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知道内情

  King-Bar。

  再次踏步入这个地方,苗苗心里阵阵颤悠。她精致的小脸染着任谁都能够察觉得到的忧心忡忡神色,眉心更是纠结在一起,很是紧张的模样。

  对于她那毫不掩饰内心情绪的表现,江逐舟不免担忧。不过,此刻她更担心的是那个一路驾车而来就开始保持着的完美微笑且一直都没有收敛意思的司澈。因为到了这个时候,那男人竟然上翘了嘴角,用以来彰显他的心情到底有多好。

  “苗,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往着苗苗的方向靠过去,在同时接触到四周那些宾客投递而来的异样目光后轻轻询问:“能够猜想得出来他到底想做什么吗?”

  “估计不是什么好事。”苗苗苦涩一笑:“可他到底想怎么样,我真的不清楚。”

  “司澈,你这样带我们来King-Bar究竟是何用意?这个恶心的地方我们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呆——”江逐舟把矛头对准了司澈:“司澈,你有话就直接告诉我们,别在那边搞些小动作——”

  “苗小姐,我觉得跟她做朋友拉低了你的身份。”司澈侧过脸懒懒地横了江逐舟一眼,声音带着浓郁的挑衅味道:“像江逐舟这种女人,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欣赏。”

  江逐舟眼底怒火中烧,冰肌玉肤染上层层嫣红。她握紧那被苗苗拉攥着腕位手臂的指节形成拳头,泼墨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瞪着司澈,唇瓣启动便欲要破口大骂,却教苗苗抢先了一步开口:“我欣赏。”

  司澈弯起唇角,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欣赏光芒。

  “只有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男人才会拉低别人的身份。”江逐舟于司澈的反讥甚是犀利,她心里愉悦,说话自然也趾高气扬:“简直不知所谓。”

  苗苗压着她手背的指尖忍不住使力狠狠一捏,疼得她后面的话语都迅速收住,投递来一记不解目光。而苗苗,在这个时候止了脚步。

  她们的举止自然没有逃过司澈的注视,他眯了瞳仁,淡淡笑道:“苗小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司先生要我见的那个人……”苗苗看了一眼那被司澈握着的盒子,咬咬牙道:“是盒子里那断指的主人吗?”

  “嗯哼?”司澈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苗苗松开了拉着江逐舟的小手,往后急退了好几步,掌心压向自己的胸膛位置:“你们怎么可以那么残忍?”

  “嗯?”司澈饶有兴趣地托着手肘,眸光幽幽:“你好像已经知道内情了。”

  “手指……是她自己砍下来的吗?”苗苗的声音多了几分颤抖。

  司澈嘴角一勾,往着长廊前跨了好几步,伸脚去踢开了一扇房门:“呐,如果想知道答案,就自己进去查询吧。”

  “我只想问你,是不是你们逼她把手指砍下来的,司澈,你跟北堂绍有什么特别见不得人的关系?”

  司澈浓眉浅蹙,双手摊开以示自己很无辜。

  苗苗才要开口,却忽然觉得肩膀位置教人一推,身子同时被人拉攥着前行。在她没入那房门时候,江逐舟才想起要开口叫唤提醒。可惜,那扯着任蔚然的男人已经伸手一甩房门,把她与司澈二人都同时隔绝在房门之外。

  

第20章:知道内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