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什么那么好笑?

    “是在哪里?”

  七叔好奇的靠近身子,那背在身后的手却暗暗的攒紧,话语虽是问向商栉风的,眼神却是不动声色的微眯起来看向他身旁屹立着的墨。

  “我想,七叔是不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如果您真的就那么不明白的话,欢迎您来商氏别墅,栉风一定详细的讲给您听。”

  前倾着身子的商栉风站稳脚步,随即收回眼神的举起手中的酒杯,

  “让我们再度酒杯,熙尚集团在我商栉风的领导下,定然再创辉煌!”

  “老爷英明领导,熙尚集团再创辉煌!

  众人纷纷恭敬的举起手中的酒杯,齐声的呐喊道,整个大厅气势磅礴的犹如浪涛席卷一般。

  ——————————————————————————————————————

  明亮的月光照射进行驶的车窗玻璃上,望着身旁那始终淡笑的人影,商栉风眼神微微一敛,随即长臂一揽的收过她那盈若的肩膀。

  “什么那么好笑?可以让你从上车一直笑到现在?”

  那像是凛冽的寒风刀削出的五官像是被凛冽的寒风雕刻出一般,却在今晚这无限柔媚的月光下隐隐的散发着一种柔和的光芒。

  “真的可以说吗?”

  安琪小心翼翼的抬头道,漂亮的大眼睛在得到他轻轻颔首了一下手,却清了清嗓子的正色道,

  “我在笑,他们刚刚叫你老爷。听起来好怪哦,还是少爷这个称呼比较年轻一点。”

  说罢,还附赠着研究的点点头。

  “有些东西,不见得你不喜欢,就不是好东西。”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着她酡红的脸颊,说了一句让她有些搞不懂的话。

  “今晚你开心吗?”

  “恩!很开心!除了——除了一些小插曲以外。对不起,我郑重的道歉,今晚是我不小心撞到了那座堆砌成金子塔的玻璃杯。如果你现在要惩罚我的话,我绝对不会有异议的。”

  安琪诚心诚意的说道。生平第一次,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在他好脾气的时候,她居然会自动的跟他要惩罚。

  “说起这件事,我确实在生气,只不过我气的是,为什么在她绊倒你的时候,你只趴在地上,而不讨回来呢?”

  商栉风微微的皱起眉头道。

  “你都看到了?”

  安琪呐呐的吐吐舌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的低下头来。如果当时不是他及时出现的话,她一定会当众窘迫死的。

  “我还不是瞎子。从你声音尖锐的不知道在喊什么的时候,我就注意到那边的动静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如此大胆的想要在我商氏惹是生非。”

  说道这里,那幽绿色的眸子微微窒了一下,望着她那伤口已经结痂的手臂,眼底满是细碎的冰寒。

  

什么那么好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