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叫钟昇闵的男人(改)

    “哪里,对了,怎么不见昇闵呢,你不是说这才带他来了美国吗?”贺风嘴上虽然谦虚着,但神情却满是得意,眸子不停的向四处扫了一眼,诧异的问道。

  “哦,那小子啊,说马上赶来,到现在都没来呢。”钟岳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刚一说完,就看见雅室的门被服务员推开,侧身让一位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青年男人进来。

  “怎么这么晚才来,你贺叔叔他们都到了。”钟岳一见是自己的儿子,顿时沉下脸色训斥道。

  “真是抱歉,刚刚有事耽搁了。贺叔叔,还请别见怪。”男人走过来,朝着父亲钟岳跟贺风弯下腰,举了个躬,温文而礼的说道。

  “哪里,你就是昇闵啊,真是一表人才啊。”贺风深邃的眸子上下打量着钟昇闽,点头满意的说道。真是个不错的男人,面目俊朗,嘴角的笑容亲切而又温和,挺拔的身材再加上浑身散发的卓而不凡的气质,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呢。

  “贺叔叔过奖了。”钟昇闽的脸颊微微染上些红晕,神情竟有些羞涩。

  “呵呵,昇闵这孩子脸皮太薄了,经不住夸。”钟岳见到儿子不自在的神情,便大笑着说道。

  “难得呢。”贺风不以为然的摆了下手,对钟昇闽的好感越来越多。

  “咦,这位是?”钟昇闽的眸子无意中瞥到远处盯着墙壁上毕加索油画看的贺雅培,看着贺风询问道。

  “哦,那是你贺叔叔的爱女雅培呢,你快上前跟她打个招呼吧。”钟岳解释道。

  “好的,那昇闽先失陪了,爸爸陪贺叔叔先聊吧。”钟昇闽点点头,温和的说道,转身朝贺雅培站着的地方走去。

  “真是有礼貌啊。”贺风赞叹的说道。

  钟昇闽走近贺雅培,也抬起眼来看了下墙壁上的这幅作品,虽然是模仿品,但与真迹相比并不逊色,本来就是热爱艺术的他忍不住开口说道:“这是毕加索的《卡思维勒像》,画上看起来虽然仅有一些单调的黑、白、灰及棕色。实际上,画家所要表现的只是线与线、形与形所组成的结构,以及由这种结构所发射出的张力,虽然在线条与块面的交错中,卡恩维勒先生形象的轮廊还能隐约显现,然而人们却难以判断其与真人的相似性。研究毕加索的最著名的专家罗兰·彭罗斯,在看了这幅画后,曾作过这样的评述:每分出一个面来,就导致邻近部分又分出一个平面,这样不断向后移动,不断产生直接感受,这使人想起水面上的层层涟漪。视线在这些涟漪中游动,可以在这里和那里捕捉到一些标志,例如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些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一条表链以及一双交叉的手。但是,当视线从这一点转向那一点时,它会不断地感到在一些表面上游来游去的乐趣,因为这些表面正以其貌相似而令人信服……看到这样的画面,就会产生想象;这种画面尽管模棱两可,却似乎是真的存在,而在这种新现实的匀称和谐生命的推动下,它会满心欢喜地作出自己的解释。”

  贺雅培本来就不喜欢这么无聊的应酬,本以为只是陪着父亲吃个饭就好了,没想到两人寒暄起来没完没了,让贺雅培失了耐性,对钟昇闵什么时候进来的完全就不知道,只是自己一个人无聊的盯着墙壁上的毕加索的油画看着,突然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身边絮叨着,顿时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准备训斥道,没有想到一回头看到钟昇闽时,顿时张开的嘴就这么微张着,眸子里有了片刻的失神。

  “你好,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雅兴吧,昇闽好像有些唐突呢。”钟昇闽见到贺雅培回头,这才看清了她的脸,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艳,却立马掩饰下来,微微笑着说道。

  

第四十五章 叫钟昇闵的男人(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