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苍沧的冷烈

  为什么要带保镖,我只是去见父亲而已,用得着这样吗?月若惜被儿子的话愣住了,当她再回过神来想问那个诡计多端的儿子时,却发现他已经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只剩女子凤鸾还在床上画着东西。

冬天的龙城虽然不是很冷,但现在是清晨,气温相对较低。即便没有寒风刺骨,但也会能让人掌冰手冻。一间四十平米的小瓦房前,两棵大腿般粗的榕树正立在房间左右。那茂盛的叶子几乎将整个瓦房给覆盖,枝头上的长长根条就像一条条麻绳般垂下来,走在其实,有中沐浴在藤林之中的感觉。

左边的一那棵榕树下,一个年纪约六十,满头花白的孤寡老人正坐在木凳上。身上正披着那件布满补丁的灰色大衣,双眼迷茫的望着前方,似乎在盼着什么。照理说,冬天来了,很多人都会在床上窝着,等到太阳出来,气温相对暖和些才出来,可这老人则是一大早就爬起来,到树下坐着,这让人觉得很奇怪。

外人或许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但邻居却是一清二楚。这个老人之所以这么早就出来坐着,其实是盼她的女儿回来。

九年前,这老人本来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漂亮的女儿,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妻子突然上吊自杀,女,女儿突然失踪。从那以后,老人天天都是这个时候爬起来坐在榕树下望着前方,盼着失踪的女儿回来。在这九年里,两棵榕树渐渐的长大,而老人的身体越来越弱。以前,他一坐便是半天,可现以,最多也只能坐两个小时,行动也较为缓慢,总给人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这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月若惜(冷心仪)的亲生父亲冷烈。

九年前,冷烈中了莫凌天的计,最后妻子想不开上吊自杀,而女儿使被压给莫家当下人,心中后悔不已。其实,莫凌天之所以诱骗自己,是看上了自己十七岁的女儿,并想占为己有。而当时傻头傻脑的冷烈并不知道。所以上当中计,最后不但女去当了人家下人,就连贤惠的妻子也死了。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就只剩下他这位孤寡老人。后来,莫凌天的儿子莫志泽突然跑来她这里找女儿,她才知道女儿失踪,心里更是自责。从那以后,冷烈整个人就变得沉默,如果没有什么事,他基本不开口说话和邻居也少了往来。而乡邻们也知道他的遭遇,所以经常无条件的带他的忙,不然,他最就饿死了。

在这九年里,莫志泽偶尔带一些东西会来看看他,陪他聊聊天,顺便打探一下冷心仪的消息。虽然冷烈的处境是莫凌天造成的,但由于莫志泽多年来看望他,冷烈早已将那段仇恨淡消。同时,也对莫志泽的那份真诚而感动,如果女儿还活着,他便不再反对他们来往。可现在,女儿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因此,唯一的希望,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能够再见一见那个苦命的女儿一面。

就在冷烈的期盼时,一辆银白色的车子缓缓的向他这开来,将思绪飘渺的他惊醒。这九年来,能够开车来自己家的人,也就只有莫志泽一个人了,而莫志泽每一次来,开的都是黑色的车子,可这一次却是银白色,这让冷烈有些疑惑,人便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望着眼前那辆陌生的车子若有所思。

第八章 苍沧的冷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