧阳昊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叹息一声,然后低头摸摸墨墨的头,温和地说:“墨墨再见,叔叔改天来看你。”

  墨墨挥动着小手,“叔叔,你说话要算数,一定要来看我和妈妈。”

  欧阳昊点点头,迈步向外走去。

  林晓芙漠然地把门关上,伏在门上无声地痛哭……

  

第二十四章 漠然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