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黎宥如濒临边缘的耐性

    看着贺雅培悲伤欲绝的模样,黎宥如顿时脑海里闪现着韦婷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心疼,连忙站起身来,伸手将她揽向自己,柔声说道:“别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一切都会过去的。”

  贺雅培见黎宥如居然会安慰自己,顿时心里一喜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对我,可是你为什么说一切都会过去啊。”

  黎宥如脑海里浮现着的韦婷的画面顿时被贺雅培的话给打断,顿时自己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便松开自己的手,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敛,又十分生疏的说道:“你听错了,总之贺小姐还是听我的话回美国吧,我有事,先出去一下。”说完就转身朝门口走去。

  “黎宥如,我不会这么轻易就放手的。”贺雅培恨恨的瞪着黎宥如的背影说道。

  “随便。”黎宥如没有,回头,只是清冷的说出这两个字,眼里的神情有些暗淡,也有些迷惘。为什么自己会对贺雅培的眼泪感到心疼,为什么自己看到她哭就会想到韦婷。他们两个明明是那么的不同,可是自己却会因为她们的眼泪而感到慌乱。自己可是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会因为女人的眼泪而会屈服的人,只是为什么,现在,居然有点改变了呢。

  除了公司,黎宥如开着车去了一家咖啡厅,坐在角落里,听着舒缓的钢琴曲,黎宥如微微闭上眼假寐着。每次自己心烦都会来这里,因为自己曾经跟韦婷来过这里,所以心情不好的时候,来到这里,就会感觉到韦婷在这陪着自己,心也慢慢的变得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慢慢有些暗了,黎宥如这才起身付账离开。心里琢磨,贺雅培这时候应该去了酒店吧,出公司的时候,自己特意让人安排给贺雅培定了一家豪华的酒店,因为知道她这么挑剔的人一定看不上那些普通的酒店。

  开着车,黎宥如墨黑的眸子看着窗外,眼里流露着淡淡的落寞跟迷茫。要回家了,只是这家一定又是一片漆黑,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吧,不过,自己不是已经习惯了吗,注定要孤零零的一个人。黎宥如的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苦笑,转弯上了坡朝远处的别墅开去,却瞥到家里灯火通明,顿时微蹙起眉,会是谁呢,难道是小宜吗,可是不可能,她来台湾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下了车,黎宥如朝家里走去,才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砰砰的东西坠地声,让黎宥如顿时有些警惕的拿出钥匙开门。会是小偷吗,不可能,自己已经派人安了最先进的防盗系统,只要有陌生人闯进,自己就会知道,而且系统会自动传到警察局,还有一点,没有哪个小偷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开灯行窃。

  “啊,好痛啊。”黎宥如一打开门,就看见贺雅培一个不小心碰到案几,顿时吃痛叫道。

  “你回来了啊,怎么这么晚?”贺雅培听到开门声,顿时便抬眼看去,见是黎宥如,只是不以为然的问道,转身又朝自己刚让人整理好的房间走进去。

  “你怎么在这?”黎宥如一见又是贺雅培,顿时觉得不耐的蹙起眉问道。

  “什么在这里,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要跟你住在一起,算了,我心情也不好,把我一个人丢在公司就跑了,你还真让我体会到了男人的绅士风度。”贺雅培转过头看着黎宥如,扬起下巴,语气有些嘲讽的说道。

  “贺小姐,你不觉得你擅自闯入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很不安全吗,而且我也可以告你私闯民宅。我不是让人给你安排了酒店吗?”黎宥如此时的语气也微微有些不悦,对她的耐性也忍耐到了极限。

  “什么私闯,我有钥匙,而且我来这里还是由你爸爸安排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晚安,我要睡了。”贺雅培挑了下眉,觉得好笑的说道。

  黎宥如正准备说什么,这是房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贺雅培朝黎宥如点了下下巴,示意他不信就问问。

  黎宥如冷冷的瞥了眼贺雅培,却还是迈着步子朝电话那走去,接着电话,黎宥如的脸色微微一沉,眉头紧锁着。电话是父亲黎莫言打来的,居然真如贺雅培所说,父亲让自己在这个月内好好照顾她,并保证她只会待一个月的。

  

第五十七章 黎宥如濒临边缘的耐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