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那个不穿衣服的女人(2)

  俞小琳坐在昨晚妈妈画画的地方,看着那父亲画像,素描很简洁,却充满太多相思。

妈妈打电话来说要去看画展,窗外天已黑,寂寥的空中被灯红照亮,迷蒙的美。

妈妈开心么?她一点都不觉得……

在这里仿佛只有画室才能让她安心,让她觉得有温暖的味道,不然陌生地想逃离。

门口响起脚步声,俞小琳马上提起心,警惕着那是谁会到画室来?

门打开,詹文贤走了进来,带着让人接近的笑脸,俞小琳站起身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们似乎没有怎么交流过。

“我以为你在画画,所以想来看看,听爸爸说你在很小的时候就会画父母的画像。这是你画的?”詹文贤眼神停留在那张俞小琳父亲的画像上问着,“虽然我没见过你爸爸,不过看起来画得不错。”

俞小琳睁着清透的大眼看着他不说话,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看她画画么?自从爸爸死后她就没画了,或许是没勇气,抑或怕太过伤心。

因为她的画都是在爸爸的督促下而成的……

她记得爸爸死的时候,妈妈只是在当时得知爸爸死讯时晕过去,之后再也没流过一滴眼泪。

所以,她也没有哭,只是那个流血的画面定格在心上了……

“你看起来很没安全感,应该多说说话,你……可以画画给我看么?或者给我画?”詹文贤摆着期待地看着她。

俞小琳愣了一下,他当真的,真的要给他画么?踌躇了下,微点了下头。

于是詹文贤给她当起了模特,随意坐在不远处,说着:“帮我画完,过会儿我弹钢琴给你听。”

这次,俞小琳回以一个微笑,这个二哥哥人真的很好,让她很温暖。

接着,眼神看过詹文贤的脸部比例,轮廓线条,用一只笔靠近那张脸不远处,大概估摸了下,便专神地细描着,眼睛在画板和詹文贤的脸上来回流转,那么认真,仿佛那心思完全被投入了进去,让人都不忍拉回那种专注的美。

詹文贤的眼神微闪,看着那清丽的小脸一丝不苟的样子,他似乎都要沉迷了进去——

“好了。”一段时间后,俞小琳拿下画像递了过去。

画的很像,詹文贤的惊叹毫不吝啬,淡笑着请求:“这可以送给我么?”

“好。”

“这可是我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看来我要好好保存。”詹文贤一副宝贝的样子,随即说着,“我先过去钢琴室,你等会儿过来,你知道在哪么?”

俞小琳点点头:“知道。”

目送着詹文贤离开。

那个就是每次她都能听到的琴声么?很希望自己能更亲近地去听,就像那种舒心的音乐包围着整个身体,那是怎样的一种愉悦。

俞小琳笑得很纯真……

走下楼梯,穿过宽敞的大厅,地板被灯光照的钲亮,俞小琳娇小的身影向钢琴室走去。

当她经过卫生间的时候,听到一阵怪异的声音,不是她好奇,而是那个声音真的——很怪异。

像是什么东西被撞倒了,还有一些细琐的伴着女人喘气压抑的声音。

俞小琳鼓着勇气,小小的身子还是往前探去,难不成别墅里进了小偷,这是她脑袋里唯一的念头,如果真是这样,她完全有这个责任去看一下。

第五章 那个不穿衣服的女人(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