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要把她淹死

  被他扣住颚骨的力量吓住,苗苗瞪大了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有些无措地看着他。她那泛着潮润色彩的瞳孔,有一丝慌乱情绪划过。

  因为他指尖使出的力量而疼得气息粗喘,可苗苗却没有任何欲要去挣扎的意愿。

  总觉得,她若在这个男人面前挣扎,只会换来他更加残暴的对待——

  事实上也就是这样的。

  “谁准许你把下唇咬破的?”郁离的声音带着数分凛冽的寒漠。

  可以让其他人伤害她,却不让她自我伤害——

  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苗苗心里气怒,下唇因为被咬破而有不少的鲜艳血液汩汩流出,把她那张原本便涨红的小脸映衬得更加明艳如花。

  “怎么,不服气?”郁离的指腹却遽然一松,迅速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斜睨着女子。

  “没有。”温婉的声音从苗苗那泛着血色的唇瓣吐露出来,带着一丝卑微的顺从。

  “我看她呐……口是心非。郁离,我敢打赌,现在她心里在狠狠地诅咒着你。”少女忽然嗤之以鼻地冷哼:“估计是期待你不得好死——”

  “闭嘴!”郁离冷漠的声音猛然打断了女子的话语,澄澈到蔚蓝的冰眸漠视着她:“婧瑶,适可而止!”

  他那短短的几个字,简单利落,却果然令岑婧瑶乖巧地闭了嘴。她幽幽看着他,漂亮的眼里蕴藏着未明光辉。

  苗苗掌心往着后脑勺移过去抱住自己的头颅,轻声浅笑起来:“真愚昧。”

  郁离与岑婧瑶的视线都一致地扫向她。

  “我拒绝让你当我的监护人。”苗苗掌心往着嘴角擦拭过去,把那鲜艳的血色抹去,忽然抬脸冷眼看着郁离:“无论你是不是真的郁离,我都不会承认你就是我的监护人。”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郁离凤眸微沉,轻描淡写地宣告。

  “我有。”苗苗霍地起身,对着男人便展现一抹冷绝的笑意,掌心往着旁侧的桌面一探,手臂往男人急速挥去的同时,一道银色光芒随即划了出去。

  刀光——

  岑婧瑶毫不犹豫地往着郁离的身前一挡……

  可苗苗的刀峰却忽而改变了方向,往着自己的心脏位置便插去——

  不知是她的动作太慢,还是对方的动作太快,在苗苗手里扯着那把刀子的尖锋几近要划开她胸膛之际,一道冲劲拍到了她的腕位——

  “咣当——”

  刀子着地的清脆响声未落,苗苗那因为被男人袭中而麻痹的手腕已经教人握住,随同着一道猛然袭而来的力量紧揪住她的拉扯发丝,令她疼痛得轻呼了一声。而此后,她整个人便被人拖攥着往旁侧一道房门去走,很快,对方便把她推了进去。

  头发发麻,腕位疼痛不堪,她有些承受不住地咧了咧嘴。那种淡淡的薄荷气息把她整个人笼罩住时候,“砰”的响门声音同时回落在屋内。随后,水龙头传来“哗啦啦”的音响,而她的后颈同时被人按压住,往着那迅速盛满了冷水的浴缸里按压而去。

  男人粗鲁的动作,如同发泄着心里的怨恨,犹如……像要把她淹死那般冷酷——

  

第24章:要把她淹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