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放不下的怨恨

    过了好一会,少妇才恢复了平静,语气严肃的说:“天麟,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呢,竟然打银行的主意,你就不怕被抓呀!”

  “妈,您放心吧,那家银行都是一群sb。您觉得一群sb对我会有什么威胁?”月天麟一脸淡漠的说,丝毫看不出炫耀的意思。

  看着聪明而又冷漠的儿子,少妇很是无奈,随即提醒道,“好了,这次妈妈就不怪你了,记得下次不要再犯险了,惹来警察可是件很麻烦的事。”

  “知道了,只要人不犯我,我就不犯人!只要他们不惹我就行了。”月天麟淡淡的说。

  额头冒汗,少妇对儿子的回答很是头疼,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不会再有下一个倒霉蛋出现。随即扫了儿子一眼,少妇便说:“儿子,你别整天只板着一张脸,这样一点也不可爱,像你这样,还会有朋友跟你一起玩呀?”

  “朋友?当然有,他们都很崇拜我,常常称我为老大的!只要你一声令下,我马上给你带回来?”月天麟看着母亲,脸上仍是淡漠如水。

  天啊,他才八岁而已,怎么就在外头拉党结派了呢!这可比他爸爸还要厉害呀!少妇很是惊讶。虽然月天麟只有八岁,可他的成熟似乎超出了这个年龄段很远很远,这让少妇很是开心,因为儿子有很多事都不用她操心。然而,儿子太聪明了,反而有些担心,因为八岁的儿子早已经有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事,虽然她是孩子的母亲,但她有时候根本看不透。所以少妇很是矛盾,既希望儿子聪明,但又怕他太聪明!

  沉默了好一会,少妇才开口道,“行了,有朋友跟你一起玩就好,妈妈是担心你太孤傲了,远离人群!”

  看着母亲的眼睛,月天麟双眼急转,随即说道,“放心吧,我的朋友多着咧,男的女的都上,小的有五岁,大的有三十岁,您想看大一点的,我就带大我就给您看;如果你想看小的,我也能带。如果您急着想看未来的媳妇,跟我说一声,我立马让她过来!保证让您满意。”

  听了儿子的话,少妇顿时语塞,再次被儿子的语给蕾到了。等她再次拉回思绪时,站在她对面的儿子早已经离开了。

  抬头看着儿子已经上去的楼梯,少妇嘴里喃喃道:“志泽,九年了,你还好吗?我们的孩子都八岁了!你可知道天麟的相貌、性格都和你一模一样呢!如果不是他还小,我还真以为你就在我身边!”

  就在少妇出神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惜儿,在想什么呢?”

  被后头的声音惊醒,少妇急忙回头,正看见头发花白的义父月中天站在身后。淡雅一笑,月若惜便道,“爸您找我?”

  “嗯,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叫得那么大声,连我和你妈妈在后院都听到了?”月中天问道。其实,月若惜并不是两位老人的女儿,而是他们认的义女。这其中原由得从九年前说起。

  九年前,月中天和老伴在龙街的街道回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况时,正好遇到一个落难少女。两人结婚五十年,却膝下无儿无女。然而,遇到的这个落难少女,他们便觉得那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礼物,于是将那少女救下起。

  后来,少女醒后,便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两位老人。出于缘分和同情,两老人便认少女为义女,还将她带回美国,并姓月,名为若惜。

  可两个月后,两位老人便发现,少女竟然有了身孕,这让两老人更是喜上眉梢,对义女的关心更是无微不至。后来,义女月若惜生下了这对双胞胎后,两老人更是热忱,亲自给孩子买生活用口,甚至做弄饭洗尿布等,连下人想碰都不给。原本两人平静的生活开始成了一家五口,可谓中其乐融融。

  刚刚,月中天和老伴高芳在后院闲聊着,后来小孙女月凤鸾带着奖杯奖状给他们看,这让他们更是高兴,心中对两个聪明的小孙子更是疼爱万分。可就在他们高兴时,突然听见前厅传来女儿的尖叫声,这才往前厅来看看。

  听了义父的话,月若惜便苦涩道,“爸,天麟胆子太大了,既然打银行的主意!”

  淡淡一笑,月中天便问:天麟聪明过人,但也不是恩怨不分的。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打银行

的主意了?

  “哎,去年,银行有一个职员不小心说了一句他不爱听的话,他便入侵人家的网络系统,将人家的一百万挪过来用了!”月若惜有些懊恼,做为孩子的母亲,总觉得这事都是自己的教导无方。

  原以为义父会责怪自己,可他却笑道,“哈哈---这是好事呀!这就说明天麟很有本事嘛!天麟越聪明你不就越放心吗?”

  “话是这么说,可我担心他这样下去会招来警察,虽然我们不怕警察,但这么麻烦事我还真不想发生,毕竟天麟还小,我担心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不少人要遭殃了。”月若惜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以为然,月中天便说:“惜儿,天麟越聪明对你就越有利。如果没有聪明的天麟帮你,你觉得你能撼动得了天远公司吗?”

  听了义父的话,月若惜一愣,“爸,您怎么知道这些?”月若惜虽然接管了义父的云扬公司,但搬倒天远公司报仇的事她是在暗中进行的,父亲已以有三年没有接管公司的事了。

  淡淡一笑,月中天便说:“惜儿,鸿飞可是爸爸花了四十年的时间带起来的,你以为你接管公司三年,其实的事情爸爸就不知道吗?”

  “呃---您,对不起。我---我---”月若惜有些愧疚和难堪。父亲这么相信自己才将鸿飞交给自己,可自己却利用云扬来报仇,这怎么能说得过去呢!

  看着超凡脱俗的女儿,月中天便道。“惜儿呀,爸爸知道你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可你想过没有,莫凌天也因当年的事情死去了,你对付天宇,那不是等于对付莫志泽吗?如果莫志泽是其他人爸爸倒没话说,可他是天麟和凤鸾的爸爸,这样合适吗?如果天麟和凤鸾知道你要对付他们的爸爸,他们会怎么想?”

  

第四章 放不下的怨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