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封唇

    一棵榕树下,一个窈窕的身影正静静的望着天上的残阳,秀美的双眸充满着迷茫。就在那身影的不远处,一个男子静静的望着她,眼神中带痴迷。这两个人正是跟莫志泽结不成婚的蓝艳云和莫志泽的弟弟莫志泽。

  自从那天听了哥哥的话后,莫志泽便跟了出来,一连三天都默默地守着蓝艳云,生怕她做傻事。

  “志泽,我有些事想问你。”遥望着天空的蓝艳云突然开口。

  因为站得太远,所以莫志泽没有听到蓝艳云话,因此一直呆呆地站在那没有反应。

  发现自己说话没有回应,蓝艳云,可就恼火了。只见她愤怒的转身吼道,“莫泽明,是不是连你也要欺负我呀!”说话间,眼泪便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听到蓝艳云的吼声,莫泽明才清醒过来,急忙跑到蓝艳云身边,关切的道,“艳云,怎么啦?是不是哪不舒服呀?”

  见莫泽明跑过来,蓝艳云便骂道,“你刚才想什么去了,是不是想哪个女人?还是故意看我笑话?”也只有对莫泽明,她才会不顾形象的哭、闹,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每一次有不开心的事都会找莫泽明,这也就是莫志泽为什么说莫家最了解蓝艳云的人是他的原因了。

  见蓝艳云这么说,莫泽明可就冤了,他刚刚想的可不是其他女人,而是想怎么样才能让她从哥哥这场失败的婚礼中走出来。只见他急忙解释道,“艳云,我,我哪敢想什么女人呀!我,我只是---只是---”

  “只是,只是!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每次都扭扭捏捏的,一点也不像个男人!”蓝艳云怒喝。

  听着蓝艳云的话,莫泽明有些点恼火了,只见他大声喝道,“叫什么呢,别仗着我的关心就在那里大吼大叫,你以为你谁呀!”可话刚一出口,莫泽明就后悔了。他可是来安慰他的,怎么能这么说,如果她真的生气不理自己了,那又该怎么办。

  被莫泽明这么一喝蓝艳云便傻了眼,在她的脑海中,莫泽明一个老实的木头,不管打还是骂,他都不会大声对自己说话,可这一次,他却对自己这么凶,凶得让她感到害怕。

  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蓝艳云才颤微微的开口道,“你---你,凶什么凶呀。”

  “你再耍脾气看看,一点骨气也没有!”莫泽明喝道。其实,他为什么会说这些话,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总感觉此时的大脑已不受他控制。

  见莫泽明突然间变得那么无情,这让蓝艳云感觉陌生。不过,这么多年对他耍脾气惯了,蓝艳云还一时间改不过来,只听她小嘴一翘,很不服气的道,“哈,我就这点出息,怎么啦?不行呀!谁规定失恋的人不给伤心,结不成婚的人就不能发---”蓝艳云本想说结不成婚的人就不能发脾气,可脾气两个字还没出口,她的嘴便让人莫泽明给封上了。

  嘴被封住,蓝艳云身体一颤,秀眸圆睁,脑子瞬间空白,一时间忘了反抗,就那样呆呆在站在原地。再看而莫泽明,月手环着蓝艳云的腰,双眼紧紧的闭着,就那样默默的封住了她的红唇,时间似乎就在那一刻静止。远远看,两人就像一对热吻的情侣。

  他们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立在榕树下,直到有一个声音传来,才将思绪拉回来。

  

第二十六章 封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