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卷一 为爱痴狂 chapter 049

    叶明泉死亡的消息传来,美萱感觉被人狠狠的击中,脑子肿胀疼痛,无法思考。

  看到美萱失魂落魄的模样,玉木宏和本城莲纠结的情绪郁结在心里无法释放。

  “尸体呢?”玉木宏看了看监狱方开的证明,转而问好友本城莲。

  “监狱方面表示,已经提前火化了。”本城莲淡淡的回道。

  “这不符合程序。”

  监狱里打架斗殴,打死人是常有的事情。但是,监狱方不会如此草率的形式。至少,会让家属见见死者的遗体。

  怎么可能这么着急的火化呢?

  “他答应过我的……他答应过的……”美萱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神情哀伤,口中呢喃着。

  “萱萱……”本城莲握着她的手,轻轻的唤着,不知道要如何的安慰她。

  “你这样要死不活的,真是讨厌!”玉木宏见不得她弃妇的模样,拉起默默哭泣的美萱,朝外面走去。

  “宏,你做什么?”本城莲不解,拉住他,担心的问道。

  “我不会伤害她的。”玉木宏看着他,给了他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然后拉着美萱离开。

  ……

  这是骆家在法国的古堡,苍松翠柏间,落下斑驳的阳光,很温暖,很美丽,美萱的心却冷彻心扉。

  车子停在了古堡黑色的大铁门外,玉木宏看着身旁一直哭泣的美萱,说道“这就是你爱过的男人的家。”

  美萱瞪大了红肿的黑眸,震惊的看着他。

  “去问他,问他为什么骗你?”

  玉木宏对那个卑鄙的男人失望透顶,正是他说会帮忙,他才一直等着他救出叶明泉,没想到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美萱看了一眼那个可怕的古堡,拼命的摇着头,拒绝去见那个让他心碎的男人,“不要……我没有办法见他,我没有办法面对他……”

  “要!你要!你必须面对他!”玉木宏握着她的手腕,态度十分的强硬。

  美萱不管,她甩开他,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

  玉木宏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打开车门,强行把她拉出车子,“出来!”

  “不要,我不要!”美萱摇着头,被他拖拽着,一步步进入那个可怕的地方,去见那个可怕的男子。

  “什么人?”黑衣的保镖拦住他们,玉木宏冷眸扫过他们,干脆的说道“叶美萱相见骆思辰!”

  骆思辰在古堡里,他们是他的贴身保镖,当然知道叶美萱在老板心里的地位,不敢怠慢,进去禀报,不一会的功夫,接完电话的保镖说道,“老板让你们进去。”

  美萱死心的被玉木宏拖拽进可怕的地方。

  很奇怪,外面阳光明媚,里面却阴暗冰冷。他们跟着保镖进入一个客厅,里面有美萱熟悉的男子,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优雅女人。

  骆思辰看着玉木宏一直紧紧的握着美萱的手,眉头不悦的蹙起,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应该的感情。

  “萱萱,问啊。”玉木宏催促着一直低低的垂着头,看着地面的女子。而,美萱只是默默的看着地毯上的纹路,心里绝望一片。

  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的骆夫人只见过照片里的叶美萱,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她看着面前缺乏保养,面色憔悴哀戚的清秀女子,悦耳的声音响起“你就是叶美萱?”

  美萱抬眸看着那个带着精致的银色面具的贵妇,唇瓣浮现一抹浅淡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爱我儿子?”

  “我爱的人是黎落!”美萱看都没看坐在一旁的骆思辰,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黎落是骆思辰,黎落又不是骆思辰,承认爱上黎落,却不承认爱过骆思辰,这样子,美萱才不至于后悔自责的要死。

  “呵呵……有意思。”骆夫人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美萱,两个人神色各异,相同的是一颗隐忍悲伤的心。

  “骆思辰,为什么骗我?”美萱视线移向神情有些憔悴的男子,淡淡的问道。

  骆思辰食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自己的大腿,不看她,更不回答。

  “辰,我穿这件婚纱漂亮吗?”程昱穿着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婚纱,神采奕奕的跑进客厅,对着沉默的骆思辰问道。

  美萱和骆思辰两个人看到那件婚纱,同时惊呆了……

  那是美萱给自己和黎落制作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充满爱意的婚纱,现在却穿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卷一 为爱痴狂 chapter 04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